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他来自极光

第二十三章 暴风雪

他来自极光 言尽不言 3045 2019-06-20 18:55:44

  眼睛能看到的地方都是一片雪白,这里是否有超级冰川还有待进一步的探明,每个人都很激昂,这是他们科考最远的一次,信心满满地希望有重大发现。

  风有点大,大约有七八级这样的风力,即便这样,经过大家的努力,帐篷还是在大风中艰难地搭建完毕,不得不佩服南极科考人员的整体协作能力。

  晓露和包子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野外科考,自然不懂这些。其他人虽然没有来过南极科考,但是在别的地方有过实地考察的经验,就像童教授,还能去指点别人这个怎么弄,那个怎么装的,而他俩就是一个白痴。突然之间晓露感觉自己就像吴乐昨天说的那样,学经验也要分时间和场合,象这样的场合,谁还会管自己呢,你不去麻烦别人就已经万幸了。

  她来到了童教授的身边,老人的眉毛上已经结满了厚厚的冰晶,一边拿着氧气瓶,一边看着现场的人在安装钻井设备。

  “童教授,您说这次我们能找到超级冰川吗?可这里看不出来有。”晓露疑惑问道。

  “呵呵,超级冰川在地面上是看不出来的,要看地下深度是多少。”

  “地下?这怎么能看到?”

  “地质队经验多,他们钻第一层冰就已经知道了。”教授喘着粗气说道。

  晓露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随着机器的轰隆声,钻井设备已经开始运转,这种设备是地质科考特有的,不光能钻各种土层岩层,就连南极这种硬度厚度的坚冰也不在话下。经过几次更新迭代,也从当初单一的性能,发展到现在的多功能,可以无限延长深入地下近1千米,取出芯的长度也从当初的几米到现在的几十米。

  ......

  这时候风更大了一点,吹得帐篷呼呼作响,时刻都有被掀开的危险。本来忙得热火朝天的人看到突如其来的大风都很紧张,不敢有半点松懈,尤其是吴乐,他对这样的天气敏感度特别强,似乎能嗅到异样,于是就带领几个人又加固了帐篷四周。

  面对这样的突发情况,很多人因为紧张而出现了气喘的的现象,甚至说一句话都费劲,随队医生强烈要求大家赶紧进车箱躲避。

  车箱是恒温的,有供氧系统,大家都听从了医生的建议,十几个人都躲了进去。有两个负责设备的小伙子因为缺氧气都喘不上来了气,扯开面罩整个脸都是苍白的,生物队第一次参加科考的人吓得不轻,这哪叫科考,纯属玩命呀。

  车箱里有点小骚动,有几个人情绪很不稳定,从地质队了解才知道他们所在位置海拔接近4000米,而且离极点非常近。在这里科考身体随时有可能出状况。

  知道了所在位置的海拔,很多人都傻了眼,在南极这个距离,人类还没有真正到达过,他们打破了科考记录。吴乐一边安抚大家的情绪,一边拉着童教授到车箱拐角不知道在商量什么。

  外面的风越来越大,身体出状况的队员在队医的救治下慢慢缓了过来。雪地车也明显感觉在晃动,风太大了,能撼动这么大吨位的雪地车,这个风力至少有12级。

  包子紧张地打开隔离窗,透过玻璃发现外面灰蒙蒙的一片,能见度非常低,不远处刚搭好的帐篷已经被风吹散开,帆布挂在钢架上四处乱窜。第一次看到如此撕裂的大风,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手发抖几乎关不上窗子。

  十几个人七七八八地坐在车箱地上,或靠在物资上,大家都在议论纷纷。而吴乐和童教授还坐在拐角说着话。

  包子小心地移到了晓露的旁边,扯了扯她的防护服......

  “太吓人了,外面,外面的天都黑了......”包子结结巴巴地说,声音很小。

  晓露此时也呆若木鸡,她想到了两个多月前在南极时被突发的风暴吹落山崖的情形,也像今天这样的风暴,似乎今天的风雪比上次还要恐怖。那次是因为巧遇到了森,可这次呢,难道真的要交待在南极吗,想到这里,她心里越来越恐惧。

  包子看晓露没有理会自己,又去碰了碰她,发现她此刻比自己还害怕,在抖个不停,于是又推了一下她,这一下晓露才回过神来。

  “你是不是害怕了?”包子小声问道。

  晓露回过头眼睛死死地盯着他,她知道自己对外面的情况很恐惧,但又不想在同事面前表现懦弱,于是坚定地对包子说道:

  “你才害怕,我,我是冷......”

