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他来自极光

第十七章 户外科考

他来自极光 言尽不言 3415 2019-06-14 19:06:55

  集训结束紧接着就展开了惊险的户外科考。

  科考站室外,停放着多辆专用雪地车,这是极地科考队员出行的唯一车辆,有轻型和重型的,今天科考所驾驶的是轻型雪地车,这种车防滑力特别好,适用于南北极科考。

  他们要去的是距离科考站十公里外的一座山脉,就是在这里地质科考发现了热带生物层,去的不光有生物队员,还有地质各部门队员。

  出行一切装备是吴乐在把关,大到出行工具,小到每个人自行的安全装备,基本都是他一个人去检查。作为领队这是他的职责,前面的危险都是未知的,越接近南极腹地危险就越高,他要为每个人负责。

  随着南极知名度越来越高,不光只有科考,旅游的热度也在升高,但只能在南极边缘。而南极腹地是个无人区,环境相当恶劣,只有个别爱好冒险的探险者冒险去过。

  在过去有的国家科考队员有去无回的大有人在,所以对于旅游爱好者来说,那里是个不寒而粟的地方。

  生物科考队员只留下三个人在站里,其他将随着大部队出发。一辆雪地车能容纳5人,这次科考一共3辆车和一架直升机。

  今天的天气也特别好,风不大,对于初次科考的队员来说心情是激动的,尤其是看到这样壮观的极地科考队伍,每个队员都希望有个好的收获。

  生物科考队员都是第一次来南极,个个紧张又兴奋,在车上有说有笑,似乎忘记了这是在科考,连驾驶员也被他们感染了。

  童教授看着他优选出来的实习生,吸着氧气也是开心的。他和晓露、包子柚子同坐一辆雪地车,只有包子话最多,天南地北的胡侃。

  “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国内那么多生物研究生不是每个人都能来这里考察的,你们要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童教授对他们语众心长地说道。

  “一定,一定,绝对不负教授您的期望.....”

  “就你会说话,不过我爱听。”听着包子的恭维,童教授很开心。

  “有人说我们做研究的人比较死板不懂生活,不懂情趣,我跟研究所同事说过,你们不要做这样的人,研究要来自于生活,不要区分开,人若没有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哪来的动力专注于学术研究呢?”童教授的一番话让车上所有人,包括驾驶员在内都觉得受益匪浅,不时点头称赞。

  很快他们就到一片山脉的脚下,据驾驶员介绍跨过山脉中间一个狭长的走廊就到目的地了,还不忘提醒大家要小心一点,这里最易发生冰川崩塌。

  车子也开得很慢,紧跟着前面的车子连成了一条线。没过多久就穿过了这条走廊,很快到了地点。

  放眼望去,这是一个半圆形的山,因为现在是南极夏季,加上全球变暖的原因,有些山体已经露出了岩石。

  下车后,初次来南极的生物队员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都缩着脑袋向人群中聚集,体感温度有零下40度左右,对他们无疑不是一个考验。

  吴乐给大家每两个人配了一个对讲机,方便时刻保持联系。

  “这个对讲机是专门南极科考配备的,对话距离是10公里,对讲机配有最先进的JPS定位系统,这里是临时基地,不怕回不来,5个小时后所有人要在这里会合。”吴乐指向他们刚刚下车的地方,然后又让大家再确认检查一遍自己的装备用品是否齐全,和一些装备的使用方法。

  检查完毕,一切妥当后就亲自带着队员们往山上走去,留下地质队的后勤人员搭了临时帐篷,并安装了磁场气象等测控设备。

  这处山脉不像晓露之前在南极所见到那样突起的,而是呈缓缓上升趋势,攀爬的过程不是很难,在地质后勤队员的带领下,很快来到了当初他们发现热带生物层的地方。

  这是一个有三米多高的人工山洞,是年前地质队员寻找矿物标本而采挖的。南极洲现在发现了很多矿产资源,包括有色金属、能源,开采与不开采成为了国际上经常争论的话题,但是很多环境专家在强烈呼吁保护人类最后的净土,才没有再提及此事。

  现在南极考察队对环保的意识很强,就连科考站的生活垃圾都要悉数运回内集中处理,不会给南极造成一丝的污染。

  很多生物队员来到山洞累得不行了,纷纷吸着氧气,只有晓露和地质队队员状态相对很好,让吴乐刮目相看。

  休息了片刻,童教授亲自给大家安排了需要做的工作和步骤,如何采集和收集标本,在南极户外科考不同于内地,因这里特殊的气候和地貌相对较困难难,采集来的标本需要在真空无菌的环境里才能永久保存,不被氧化才有研究价值。

  南极能发现这样完整的动植物地层,是这里本身就是含氧量低,再加上常年冻土,保护了生物的细胞结构,先天环境好,氧化的概率较低。

  再说现在技术发达,即便是在内地科考,只要操作方式正确,所担心的问题很快就能迎刃而解了。在童教授的指导下,他们配备两个人一组,一个采集,一个通过技术手段收集再真空密封在包装内。

