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他来自极光

第二十八章 生死签

他来自极光 言尽不言 3016 2019-06-25 20:04:27

  肖韩怕吵醒其他人,小心翼翼挪到吴乐身边,一个轻微动作就把他吵醒了,又或许他没有真的睡着。这几天疲惫压抑他确实想睡个好觉,带着大家离开绝境才是他目前最大心事,怎么能那么容易睡着?

  “怎么了?”吴乐抬起惺忪的睡眼问道。

  “队长,今夜太平静了,一点风也没有,这很不正常,我有种担心。”肖韩低声说道。

  吴乐抬起眼环顾一下四周,昏暗的节能灯下只见众人都闭着眼睛,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真的睡着,就做了一个小声的手势。

  “什么担心?”吴乐紧张地问道。

  “我担心这个平静背后会有更大的灾难发生。”

  吴乐听完心里一怔,紧接着眉头紧锁,一双熬得通红的眼睛里掠过一丝惊恐,说话也有点结巴了。

  “你,你说清楚点......”

  “知道为什么突发雪崩吗,是因为地下的热量在增加,也就是地下火山活动频繁而加大了热量,使地表的冰架由下往上融化,一旦消融到整个山体温度上升,内部的冰与地表交接点完全剥离就会发生冰山坍塌,造成雪崩......”

  “这我都知道,你说重点,是不是马上还会有雪崩?”吴乐有点不耐烦,打断了肖韩的话,这种时候他哪有闲心听肖韩在那里长篇大论,他现在所关心是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灾难,不能再像白天那样拼命逃命了,要提前做好安排。

  “也不一定会是雪崩,有可能是火山喷发,也有可能是地震......”

  “地震?”吴乐有点不敢相信。

  “从我们白天钻出来的样本,这里的山脉是两个板块的挤压才隆起来的,所钻探上来的海洋生物和热带植物的化石已经证明,再加上地下火山活动频繁,很大可能会引发地震。”

  这下还没地震,真的把吴乐给怔住了,他能想象这个画面是什么样子。作为同样是地质研究专家的他,也大大小小经历过很多次野外实地考察,除了南极,他还去过非州、南太平洋中的小岛。曾经就在那个岛上经历过海底火山喷发引发的地震,火山瞬间把周围的海水煮沸,几个小时的功夫造成了一个火山岛,地震又带来了海啸,如果不是撤离及时,很可能就被海水冲走,那次的经历至今仍心有余悸。

  如果这里即将会发生像肖韩所说的那些灾难,那比放映的灾难大片还要可怕,火山喷发,岩浆会融化冰雪,地热会造成冰架四处断裂,随着冰水会一直往地势低下的地方撕裂,雪地车将会被淹没.....他不敢再往下想了,就匆匆叫醒了大家。

  这是生死抉择的时候了,吴乐打算不能让所有人都在雪地车上,随时都会有危险,直升机相对目前情况来说,安全系数是最高的。这个直升机不是那种运输直升机,只作为高空巡查的,连驾驶员一起最多只能乘坐5人。早知道会发生这种灾难,当初就应该直接驾驶运输直升机了,十几个人也能塞下。

  可惜没有早知道,如果大家都能预知危险的话,也不会有那么多意想不到的悲剧发生了。

  吴乐和大家直接说了即将有可能发生的危险,又一次把所有人的神经绷到了极点。人不会在乎遥远的危险,只会在意眼前的,遥远的危险还有希望,而眼前的危险剩下的只有绝望。

  “危险已经和你们说了,大家安静一下,我还有话说。”吴乐打断了惊慌中的队员们。

  “为了即将到来的危险,现在大家分开,有一部分队员上直升机,机上连驾驶员可以坐5人,就是说你们中间还有4个人可以上去......”

  话没有说完,大家争先恐后要自己上去,地质队除了一两个人,其他人全部都要求坐直升机,生物队只有童教授和晓露,其他人也都围住了吴乐。

  话语一出现场瞬间失控,谁都知道地面发生危险只有在天上最安全,吴乐很为难,可是上面只有那几个座位,再加上他们的负重,直升机会很吃力。

  “你们再这样,都在下面吧,谁也别坐直升机了,一个个都这么怕死、自私,坐直升机就没有危险了吗?......枉你们读这么多年书,做了多年科研,遇到危险,要让老人、妇女、孩子先走就忘了吗......”吴乐也不管大家都是什么身份了,一阵怒斥,众人才慢慢停息了争抢。

  “一帮大老爷们丢不丢人?”

  “可是我家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

  “我来之前才刚刚结婚.......”

