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他来自极光

第十三章 年夜饭

他来自极光 言尽不言 2981 2019-06-10 22:43:24

  新年越来越近,生物科考的队员们,在研究所所在的城市进行各项体能锻炼,由南极科考研究中心委派有极地探险经验的教练带他们培训。

  培训的知识面很丰富,主要还是体能锻炼。因时间紧迫,每天都训练得很晚,可谓是争分夺秒,队员们叫苦不迭,连过年都不能轻松,只有除夕一天的休息。

  队员大部分是外地的,没有办法回家和家人团聚,必须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各项体能训练,达标的方可去南极,不达标则被淘汰参加这次科考。对这批实习生和研究所的其他科研专家来说,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不想就这么错过。

  好在这个城市离晓露家只有两个多小时车程,城际铁路也只要一个多小时左右,非常的方便。所以过年她决定回家。如果爸爸不在家,只有和妈妈一起过年了。

  训练课很紧,不给多放假,晓露好不容易软磨硬泡教官,才让多给一天假期。女生就是好,尤其是漂亮的女生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其他人想都不要想了。

  除夕那天,中午就到家了,回去才知道今年全家都去舅舅家过年。表弟行动不便,过年也不能还在医院住着,就接回了家。

  每年过年舅舅全家都会去老宅过,说这才有年味,有他们父母的影子,感觉像是团圆了。

  老宅是一个独立的二层小楼,是民国时期的建筑,有些年头了,妈妈和舅舅是在这里出生长大,表弟也在这里出生,一直到高中才搬出去。

  老宅大院内,至少有20几幢同样独立的小洋楼,房子四周都爬满了绿植,给人历史的厚重感。

  在现在大环境下,这片老的建筑就是城中村,也是受保护的文化遗产,听妈妈说这里在民国时期住了很多当时有名的大人物。

  再次看到表弟,是在老宅他的房间。看上去他精神很好,也胖了不少,看来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腿脚不便只能坐在轮椅里。

  在他的房间到处都是关于史前文明、人类文明发展的一类书籍,很多是青少年读物,可想而知他已经从小就把研究史前文明融入了骨髓,在晓露眼里这个表弟有点癫狂的状态。

  而她不同,她喜欢生物也是高中快毕业的时候才选择的,在家里耳濡目染,这是也是很理性的选择。

  一看见晓露表弟就说个不停,三句不离他的爱好,晓露听着脑袋都要炸了。

  “路修远,我在外地训练,回来想消停一会儿,能不能别再说你那些异想天开的?”晓露没好气道。

  “嘿嘿嘿,知道知道,听姑妈说了,真羡慕你哦,能去南极科考。”表弟一阵感慨。

  “有什么可羡慕的,哪有在实验室里舒服,实习第一份工作就要去南极那种环境恶劣的地方,我们系其他人都打退堂鼓了……所以想要获得更好,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没有人会随随便便成功,你?懂我说的吗?”表弟听着云里雾里。

  “就是收起你那一头脑热,做事不计后果的习惯。”说着拍了一下表弟的头。

  “受伤着呢,别又拍坏了,怎么又扯到我?关我什么事?”表弟摸摸自己的头,晓露给他一个白眼。

  “南极那里有什么生物研究的?冰架那么厚,到处是深雪冰层的,那是地质队找资源才去的。”

  “哟,小子,懂的还不少啊。”

  “那是!”听了晓露这一称赞,表弟有点小得意。

  “说是在南极岩层中发现热带植物层,还有大型齿类动物化石。”晓露一边看着表弟的各类奖状,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太好了,呀......”

  晓露听到表弟的尖叫,猛得回头一看,原来这熊孩子一激动,拍了自己的受伤的大腿发出的惨叫,吓了她一跳。

  “怎么了,没事吧,不知道自己腿受伤啊,还这么用力打,我刚才说什么了你这么兴奋?”

  “没事没事,断不了,你说在南极那地方发现大型齿类动物,那可是个大发现啊,有热带植物层,说明那里曾经适合多种动物生存,热带属于温暖潮湿气候,或许也有过人类祖先生存过,有人类的地方就会有文明.......”

  “嘿,嘿,你又扯远了,别提你的古文明了好不好?”晓露打断了表弟无限联想。

  “这不是跟着你的专业来聊的吗,我分析的对不对?”