  晓露和包子一组,晓露负责采集,包子则负责收集,柚子直接给童教授打下手了。这是晓露第一次在南极采集样本,很严谨认真,偶尔还会脱下手套用手直接扒拉,看着包子都想跃跃欲试,偶尔他也做些采集的工作,加上童教授在旁边指点,让他们学到很多在课堂上没有学过的知识,总之整个采集和收集过程两个人配合得非常好。

  工作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地质队员则是去不远处的山脊进行其他方面的科考。地质科考涉足的范围很广,也是南极主要的科考项目。

  今天南极科考刚刚开始,给生物部门一个适应的过程,在户外的时间不是很长。

  这次生物科考要在南极进行十多项的生物领域研究,每一项都需要地质部门的配合才能完成。所以在南极,地质部门到哪里说话都是老大,包括天文、磁场、环境等任何科考研究都离不开他们。

  采集完毕,到了吴乐规定内的时间点,科考队员们有序的离开了山洞,可能是山洞里光线昏暗,出来都忘了戴上防紫外线眼镜,有几个人很不适应,纷纷揉眼睛说难受,吴乐过来没有安慰反而把大家悉数痛斥了一番,很不留情面,童教授在内几个戴近视眼镜的则躲过了责难。

  这让晓露突然之间对他很反感,就道,

  “大家这么辛苦,又是第一次科考,出差错很难免,你这样骂人就是你的不对了,谁也不想出现这种情况,再说疼的也是自己的眼睛。”晓露不疼不痒怼了他一下,吴乐被怼得一时语塞,看着她怒目的样子瞬间找不到更好的话回她,包子听后对她偷偷地竖起大姆指。

  晓露帮着大家滴了随身带的眼药水,缓解一下眼部的不适,又帮他们戴上防紫外线眼镜,同时狠狠地白了吴乐一眼,吴乐很尴尬,不敢看她的眼神,就对大家说:

  “我今天再说一遍,南极的紫外线很强烈,照在雪上容易光反射刺伤眼睛,大家一定要做好防紫外线措施,口罩眼镜都要备上。”这句话是在给自己刚才的尴尬找个台阶下。

  即便他这样说,晓露也没有买他的帐。

  回去的车上,几个人叽叽喳喳地说着刚才发生的事情,童教授就乐呵呵地听着他们说话。在来南极之前,他听过很多关于南极科考人员回国后,心理多多少少有点变化,那是因为南极环境恶劣,荒芜人烟,基本过的是原始生活,而且处处危险,每个人都是神经紧绷状态。如果一直这么下去,心理会承受不了,像今天这样偶尔争吵一下反而不会枯燥乏味,所以事后也没有批评晓露目无尊长,没有礼貌。

  他们的聊天,雪地车驾驶员也加入了进来,听他的话说,他和吴乐共事多年,对他还算了解,闲聊时,晓露他们几个才知道吴乐不为人知的一面。

  在另一个科考站他也曾是领队,曾经骂过一个水文考察员,是个女的。原因是那个女的,不顾他劝阻私自去科考站附近的湖冰上钻采,以调取湖水样本。当那个考察员回来的时候,被吴乐当众骂得狗血淋头,而且考察员还是个水文专家,哪受过这样当面教训的奇耻大辱,当即联系她的领导要求回到雪龙船上要回国,否则就是站在外面冻死,也不会再待在科考站;怎么沟通都不行,没办法,当天船上就派了一架直升机把她接了回去,上级因为这事给吴乐记一个过;但是话说回来,他也没有错,冰架如果没有专业的人带着去,万一钻成冰裂后果不堪设想,她这样能活着回来就已经是万幸了。

  晓露听完,再加上今天的事情,分析一下觉得吴乐也没有错,就是谈话的方式方法不对。这时包子问道:

  “哥们,问你一个隐晦的问题,我听说吴乐领队得过心理疾病,是不是真的?”

  驾驶员回头看了一眼众人,呵呵笑了一下,大家也都心照不宣了。

  回到科考站,生物队员都没有歇着,而是把采集来的样本分批归络,跟着有经验的生物研究专家学习怎么分类和培养。可以研究的样本有一百多个,对他们这些初次采集样本的实习生来说收获颇丰。连童教授都在夸赞他们,并承诺夜宵给他们加餐,听到这个消息,队员们都很高兴。

  他们的晚饭其实就是夜宵,在南极这个季节极昼现象很严重,吃饭没有一次是正点。

  童教授所谓的加餐都是从国内制作好的熟食真空包装,然后微波炉加热。生物研究每天的研究基本都是细菌、DNA、病毒等等。在国内,他们有的人每次吃饭都不会这么随便,都以健康的食材为主,这是职业习惯。

  熟食虽然真空包装,时间久了也同样会滋生细菌,都是不健康的。没办法,这里是南极,不吃就要饿死,也没有那么多讲究了。

  科考站食堂内,几张桌子拼接在一起,上面放满了食物,一眼望去也蛮丰盛的。他们和地质队队员一起以饮料代酒,庆祝他们初次合作成功,欢快的氛围也感染了科考站的每一个工作人员。

  经过第一天的户外科考,生物和地质两个部门更增进了关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