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他来自极光

第一章 闺蜜的婚礼1

他来自极光 言尽不言 2235 2019-05-29 14:38:37

  今年的冬天似乎特别冷,刚到12月就下起了大雪,对于一直生活在江南城市的邢晓露来说有点意外,毕竟有很多年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雪了,雪的记忆都停在了儿时。

  校园里的参天水杉,还有粗壮的梧桐树,无不享受着冬日里的银装素裹,显得静谧优美,仿佛置身于画布中。

  一大早校园里很热闹,每到一处都有聚在一起欣赏雪景的天之骄子骄女们。作为27岁的生物学院博士生刑晓露,每当站在这群学弟学妹面前,总感觉自己已经老了,有时候还被其他系里的大学生认为是老师。

  不过大学生们似乎很喜欢这位“老师”,偶尔遇到总会忍不住回头多看几眼。也难怪,她形象气质出众,又读的是偏门的生物学,学到博士领域更是少之又少,尤其是象她这样高傲走路又带风的女孩,估计连男人都望尘莫及。

  俗话说,女人越牛越没有人要,这句话在晓露身上得到了有力验证,27岁竟然没有恋爱过,妈妈是最着急的,恨不得每周带她去相亲。

  对方看到她如此有气质两眼就放光,可惜一听说她是博士生,有可能还要继续深造都望而却步了。

  本来女儿的优秀可以作为她找男朋友而傍身的资本,没想到却成了阻碍,她的妈妈那是一个着急啊。

  周末待在家里就是个煎熬,妈妈在耳边不停的唠叨她的终身大事,再好的心情也被破坏了。

  “读到博士有什么用,连个男朋友也不带回来一个,你让我怎么说你,还不如当初在医院找个化验的工作,也许现在早就结婚,孩子也抱到手里了。”

  妈妈这样的讽刺晓露不知道听过多少遍了,说多了她也不理会,任由妈妈发泄。而爸爸却不急,每次都是以笑面对,不发表过多的意见。

  “女儿有自己的想法,缘分还没到嘛.......”

  “缘分没到,什么是缘分,非要象我当年一样挑三拣四过了三十才结婚?”晓露妈妈打断了爸爸的话,陈述自己当年的婚姻。

  “你这个书呆子,当年如果不是我,你还一直打光棍呢。”

  “咱们谁也别说谁了,你不遇见我,你也是光棍,哪会有我们宝贝女儿呢?”爸爸风趣地打断了妈妈的话,妈妈顿时哑口了,晓露听了在一旁偷偷的乐。

  晓露的父母确实是晚婚,现在早已过了退休年龄,都属于高知,爸爸如今还一直去往世界各地跑,研究遗传基因与病毒,妈妈是医院的外科主任医师,不过已经退休在家,偶尔会被一些医院请去客座讲课。

  果然基因和教育不一样才有了晓露这样的优秀成绩。

  这个周末过得一点也不无聊,难得父母都在家,平时很难看到爸爸,60几岁人了还闲不住,经常出差做学术研究,看爸爸妈妈在一起斗嘴也是一种乐趣。

  晓露手机一个电话进来打破了这祥和幸福的画面,妈妈又开始了碎碎念,原来是她的同学兼闺蜜邱雨打来的,她要结婚了,婚礼的日期是下个月一号,也就是元月一日,但是地点定在了南极。

  妈妈听说晓露要去南极参加婚礼,顿时停止了唠叨,反而开始关心起来,

  “那么远,又那么冷,邱雨是怎么想的,亲朋好友怎么去?那里又没有住的地方,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个比一个不省心。”

  “妈,人家去那里结婚,一定什么都考虑到了,这就不用您在这里瞎操心了,快去做饭吧,我都饿死了,下午还要去陪她买结婚用品。”说着就把妈妈往厨房推。

  见晓露妈妈去了厨房,爸爸语重心长道,

  “你妈还是很关心你的,是时候考虑自己终身大事了,邱雨和你同龄都已结婚,再单着也不好,男朋友总要有吧。”

  “爸.....怎么你也.......”

  “好好好,就当我没说。”

  女儿真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这句话一点也不假,晓露正要发牢骚,爸爸立马就妥协了。

  “那这个事咱们就不提,有一件事,我已经为你安排好了,就是你的实习去处.....”

  “爸,谁要你这么武断为我做决定,现在好多研究所,包括国外的都来我们系招人,我有更多的选择机会,你为什么不问我一声,就私自决定我的将来?”晓露很生气的打断了爸爸。

  “听我说完嘛,这个人你一定喜欢,他是我曾经的搭档童教授,专职研究古生物的,这也和你专业对口啊。”

  晓露一听是童教授,立马转怒为喜,爸爸所说的童教授号称生物界的一股清流,在世界各地的生物学术研讨会上,经常推翻一些被传统认知的理论,而且都能从他那里得到有力的辩证,各种学术大奖拿到手软,无论是古生物单细胞还是生态系统学,他就是一部百科全书。

  “爸爸,是真的吗?你和童教授曾经共事过,我怎么没听您说过?”

  “那是很久以前了,老童是当年是国外留学回来的,和我有过短暂几年的工作时间,因我们的学术有部分是相通的,所以经常联系。”

  晓露很开心,父亲的这一次走后门是走对了,她没有反驳的理由。

  “爸,那他同意接收我去实习吗?”晓露有点露怯了。

  “怎么,有点担心了?平时不是看你自诩高大,无人能及,只有你挑别人的份吗?”

  “您怎么也取笑我呀,童教授可是在国内有数一数二的学术水平,他的团队阅历不是国外留学,就是业内有成绩的人,我没有过实战经验,他能看上我吗?”

  晓露的顾虑不无道理,她目前还是一个在校的学生,童教授的团队,那是在国内国外都能排得上的,想融入进去没有两把刷子不行的。

  “不要想那么多了,老童每年都要招各个高校的实习生,又不止你一个,既来之则安之,我相信自己的女儿,把你平时不服输的劲拿出来。”爸爸的话犹如一剂强心针,让她满血复活。

  这个周末最开心快乐的事就是听到可以去童教授研究所实习,兴奋地跳下沙发就去厨房喊饿要吃饭。

  下午晓露如约和邱雨见面,她和晓露不是一个风格的人,长相不算出众,有点文艺小清新的感觉,她俩是从小到高中的同学。

  晓露考上的是985重点大学,而邱雨上的却是普通的大学,学的是中文方面的专业,毕业了进入一家媒体公司做编辑。工作上是顺风顺水,波澜不惊,毕业上班,交男朋友,结婚,按步就班的生活。

  下午她们逛了很多地方,主要是采买去南极的装备,邱雨真的很心细,连氧气瓶都买了。

  如此这样会生活懂生活的人,晓露怕是望尘莫及了,读这么多年书,她压根都没有想过自己怎么去生活,家里的所有必须品,包括自己的卫生巾都是由妈妈代买,可想而知在生活上她就是一个巨婴。反之在学习能力上,那些整天在电脑面前戴着深度眼镜的理工男也未必有她的聪明才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