  晓露顿时哑口,他说到了物种生存的环境,最后才说到他的古文明专业。其实生物研究和这些是相关的,小到单细胞,大到生态链,都是一个个微小的生物组成,看似没有关联,却缺一不可。想想还不如表弟知识这么立体。

  今天是除夕,天还没有黑,外面已经烟花四起,这时舅舅在楼下唤他们下来吃年夜饭。正好给晓露找了一个台阶下,于是推着表弟出了房间。

  在经过一个房间过道的时候,晓露不经意地往这个房间瞥了一眼,里面有一张结婚照片让晓露停下看了片刻。这是外公外婆年轻时结婚的照片,外公当时是个学者,外婆是个护士,当年他们结婚的时候已经解放。

  照片中外公很年轻,戴着一副眼镜,外婆则是一头短发,靠在外公的肩膀上,眼神有一丝忧郁。小时候经常看这张照片,没觉得什么,现在怎么觉得这个眼神如此的忧凄,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时又想不起来。

  外婆在妈妈十几岁时就去世了,她也没有见过。倒是外公前年才去世,去世时已九十多了,还遗憾没有看到四世同堂。

  舅舅上来帮着晓露一起把表弟扶了下去。除了腿有一点活动不便,其他都还好,一颠一颠地也能走,年轻人底子好,恢复也快。

  年夜饭很丰富,一桌子摆不下了。老宅的家具相对比较陈旧,好的家具都搬到新房子里了,留下的都是过去外公外婆当年置办的。经过了几十年依旧很结实,除了有点旧,没有看出破损的地方,过去的东西还是挺好的。

  在当地除夕有个风俗习惯,吃饭之前要祭拜一下故去的先人,或烧纸钱,或摆吃的喝的贡品。桌子上留了外公外婆的碗筷,舅舅和妈妈进行了一番祭拜,因为他们是直系亲属,过去传下来的说法是亲属说话祭拜,另一个世界的逝者会有感应而且能收到。

  以前看他们也这样拜过,那时候小,也没有当回事,现在懂了,就是让先人知道活着的人的一切情况,虽然觉得很迷信,但也是一辈辈传承的美好愿望。

  一家人其乐融融吃着年夜饭,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这么聚在一起过年了,那也是外公在世时候的事,后期外公生病几年,基本上都没有这样开心的聚过。

  饭桌上说的最多的还是晓露的成绩和工作环境,舅舅舅妈各种的关心和建议。说着又扯到了晓露的终身大事,一听这些晓露就很崩溃,有意无意的找借口出去接电话。

  家人以为是晓露找了个好工作,同学朋友打来电话祝贺,其实她是想出去躲清静。

  有的全是信息祝贺,有一个信息是杰瑞的:拍了一张新年祝福的短视频发给她,并介绍了他的家庭,他可爱的妹妹也出镜了,说话很俏皮,晓露欣慰一笑,嘴上却嘟嚷一句‘哗众取宠’。

  吃完饭,本来是要在老宅守岁的,晓露实在太累就告假准备回去,爸爸妈妈也心疼她,随她一起回去了。

  看着女儿这么累又瘦了,妈妈有点心疼。自从这次回来以后,妈妈发现晓露变得不爱说话,仿佛有了很多心事,开始埋怨起了坐在旁边的爸爸。

  “能不能和老童说说,别让咱女儿去南极了。”

  “怎么了?”

  爸爸晚上喝了酒,有点微醉,半眯着眼转头问旁边开车的妈妈。

  “你没有看见你女儿都瘦了吗?”

  “这点苦都不能吃,将来怎么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再说又不是她一个人去,其他人都去。”

  “其他人那是他们的事,我就这一个女儿,不想让她去那么远,你看这次回来整个状态都不好,别说去南极了......”妈妈说话有点着急了,和爸爸争了起来。

  “人家父母都像你这样,科学还怎么发展?她学到了这个地步就要积累经验,要扛起责任,不是温室里养出的花架子。”

  “我不跟你争了,我自己去找老童说。”妈妈脸都气红了。

  晓露在一旁却很淡定,平时父母拌嘴,她会第一时间阻止,今天她是觉得自己以后会很少听到父母的吵架了,多听听也无妨。她知道父母不是真的吵架,只是太爱自己了。

  父母断断续续拌了一路嘴,到家门口还在争,晓露终于忍不住了。

  “你们吵够了没有,到家了还吵,邻居怎么看你们?大过年的在吵架,一个不让我去,一个让我去,我听谁的?妈,你讲点道理好不好,爸说的没错,我的路能不能我自己去走呢?”

  妈妈被自己女儿怼了,很生气:“嘿,你个小赤佬,我关心你还错了,怎么说话和你爸一个德性?”

  说完父女俩都没有理她,把她一个人留在了后面,气得都不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