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他来自极光

第九章 再见极光已返回

他来自极光 言尽不言 2844 2019-06-05 22:06:50

  晓露被众人抬到了游轮上,还得假装快要虚脱的样子。船上的医务人员又是接氧又是听心率量血压,各种检查齐上阵,弄得晓露暗自好笑。

  还好在森那里,森已经给她做最先进的身体检查,一切无恙,连摔坏的手也治好了。真的不得不佩服他们国家的先进,连飞行员都会医术。

  检查的结果,也只是手部擦破点皮,心率有点快,血压有点偏高而已。在南极这个地方,心率快和血压偏高是缺氧造成的,这里是全球海拔最高的地区,空气本来就很稀薄。

  此刻的邱雨经过这一天一夜地担心,茶不思饭不想憔悴的很。自从晓露失联以来,她一直没有卸下新娘妆容,全然不顾新娘的形象,听说晓露已被救回,边哭边跑地来到了晓露的房间。

  此刻,房间里里外外围了很多人,有医生、搜救人员、船上的工作人员,也有游客,大部分都是慕名而来看看这个在极端环境里还能活着回来的人,除了吃惊就是好奇,以为她会伤痕累累,奄奄一息。

  见门口挤满了人,邱雨以为晓露不省人事了,就迅速从人群中挤了进去,看晓露和出事前无两样,一句话没说上前抱着她就哭。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要出事,我怎么回去向叔叔阿姨交待......”这一哭晓露都拦不住,无论怎么劝就是抱着她不肯松开。房间里很多人,搞的她很尴尬。

  晓露从来不是一个会感情用事的人,也没有被任何事情感动过,她做事情很理性,什么煽情、忧郁、伤感啊,这些女人独有的情感心理基本和她是绝缘的。

  晓露示意服务人员把看热闹的人清场,等到房间门关上以后她才说道:

  “行了,行了,别哭了,新娘子哭什么,我不是回来了吗,没事儿......”这时才看见邱雨的脸,就是一个大花脸,晓露忍不住‘扑哧’一笑,这不是昨天的新娘妆吗?为了担心她都没有卸过妆。

  晓露顿时觉得罪过好大,道,

  “你,你,快去洗个脸吧,新娘子不能这么丑......”晓露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说着起来拉着她就进了洗手间,帮着她把脸上的花妆清洗干净。整个过程晓露没有说话,心里后悔不已。

  幸好是安然无恙回来了,回不来了还不知道把邱雨折腾成什么样了。

  洗完了脸,邱雨精神了不少,也许是看晓露完好无损的回来,一颗心终于放下了。这时医生进来劝晓露不可劳神要多休息,邱雨才安心离去。

  也确实太累了,想想这一天经历了那么多故事,惊险又刺激,整个神经都崩的很紧,是要放松一下好好休息。

  这一觉她睡的很长,也特别香,醒来已是第二天上午,游轮早已返航。醒来的那一刻朦胧中发现床头椅子上坐着一个人,着实把她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杰瑞。

  “你怎么在这里?”杰瑞往她的床前挪了一下,她这才看清楚他,发现这两天不见,杰瑞就像变了一个人,眼睛布满了血丝,脸色泛黄,头发也乱糟糟的,没有一丝往日的帅气。

  看着晓露醒过来,杰瑞脸上出现了宽慰的笑意,和这张腊黄的脸一点都不搭。晓露看在眼里,心里很自责: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非要看极光,也不会出事,包括邱雨也不会这么为自己难过。

  但是看到杰瑞这个样子她确实有点意外,自己出事关他什么事呢,当时他该劝也劝了,就算找不到也没有他的事。

  “你,你没必要这样,那天不关你的事,是我非要上去看的......”说着这句话,晓露有点愧意,但她不会去道歉,就算是别人做错了,她也不喜欢别人向自己认错,在她眼里那都是弱者的表现。

  “我,我.....你没事就好了,如果身体还行,那晚上一起吃个饭吧,一会儿我来接你。”

  见晓露没有说话也没有拒绝,以为她应允了,就拍拍她的肩膀叫她好好休息就放心出去了。晓露瞪大了眼睛,一阵莫名其妙,刚才还一脸颓废,现在又生龙活虎自问自答还帮她做决定,这个转变也太快了吧,一点不像他平时的画风。

  晚上,杰瑞如约来接她,一改下午颓废的样子,精神了很多,穿的是休闲西装,看起来已经从阴霾里走了出来。晓露心情也好了许多,精心打扮了一下,样子更明艳动人。

  他们一起来到当初拼酒时的那个桌子用餐,也就是几天前的事情,再看这张桌子时,两个人都表现出不一样的神情,晓露是觉得冤家路窄。

  “怎么,是不是又要和我拼酒?”

