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医见婚心

第074章 帮宋恬娆热热身

医见婚心 鲁四小姐 1093 2019-07-03 00:00:00

  第073章宋医生很懂我心思

  宋沐晞整个脑子放空,愣愣呆呆的看着眼前俊到无可挑剔的脸庞。

  凌迦聿点到为止放过她,可见她被惊傻的呆萌样又忍不住调戏她,“宋医生,要不要再来一遍。”

  他的话慢悠悠钻入耳膜,宋沐晞回神倍觉丢脸,伸手用力推开他,然后抹了把嘴唇,红着脸冷瞪他。

  “林先生,你就是这么对你的主治医生的?素质修养呢?”

  倏然被她推一把,凌迦聿肋骨伤处被震得晕疼起来,但他的神色没流露出一丝不适感,也不生气她嫌弃他吻她的动作,反而对她的问题大加赞同。

  “宋医生这个问题真是问到点上了。”话落再度欺近她,她吓得往后退,却退无可退,“我要是素质修养差点就好了,明知你是有夫之妇也可以心安理得对你图谋不轨,你说我怎么就这么有素质又有修养呢?”

  “你都要跟凌大少打离婚官司了,还有陈安帮你,十拿九稳会赢官司,我为什么不能吻我喜欢的女人?上回我把你从医院楼顶带下来时就问过你,是不是要离婚,你没搭理我,你要是老实说,指不定婚都离了。”

  宋沐晞微眯眼,“然后你就可以早点占我便宜了,是吗?”

  “宋医生很懂我心思。”

  “流氓!”宋沐晞张口就骂他。

  “可你刚才不也没排斥我这个流氓的吻。”凌迦聿修长的食指点了点薄唇,然后点在她唇上,“宋医生,你说是不是?感觉不会骗人的噢。”

  宋沐晞本来还红的俏脸瞬间褪尽红色,黑着脸狠瞪他,“林先生,请矜持保持形象。还有,不管是言语还是举止上,都不许再对我轻佻轻薄,否则我告你性騒扰!”

  “宋医生是不是告上隐了?我很好奇,你会以什么样的理由起诉离婚。中午乖乖吃饭,宋医生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一定不会趁我不在就食言。”趁她不注意,又在她唇上偷了个香,在她动手前拉开门送她出去,门板一关。

  “林迦聿你这个臭流氓!”

  宋沐晞气急败坏,高冷形象不复,又用力抹了把嘴唇,一转身见李享在盯她,没好脸色给他,阴寒着俏脸走人。

  “……”李享好委屈好无辜。

  明明是总裁吃人豆腐,为什么他要遭脸色杀?

  听着门板外的脚步声走远,然后是碰的一声关门声,凌迦聿无声弯唇,脑海浮现宋沐晞生气的模样,晌顷转身走回病床边将衣服穿好。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把凌听成林的。

  西装加身的凌迦聿经过一番好好梳理,就好比龙袍加身的皇帝,身姿挺拔,器宇轩昂,不怒自威。

  门板拉开,一直在等的李享看到熟悉的总裁回来了,虽然知道他身上还有伤,但心底踏实安定,就像小时候心里住着个超人,他强大到无所不能,又有人情味到令人敬服。

  “总裁,需要轮椅代步吗?”

  调整好袖扣的凌迦聿抬眼帘睐眼他年轻的脸庞,单手揣裤兜迈开沉稳的步伐朝门口走,领导者气场全开。

  “不用。”

  第074章

  阴着脸色离开病房的宋沐晞,心情调整得也快,远远听到本应肃静的科楼内嘈杂声不小,经过护士站停下来,抬手叩叩台面。

  “怎么这么吵?”

  小护士看到是她,忙道,“宋医生,是你昨天抢救回来叫苏刚的那名患者,因为拖欠工钱的事跟他姐姐争论,还有工地上的一些工人也在。听说宋氏欠了他们一年的工钱,一分都没拿到手,苏刚带的头讨要工钱。”

  聚集了不少人的病房门口内走出来四名有些上了年纪的农民工,四人都晒得黑油油,还一身脏兮兮的建筑工作服,似是要离开,围观的都为他们的遭遇打抱不平。

  听了小护士的话,宋沐晞想到宋树和那通电话,以及宋树和命令她回去求凌家不离婚,原来公司财务早就出了问题。

  又联想到宋恬娆,淡道,“神外科周主任是周氏太子爷,就要跟宋氏千金订婚了,如果真这样,宋氏拿不出钱,周氏可以,女婿帮岳父,也算理所应当。”

  第一次看到宋沐晞在医院里对工作以外的事情有兴趣,小护士有些吃惊,但这一听之下说得很有道理,也就相当于女儿帮娘家,没毛病啊!

  也是很凑巧,几名农民工许是听到了宋沐晞的话,而只要有一线能讨要回血汗钱的希望,他们都要试试,几人面面相觑了眼,都朝宋沐晞走了过来。

  “医生您好。”其中一名有了些年纪身材瘦条的中年男人,很有礼貌地向宋沐晞憨笑着问话,“刚才您说的是不是真的?”

  宋沐晞扭头看他们,没说是不是,只淡道,“我也是看新闻报道,你们可以上网搜一搜。”

  “俺们……”几人互相看了看,都不好意思,“不会上网,苏刚会,但他现在不能咋动。”

  “你们带手机了吗?”宋沐晞于是问他们。

  问话那个连忙掏出手机给宋沐晞看,“过年时俺大娃给挑滴,新着哩!”

  宋沐晞冲他们微扬嘴角,扭头对小护士道,“教他们上上网。”说完看眼四人,迈开步子。

  “谢谢医生,谢谢!”

  “不客气。”宋沐晞淡道,此刻心里有点爽快。

  订婚宴前帮宋恬娆热热身,也蛮好。

  这一幕,却被阿丽看了去,她望着宋沐晞走远的背影,陷入深思。

  宋沐晞一脚才要踏进办公室,护士长急匆匆跑过来。

  “宋医生,有名食管癌高龄患者送进了医院!”

  宋沐晞神色一凝,身体转个方向快步走,“问病史没有。”

  护士长翻开病历夹报告,“三年前胃溃疡穿孔,做了修补术,两年前……”

  中午用餐时间,李享送午餐来医院给宋沐晞,听说在手术室还没出来,便来到手术室外等。

  一直等到下午三点还没出来,李享打电话报告凌迦聿。

  凌迦聿现在己经在前往城北墓园途中,听说宋沐晞从上午到现在一直在手术室内没出来,有抹异感一闪而过,微皱了皱眉。

  “继续等。”

  没多久车子停在墓园门口。

  一身黑的庄白一手拿两束白菊花,一手拉开后座车门。

  凌迦聿动作稍显轻慢的下车,由里到外皆一身黑的他,站在墓园入口处如遗世独立,引人侧目。

  手术室内。

  仪器的嘀嘀声急促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8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