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树洞梦魇

第二十九章 魔念

树洞梦魇 柢梦 3856 2019-11-21 22:00:00

  临近年关,树洞集团热闹非凡。

  每到过年的时候,整个城市都如同染上了红色一般,到处都是有着年味的地方。今年也是如此,不过略有不同的是,今年的主题全都与树洞有关,街上、建筑上,到处可见带有树洞LOGO的事物。

  那些受邀而来的外国人,下了飞机便被专车接走,一路上看着充满年味的街景来到了树洞集团为他们专门准备的住处。

  汪海早已回到了集团,他没有向汪铎提及汪冰的事,他知道,事情瞒不住汪铎的,汪铎要是想知道,不必用他说,自然会知道。

  他将一份名单递给了汪铎,“这是我邀请的人员名单。”

  汪铎摆摆手:“不看了,你做事,我放心。咳咳——”

  看到汪铎剧烈地咳嗽,汪海微微扭头看了一眼,直到汪铎不再咳嗽才关心了一句:“没事吧?”

  “没事。”汪铎抹了抹嘴,“对了,那人醒了。”

  “醒了?你去看过了吗?”

  “还没呢?也是昨天才醒,还没来得及去看。”

  汪海低头应了一声,思索了一会,“交给我吧。他没做过什么对不起我们的事儿。”

  “好。”

  “今天晚上的展会,我不参加了。周大师回来了,我得去接他。”

  “嗯。我已经安排好了,今晚我和你妈主持这次展会。等展会结束后,我和你妈就歇着去了,以后树洞和汪家就靠你和洋了。”

  “只五年。”

  汪铎摇头苦笑:“咳咳,五不五年的其实不重要,以后洋有什么难处时,你帮他一把就行。”

  “放心吧。”

  汪海离了汪铎,去机场接了周培珩。周培珩一见到汪海,又是一阵激动。

  “爷,陪我去看一个人吧。”

  “谁?”

  “那个假的汪培圭。”

  到了医院,杨石一躺在病床上,还很虚弱。他盯着那白亮刺眼的灯,半天也不转一下眼珠,汪海和周培珩何时进了病房他都没有发现。

  “爷。”

  汪海的一声呼唤将他惊醒过来。他看了看汪海和周培珩,咽了咽吐沫,嘶哑着嗓子,“你爸没事吧?”

  “没事。爷,让周大师给你把把脉吧。”

  不容杨石一拒绝,周培珩已经将手指搭在了他的腕子上。摸了一会,周培珩开了口:“没什么事儿,调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那咱们出院吧。”杨石一望向汪海。

  “医生说……”

  “呵呵,”周培珩笑着打断了汪海,“还观察什么?还信不过我的医术吗?收拾收拾出院吧,哪个好人愿意在医院待着?”说着他看向了杨石一。

  杨石一点了点头,他是一刻也不愿在医院待着,他还不知道汪铎汪海已经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在他看来,在医院待着是最可能暴露他身份的地方,在医院多待一分钟都会让他感到不安。

  “好吧,那咱们回家。”汪海帮杨石一穿着衣服。往楼下走的时候,他还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到杨石一的身上。

  三人出了医院正看到远处炫丽华美的烟花——那是汪铎为参加展会的人准备的。

  杨石一仰头看着烟花,深吸了一口寒凉的空气,让他舒服的浑身一颤,“今年吃什么馅的饺子?”

  “没准备呢?本来打算买点,在医院过年。”汪海回道,寒凉的气扑在他的身上,他并没有因为少了外套感到寒冷。

  “你爸呢?”

