首页 短篇

树洞梦魇

第二十七章 可惜不是梦

树洞梦魇 柢梦 1995 2019-11-17 21:30:00

  汪海早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枪口顶在汪冰的脑门上,他的手止不住地抖,泪水止不住地涌出来。

  无数个日夜,他都从梦中惊醒。梦中,血肉模糊的脸,染血的裙子,散乱的礼物,微张的嘴,无神的双眼,绝望的汪淼,疯癫的周洮,不公的汪家……

  他,每次惊醒,都希望这一切真的是一个梦该多好。

  当汪铎回来时,刚刚下车,就被汪炜全罚在汪家的祠堂中跪了整整一夜,叫他反省自己。

  夜深时,汪海见到汪炜全、汪培玉、汪钊等人先后怒气冲冲地离开祠堂后,找了个机会,溜进了祠堂。

  汪铎在三人离去之后就没再跪着,他靠着供桌坐着,指节捏得发白,想着方才汪炜全、汪培圭还有汪钊的指责,认定发生那样的事与他有着非常大的干系。

  “爸。”汪海轻叫了一声。

  汪铎顺着声音看向了红肿着眼睛的汪海:“周洮怎么样了?”

  “周,周……”汪海说不出话来,一头扎进汪铎的怀里,又痛哭起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大姐她……”

  过了良久,汪海的眼中再流不出泪来,“他们说是周大哥做的,妈说警察那边的鉴定结果也确定是周大哥,还有其他几个人的。他们审问周大哥,可周大哥一句话都没说。今天他看到我,说了一句‘回来了啦?海。’然后就过去了,现在正在医院里抢救呢。”

  “绝对不是周大哥,不可能是周大哥的,他不会的……”

  汪铎深吸一口气,搂住激动的汪海,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说:“我也想这事儿不是周洮做的,但是现在证据确凿,谁也不……”

  “不!不是周大哥,绝对不是周大哥!你也不相信他?你也不相信他!”汪海嘶吼着,声音都变了。他来找汪铎,就是希望汪铎能帮帮周洮,他相信周洮绝对不会做那种事的。

  “不是我不愿相信他,而是证据在那儿,我……”

  汪海没再说话,怒目看了汪铎一眼,转身出了祠堂,咣的一声将门摔得巨响。

  汪海张了张嘴,想要叫住汪海却没有叫出来。虽然证据确凿,但他还是不愿相信是周洮做的。周洮是什么样的孩子,他心知肚明。可是现在,他就算想帮周洮也是有心无力。事情发生在他家,他虽然可以证明事情发生的时候,他正在山沟沟里面,但是也难逃失责的过错,毕竟那钥匙是他让汪海交给周洮的。

  若不是周洮引狼入室,还会有谁能进入屋子呢?猛然间,他一机灵,似乎想到点什么:“这事情有蹊跷!”

  不过汪家没有理会他发现的蹊跷,等到第二天,他被从祠堂放出来后,汪淼周洮的事情也有了定夺——汪家的定夺。

  汪海在离开祠堂回到医院的时候,周洮刚刚醒来。周洮拔下来手上的管子,双眼瞪得老大,见东西就砸,见人就打,口中还发出野兽般的嚎叫:“啊~干死你!干死你!啊~啊~”

  好几个医生才将他制服,打了一针镇定剂后,周洮的情绪稳定下来,不过还是瞪着双眼,微张着嘴,流着口水,时不时地低声喃喃:“妙,妙,嘿嘿嘿。”伴着淫笑。

  汪海急着想要上前,却被大人们拉到一边。

  “他疯了!”

  汪海怔怔地呆立在一旁,直到冯小凤告诉他,另外几个嫌疑犯被抓回来时,他才动了地方,跟着冯小凤去了警局。

  警方对六名嫌犯进行了突击审问,六名嫌犯的供词出奇的一致:都指明是受了周洮的引诱,与汪淼发生了关系,后来周洮说玩累了,将他们赶走,再之后的事他们就不清楚了。

  对于这件事,汪家不想再让更多的人知道,既然警方有了人证物证,那就早点结案。警方碍于汪家的势力,只用了月余的时间,匆匆结案。

  周洮鉴定为精神有问题,被带回了汪家;另外六名男子被判了无期。

  所有人对这个结果都沉默着。汪炜全、汪培玉、汪钊在沉默中隐瞒着这件丑事;汪淼的母亲在沉默中病逝;周培珩沉默之余买了一处小院儿,用铁链拴着周洮;汪铎在沉默中思索着这件事的始末,验证着自己的想法;汪海在沉默中让冯小凤安排他进军队事宜,周洮没有机会实现的志愿,他要帮他实现;至于当时还年幼的汪洋,懵懵懂懂,只是知道汪淼姐姐不在了。

  汪淼葬礼的那天,汪冰哭得很是伤心,顿足捶胸,几度晕厥。不知怎地,汪海看到他痛哭的样子,心中觉得有些怪怪的。

  汪海知道,周洮不会伤害汪淼的,周洮平时爱汪淼都觉得不够,又怎么会伤害汪淼。所以即便是证据确凿,汪海还是相信周洮。他想要去证明周洮的清白,可是他什么也做不了,他没有那个力量。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变强!葬礼结束后,他直接上了一辆军用吉普,怀里揣着一张汪淼、周洮、他还有汪洋的合照。照片里那个活泼美丽的姐姐他永远也见不到了,那个开朗帅气的哥哥他也再见不到了。

  他暗自发誓:总有一天要查明真相!还汪淼周洮一个公道。

  在汪海进入部队一年后,周洮死在了那座小院儿里,死之前,他的脖子上还系着一根铁链。周洮的死相很难看,死因是失血过多。周培珩发现的时候,只见他的下体被抓的稀烂,地上满是血迹和碎肉。

  汪海十八岁的时候,他的班长给了他一把九二式手枪,之后他便离开了部队,准备前往国外。在出国之前,他回了家一趟,与父母辞别。出国后,他加入了一个雇佣兵组织。

  做了几个任务,有了钱,他就买了房子,改造成了工作室。再之后不久,工作室多了六名男子。起初,工作室时常传出惨嚎声,但过了一段时候,惨嚎声渐渐地消失了,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那六名男子。

柢梦

눈_눈下雪了,还挺大的!(⁎˃ᴗ˂⁎)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