  此时包子也不想揣摩晓露现在的心理,一门心思是想自己会不会死在这里,正准备和晓露说话,吴乐打断了大家。

  他站到了大家的中间,

  “大家不要害怕,这种天气在南极属于正常,不出几个小时就停了,雪地车里很安全,大家大可以放心,刚才我和童教授商量了,暴风雪停了,我们就立即着手钻井,只钻这一处,不再另找他处,无论是否找到这次考察证据,我们立刻回基地。”

  听吴乐这么一说,大家基本同意这个做法,也算比较人道。

  晓露听完也放下了紧张心理。这时候的风依旧很大,没有减下来的迹象,车箱里的气氛却缓和了许多,大家有的在谈研究,有的在说别的。队医也给每个人做了简单的体检,基本都很正常,唯独童教授不能再下去了,血压偏高。

  大约过了有三个小时左右,风小了许多,车子也不晃动了,吴乐凭经验知道风雪马上就会停止,就招呼大家立刻工作,队医给每个人都配备一个氧气瓶。

  晓露和包子也跟着下去,童教授想留下她,让她在车里,晓露也知道他的意思,是不想让自己涉险,但是她还是不想放弃每个机会。

  到了车外,虽然还有风,明显小了很多,钻探帐篷只有一面在风中乱舞,其他早已不见了踪影,远处的直升机至少被风吹出去有50米,看着都害怕,这要是在刚才风中驾驶,估计早被吹落了。

  “难怪刚才风那么大,我们就在两座山喇叭口的位置,就是风口。”包子气愤地说道。

  晓露环顾了一下四周,也确实如此。

  “少说两句,留口气喘气吧。”

  “什么?”晓露说话声很小,包子大声问道。

  晓露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包子很识相没有再说话。

  风停了,天空仍然灰暗,为了不耽误时间,钻井和重新搭建帐篷在同时进行。

  两个小时左右帐篷安装完毕,这边钻井却只钻入地下5米,这个速度是地质部门意料之外的。地质队员把钻出来的冰进行简单的分析后才发现,这里冰的硬度是其它地方冰硬度的几十倍之多,而且越往下冰的硬度就越高,想在三天之内打透是很难完成。首先不知道这里的冰到底有多厚。

  吴乐站在钻井旁边也很焦躁,这是以前从未出现过的情况,他细细看打上的冰芯,形状基本和其他地方一样,只是颜色是黑色的,也看不清是哪个年代层,所以,最上面的冰基本没有研究价值。

  看着一堆堆没用的冰芯,吴乐上去踢了一脚,并让他们继续钻,直到钻出土为止。

  晓露在一旁则是将这些冰用袋子装上密封好,吴乐很纳闷,走过去问道。

  “刑晓露,你装这些没有研究价值的冰干什么?”

  “带回去研究。”

  “你又不是搞地质和气候研究的,这些地表的冰能研究什么出来?”

  “研究生命。”晓露惜字如金,她只是不想多说话,怕喘不上气。

  吴乐听的莫名其妙,心想,这里从过去到现在都没有过任何生命迹象,寸草不生,别说是飞禽走兽了。本想让她保留体力不要这么徒劳下去,但是看着她这么认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通过现场地质部门环境专家的检测,挖出来的这些冰芯也是近代的,而黑的原因,是因为日积月累,大风风干了里面的空气,再加上这里异常的干燥,使密度越大越大,不光黑还特别硬。

  吴乐一直在旁边监督着钻井,机器发出特别刺耳的声音,和前两天在土地上钻井的声音很不同,而这里所发出的声音就像是在啃噬这片冰山。

  生物部门的队员,除了童教授不在,其他人都在钻井帐篷里和地质队各个专家研究员一起进行分拣有用的样本,可是经过生物队里两个研究专家观察,所采上的冰也是毫无生命力,连一个生物的细胞都没有,几个冰芯上来,基本没有任何发现。生物科考队员们都有点沮丧,再加上这里恶劣的天气,身体和心理已经接近极限。尽管年龄普遍都不大,也在30出头,作为初次来南极科考的他们来说,这种时候对未知的恐惧已经占据了全部,即便遇到有用的样本也不会留意。

  晓露也注意到了这些同事的微妙变化,奈何那些人是前辈,心高气傲,也不会听自己的,只有怂恿包子一起在专家后面,每一段冰芯采上来时就取一点装上,回基地或者回科考站再研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