  “我父母年迈,身体不好,本想这次回国,就再也不来南极了,好好照顾父母.......”

  ......

  诉苦之声此起彼伏,看着平时严肃的队员们,有的则是受人尊敬的专家现在为了活命竟然放下了尊严在苦苦哀求自己,吴乐心里五味杂陈。

  “谁家没有父母孩子呢,可是机上只能坐4个人......”

  “还是抽签吧!”这时候晓露实在听不下去了,大声打断了吴乐。按理说,在这么多专家面前,这里没有她说话的份,但看着吴乐很为难的样子,她不想再这么耽误时间,多耽搁就会多一分危险。

  吴乐也吃了一惊,只见晓露站了起来,走到了那帮哭诉的男人们中间说道:

  “抽签决定,公平公正,抽到与抽不到,那都是天意了,咱们还是早做决定早点离开,别把时间耗在这无谓地争论上面。”说完看了看吴乐。

  吴乐没想到在自己左右为难的时候,晓露说了这么有力的一句话,在场所有人都表示赞同。

  不容多想,吴乐直接让身边的人找出纸来,除了吴乐和直升机驾驶员,每个人一张,有4张纸写上了‘坐’字,写完之后折叠好和其它的空白纸混在一起,每个人抽了一张。

  地质队有两人抽到以后,直接高兴的痛哭流涕,有一个还是年近四十岁的专家,样子很滑稽搞笑,面对生死这帮人已经没有了矜持和知识分子的姿态。

  其他两个签被晓露和童教授抽到了,包子打开签是一张白纸,顿时很失落,同时也为晓露高兴,至少在实习生中,有一个人能活着就是赚了。

  晓露看到了包子脸上微妙的表情,同学这么多年能感知他很绝望,现在虽然看不到包子的笑脸和幽默风趣话语,但更不想看到他面对死亡时的伤心无望,就决定把这个签给包子。晓露的举动让那帮没有抽到签的人不乐意了,直接开骂,认为这是作弊,搞得包子和晓露两人有口难辨。

  “我说你们这帮人怎么回事,人家让签,你们一直在要签,能不能学学人家的胸襟,人家的格局,你们还不如一个小姑娘......”

  “如果不是他们生物队非要坚持钻井耽误时间,我们会沦落这样危险的境地吗?再说是他们部门主动要来的......”其中一个没有拿到签的地质专家振振有词,怼的吴乐气不打一出来。

  “我看生物队就不应该有签......”

  “好吧,你们都拿走吧,我们生物队对不起你们......”童教授这时终于说话了,而且是气喘吁吁的,他实在听不下去,就把自己手上的签用力地朝地质队员中间扔去。

  吴乐也没有想到一直沉默的童教授会突然之间会如此激动,心里很过意不去,觉得自己的同事太丢人了,正想训斥他们,被童教授极力制止,叫他什么也别说了,并示意他把这两张签重新抽一次。

  结果有一个叫嚣很拽的专家抽到了,另一个是工程技术人员,地质队其他没有抽到的人也很失望,但事已至此,只能听天由命了。

  这个闹剧耽搁了不少时间,抽到签的队员收拾好了装备和供给随着驾驶员匆匆地坐上了直升机,这时天已经微微亮。

  走了四人车箱顿时空了许多,对于抽签的结果,生物队有的人虽然还是不服气,但是也没有办法,谁让他们人多势重又把这次遇险强加在初来乍道的生物队头上呢,得罪不起。

  生物队有个队员觉得吴乐是有意偏向自已的队友,纵容他们逼生物队交出签。

  “什么抽签是天意,分明就是强取豪夺,晓露啊,你就不应该帮吴队长的,正好给他一个台阶下。”坐在旁边的生物专家刘老师忍不住说道。说完生物队几个人都惊讶地看向了他,刘老师被看得莫名其妙。雪地车也慢慢开动了......

  晓露向窗口瞥了一眼喃喃地说道:

  “他的压力比我们要大,留下我们生物队员,他的压力更大了......”

  这句话,一开始没有听懂,细细琢磨后,大家都点了点头。

  没过多久天已经大亮,晓露透过车箱的玻璃,虽然看不见阳光,放眼望去和平时也没有什么两样。远处的山脉走势也越来越陡峭,车子早已偏离了来时的路线,在直升机的带领下很快绕过了这片区域,驶进了一个广阔的陆地冰架地带。

  吴乐不敢怠慢,全神贯注一路疾驰。就在这时,冰架上一阵晃动,不是很激烈,吴乐一个急刹车,发出刺耳的声音,不敢再往前,当他停下来后,又一阵密集的震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