  “不不不,别误会,今天我是向你道歉来的。”

  “道歉?你又没有错,道什么歉......?”

  说到这里晓露突然停顿一下,想想,这家伙莫非是让我向他道歉?想到这里她没有再说话,而是找了个位置先坐下。

  “是我那天没有保护好你,对不起,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无论女人做什么,男人都应该要保持绅士风度的,真的对不起......”听着杰瑞的道歉,晓露起一身鸡皮疙瘩,哪来那么多词汇表达。

  “你是来请我吃饭的,还是来恶心我的,还吃不吃饭了?我都饿了。”听她一说,杰瑞以为她接受了自己的道歉,顿时开朗了许多。又是询问爱吃什么,又是叫服务员的,忙得不亦乐乎,晓露在一旁觉得他很逗,同时也很自责。

  他们没有怎么喝酒,杰瑞以为晓露身体还没有恢复,需要营养就没让她喝酒酒,船上只有海鲜最出名,杰瑞点了很多。

  用餐的过程也很愉快,每上一道菜,杰瑞都是很有风度的夹给晓露品尝,这也是他们俩第一次这么没有芥蒂地聊天。

  杰瑞说了这两天她出事后,整个船上的状态,晓露才知道因为自己的冒失动用了周边很多科考站,虽然嘴上表达不出来,内心一直在自责。

  游轮已经离开了南极圈,很快又回到了乌斯怀亚,很多游客没有睡意,都聚集在最上一层的全景式餐厅里,听着音乐喝着啤酒,似乎这是一个不眠夜。

  正当他们尽兴聊天的时候,餐厅里一个外国女人用英文惊喜的大叫一声“极光”,所有人都挤到窗口向外张望。

  晓露正巧就坐在窗口,迅速地转头望去,只见游轮不远处的高空一直延伸至天边很大一块区域都闪烁看淡绿色的光带,漂亮极了。晓露看得很出神,拿着酒杯的手在空中停留半晌,

  “知道极光是怎么形成的吗?”杰瑞一句话打破了晓露的思绪。

  “极光是由于太阳带电粒子太阳风进入地球磁场而产生的,它要条件充足时才能出现......”杰瑞继续说道。

  “也有可能是飞行器.......”晓露边喝了一口酒边说,语气很低。

  “什么?”

  晓露知道自己多嘴了,连忙解释道:“没什么,一时感慨而已。”

  杰瑞没有再问什么,只是静静地欣赏着晓露观看极光的兴致。也就是因为她看极光才引发这么多事情,差点就交待在这里了,就算这样也没有减去她对极光的喜爱,在杰瑞看来,这是她纯真可爱的地方。

  晓露看着极光思绪万千,她知道这是森的飞行器发出来的光晕,他是来送自己的。

  也的确是他,森此刻就在机舱的显示屏面前注视着她,只是晓露看不到他而已。

  屏幕前,森看着她一直在盯着自己,突然间他有点恍惚,心里莫名的难受。因为只有在南极,她才能看到极光,飞行器在其他地区是看不到的,当然还有北极。

  飞行器只有在温度极低的时候,喷出的气流隐不了身,会根据喷出的量和功率,产生不同的色彩,就算去找她,也只能默默看她,而不得到她一点回应。

  就这样两个人注视了很久,直到极光渐渐散去,晓露一句也没有说,只是回头深深地喝了一口酒,杰瑞没有阻止都看在了眼里。

  “想再看极光,以后我们可以再来这里,如果觉得远,去北极也行,冰岛就有极光,我们可以去那里看。”

  晓露抬眼望了一眼。

  “感觉不一样,只有这里的极光好看。”这句话带着很多不舍,说完又向窗外瞟了一眼,天空是灰暗的,没有了一点极光的影子。

  让杰瑞想不到的是,她对极光的喜爱如此之深,听她话语如此伤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了,这时晓露突然举起杯。

  “来,为再见南极,咱们喝一个,”晓露主动的碰了一下杰瑞的酒杯,晓露这么一说,他很高兴,还以为晓露再给自己机会呢,一下仰头把一整杯都喝了,而晓露只喝了一小口。

  后来才知道,他的确误会她的意思了。

  夜已深了,餐厅里的人渐渐散去,只剩服务生在清扫,人们也以进入了梦乡。晓露没喝两口,却有点微醉,这是她最不胜酒力的一次,嘴里嘟囔着“再见南极,再见南极......”被杰瑞一路扶回了房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