  “他和妈在主持展览会,爸邀请了一些外国人看看咱们的魔方系列成果,汪洋也在那里。”

  杨石一叹了一口气,感觉有点冷。

  “今年咱们爷三个过吧,一会去买点肉,买点酒,咱们自己包饺子。”周培珩出了主意。

  杨石一笑笑:“也好,不过喝酒还是算了,我这身子……”

  “少喝点没事。”周培珩扶着杨石一的左臂,汪海搀着杨石一的右臂,三人一边欣赏烟花一边慢慢向家走去。

  汪海买了肉和菜,很快就包好了饺子,摆了一桌子的菜,都是他亲手做的。

  “我说,”周培珩举起了酒杯,“几十年了,第一次可以坐在一起这样的吃饭喝酒,我开心啊!”他一仰头,喝下一盅酒。酒进了肚,泪又流了下来。

  汪海没有劝他,端起酒盅也一口喝尽。

  杨石一见周培珩哭,不明所以,出口安慰。

  周培珩摆摆手:“你不知道,我高兴啊!洮的冤情终于被洗下去了,汪炜全、汪培玉、汪钊还有汪冰那个小崽子终于得了报应。”

  杨石一看着他,这段时间一直昏迷不醒,所以对于发生了什么根本不在知。

  “哈哈,你听我慢慢说……”

  周培珩将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娓娓道来:汪家爷孙父子如何要害汪铎汪海;汪冰是如何拔了汪炜全的针,叫他陷害汪海;他又是如何录下了一切,将证据给了汪铎……

  杨石一听他说着,时不时抬头看看汪海,心中感慨万千。

  “多亏了大海,不然洮儿和小淼的事情永远都要烂在肚子里了。来,再喝一个!”周培珩频频举杯,没一会儿便醉了,汪海只好将他扶去休息。

  汪海回到方桌前,又给杨石一到了一杯。

  “不喝了,不喝了。”方才杨石一陪着周培珩喝了不少,红着脸,真的不想再喝了。

  汪海将酒盅放在杨石一面前,“杨爷爷,能和我说说我爷爷的事情吗?”

  杨石一听到汪海的话,一下子愣住了,酒顿时醒来一大半。他盯着酒杯半天,缓缓地捏起杯子,看了又看,最后猛地一仰头,将酒灌下。

  “我……”

  “不怪您,我想您一定有自己的原因,虽然您骗了我们,但是你也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我们的事,我只想知道我爷爷的过去。”

  “唉——那年,我们一起打猴子,我和大哥是一个班的……”

  杨石一重重咳嗽了一声,缓缓开口,说起了他与汪培圭的往事。汪海静静地听着,没有隔阂地听着,就像爷爷讲故事,孙子在听那般。

  及至杨石一讲完,二人都沉默了良久。桌上的菜凉了,酒也见了底。汪海捏着花生的红皮儿,撒在没有酒的杯子里。过了一会儿,他抽动了一下鼻子,随后挺起身,正坐在那里。

  “爷,”他掏出了一个魔方,“送你一个礼物。”

  “你不怪……”

  “爷,别说了。快看看吧。”

  “哎,好好。”杨石一接过魔方。“我可不会转魔方啊!”

  “我已经调好了,您只要用眼睛扫一下上面的树洞就可以了。”

  杨石一将眼睛靠近魔方上的树洞,一道蓝光闪过,上面的小块儿自动转了起来。杨石一觉得手上一沉,没能握住魔方,将魔方掉在了地上。

  “哎呦!”

  杨石一要去捡,却被汪海拦住,他只好和汪海看着那魔方。片刻后,他看着身前的东西惊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老哥!咱们俩的酒还没有喝呢?”罗瘸子看着桌上的空酒瓶,一把抄在手中。那瓶中明明没有酒,罗瘸子却喝得津津有味。

  “这……他是真的?他明明死了啊!不,他不是真的。”

  汪海微微一笑:“爷,说他是真的,但却是假的,说他是假的,但他却是真的。罗爷爷确实是死了,不过用咱们树洞的最新技术又把他给‘复活’了。”

  “老弟,别喝了,没酒了。”

  罗瘸子闻言转过头,温怒道:“老哥,说好了一起喝酒,你怎么不带我?这明明有酒,你却不给我喝,你可真抠啊!”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爷,不用和他解释的。树洞的这项技术还不成熟,他只保留了生前的一部分记忆,一些身体功能也没能完成重建,所以看不出瓶中没酒。”

  “这,这会不会违背人伦。让死人复活,不可思议,不符常理啊。”

  “这项技术完全是自愿的,不过对于罗爷爷那个只认钱的儿子来说,就算不愿意,也不过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杨石一听到这个,伤感一下,心中对这个萍水相逢的兄弟很是愧疚。

  “爷,不必如此。千百年来,世人一直追求长生,现在树洞终于可以做到了,虽然还不完善,虽然有着重重限制,但是如果树洞真的可以做到恢复一个人生前的全部记忆,那么永生不再是不可能的了。”

  “可是……”

  “爷,这些年来,您一直一人,汪家的环境让人生厌,您又一直在那小山沟沟里,没有什么朋友。好不容易碰到了一个谈得来的朋友,还为了救您死了。我这样做也是为了替您弥补遗憾,也是想让罗爷爷陪着您。”

  杨石一想了一会儿,长叹一声:“好吧。大海,你去再买点酒来。”

  汪海披着衣服前去买酒,心中高兴。他出了门,仰头看了看深邃的黑夜,已经没了炫丽的烟花。

  树洞集团内一群外国人听着汪铎向他们介绍着树洞的产品,夜已过半,但没有人觉得困倦,他们都竖起了耳朵,等着汪铎介绍新的产品。

  “下面介绍魔方系列的最后一款产品——魔念。”

  汪铎将一众外国人领到一处展区,展区中有三个被黑布蒙着的展台。汪铎让人将黑布扯下,露出那名为魔念的东西——三处展台上各摆着一个异形五魔方,魔方旁各站着一个人。

  中间的展台下方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字母“X”,是一个漂亮且又怪异的女孩。说漂亮,那个女孩有着可爱俊俏的容颜;说怪异,是因为那个女孩脸上、身上遍布着红色的痕迹,像是原本破碎了的瓷娃娃被手艺粗糙的匠人拼接好了似的。

  在女孩的两则,分别是字母“L”与字母“G”的两个青年,两个青年看上去就没有女孩那么怪异,看上去很是普通。

  他们都低垂着头,紧闭着眼,垂着双手一动不动,像是死了,又像是等着谁去唤醒他们。

  啪啪——

  汪铎拍了拍手心,三人紧闭的眼睛刷地睁开,微弓着身子,看向汪铎。

  “给大家打一声招呼吧。”

  三人闻言,机械地挺直了身子,机械地打了声招呼:“各位先生女士,你们好,祝大家新年快乐。”

  “Hello,Ladies and gentlemen,Happy New year!”

  ……

  “姐,你看树洞的直播了吗?树洞集团可真是厉害,居然能让死人‘复活’!”

  “看了,确实挺厉害的!你有没有觉得那几件展品有点熟悉的样子,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也觉得眼熟,不过怎么可能呢?谁会傻到死了之后变成展览品给人参观?姐,我看你一定是刷小视频刷多了吧,那个女的看上去就是一网红。”

  “你这是什么审美呀,哪就网红脸了呀。人家长得多好看啊!”

  “好看吗?没觉得啊。姐,明天去公园玩好不好。”

  “不去。太冷!”

  “姐,在家待着多没意思啊。我在家天天被我爸我妈骂,就刚才,他们因为我没给亲戚发拜年的祝福,他们就又骂了我一顿。”

  “我也没发。”

  “姐~,明天一起出来玩嘛,我请你吃火锅好不好。”

  “嗯——好吧,明天早上八点。”

  “木马~姐,我先睡啦,晚安哟。”

  “小屁孩儿。”吴妙依自语着给方亲宇发了一句晚安。

  她放下手机准备睡觉,一闭眼睛,又想起了树洞的直播。“那几个人真的好熟悉,算了,睡觉!”

  她闭上了眼睛,渐渐地进入了梦乡。梦中,她做了一些光怪陆离的梦,被惊醒却又想不起梦到了什么,只好又昏昏沉沉地睡去。

  ————————————

  第二卷结束,感谢风城一方的打赏!

  第三卷即将开启(˶‾᷄⁻̫‾᷅˵)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