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他来自极光

第三十章 坠入冰缝

他来自极光 言尽不言 3312 2019-06-28 10:16:48

  晓露气喘吁吁地也扒到了窗口,两个人相互吓一跳,只见晓露脸色苍白,干燥的嘴唇布满了血渍。

  “还好,就是里面没有氧气了,大家都还活着。”晓露有气无力地说道。吴乐心里很感动,这么多人在面对危险时,只有她能镇定自若,同时还帮了自己不少,也让他见识了她的勇敢和果断。

  “你,你没事吧?”吴乐关切问道,说着从座位下拿出一个氧气瓶递给了晓露,却被她推还回去。

  “我没事,氧气你留着吧,你比我更需要,车箱里还有。”晓露大声地拒绝道,让吴乐很心痛。

  “听话,拿着,我没事,过会到安全地带,我再从车箱里拿一瓶。”说着又推给了晓露。

  两个人就这样推来推去,此时车子还在冰上飞驰,漫无目的......正当两人互相谦让之际,吴乐一个走神没来及看路况,雪地车不小心撞倒旁边的冰柱猛得偏离方向失灵,还没有来得及打方向盘,车头迅速地就撞到了不远处的冰山上,因力量太大和冰面太滑的缘故,车子一个重重的侧翻,夹带着极速滑行发出的刺耳声音,车子甩出去有一百多米远,直接掉进了可怕的冰缝中。

  事发突然,吴乐也始料未及,冰缝是他的恶梦。因落差太高,所有人都昏死了过去,有没有伤亡谁也不知道。

  过了许久,吴乐挣扎着起来来,他知道雪地车已经在冰缝里,没死就说明冰缝不高,自已能安然无恙,其他人也应该没事,他有了些许安慰。

  可是这时候车箱里一片寂静,怎么喊都没有回音,他心里很着急,想到了当年他的同事死于冰缝,很担心车箱里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车子是侧翻,因车头严重变形,他已经无法打开车窗从外面去车箱,只有从里面连接车箱的玻璃窗这个唯一通道爬进去。

  他艰难的从压坏的车箱里侧了个身,从座位下找到了工具箱,拿起一个顺手的工具就去撬玻璃,边撬边朝里面喊话,喊了很久只听见一个微弱的声音在答应。

  听到了声音他更加焦急,气喘吁吁加大了力度,很快玻璃被整块撬了下来,洞口只能容下一人进出,吴乐一个跃身就钻进了车箱。

  里面一片狼藉,有几个人发出微弱的呻吟,没有光亮,也不知道是谁。他首先看到了晓露,摸了摸脉还有气息,就掐了仁中把她救醒了,随手从地上的盒子里拿出一瓶新的氧气给她接上。完了又去看看其他的人,基本上都有气息,很快他救醒了所有人。紧接着他把车上所的水和食物都拿了出来,大家经历一天的恐惧都没顾得上吃东西,才会能量不足容易晕。

  雪地车是夹在冰缝中间缓慢坠落,相对来说较慢,大部分人都是被吓晕的。

  队员们看到了吴乐,就像看到了救星,纷纷爬到他身边问怎么办。

  “大家不要慌,现在我们已经这样了,慌乱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那怎么办,我们不能真的在这里等死吧?”一个地质队员打断了吴乐。

  “这边出了这么大的事,基地肯定会知道,一定会来救援,所以我们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保存体力,然后想办法从这里爬上去。”说着指着车箱侧面窗户顶上的冰缝口说。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目测这里离冰面大约有四五十米高,可是怎么才能爬上去?两面都是陡峭冰冷又坚硬的冰,有的一面像刀子一样锋利,能活着上去也是伤痕累累。

  “这么高,怎么爬......”很多抱怨的声音在黑暗中此起彼伏。

  “平时怎么体能锻炼的,比这还高都练过,这点算什么?”听着一个个抱怨的声音,吴乐有点焦躁。

  “那训练时有引绳,这什么都没有......”

  “我先上去,给大家放引绳。”吴乐说道,完了现场一片沉默。

  吴乐在车箱里和驾驶室里能找到的工具和绳索都带上了,不敢有片刻的停留,如今车箱里恒温系统已损坏,大家随时都有可能被冻死。

  包子也提出了要和吴乐一起先上去,让吴乐很意外,比起自己那些只会抱怨的地质同事们要强多了。

  包子平时吴哥吴哥的叫着,这个马屁拍的还不算虚,关键时候真的是患难见真情。

  大家都在为爬出冰缝准备着,想到了会有人来救援,都有了信心。

  ......

  这边基地的科考队员也知道出了事,从他们的位置就能看到远方火山喷发的可怕情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卫星电话失联,任何通迅联系不上,有经验的队员知道他们一定是凶多吉少了,就迅速报告了科考站,科考站又联合了离出事地点较近的几个国家科考站同时进行搜救,较近的也有八百多公里的距离,可想而知,遇险的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身处人类禁区的禁区了。

  南极遭遇第一次如此大规模火山喷发已陷入全球紧急状态,从卫星遥感获取的火山喷发的信息显示,这是一处因板块挤压形成的火山喷发,是一座休眠了500万年以上的死火山,至少有6处火山口同时喷发,火山灰因暴风的影响已刮出了南极圈,整个极点上空至南大西洋一片灰暗。据气象部门获悉,这次火山爆发有可能会造成南极部分冰雪融化和全球海平面上升。

  救援工作迫在眉睫,一刻都不能耽搁,附近的国家也派出了救援队前来,联合科考站一起很快组织了将近20架搜救飞机飞往出事地点,每架都配备先进的定位系统和医疗救助服务。基地也因为离火山喷发地点太近而迅速撤离。

  吴乐和包子穿上了专门能吸附冰面的自救靴子,这种靴子是前两年一个脑洞大开的少年所设计,因这孩子喜欢攀岩,又是徒手攀岩,传统的攀岩鞋子安全系数不高,就自己安装一个有吸附功能的,必须要有水才能吸住,但是在岩石上即便有水也难吸附,就放弃了。有一次他玩室内冰山攀岩,不需要水就可以完成,这个鞋子就火了。后来被南北极探险爱好者改量后就被发扬光大,这种靴子吴乐也拿来了几双,一次都没有穿过,平时穿着不方便,也只有在攀爬冰山的时候才能用上。

  没想到这个网红靴子今天派上了用场......冰上太滑又坚硬,徒手是抓不住的,两个人一边爬,一边用工具钻孔,一边装安全锁,底下的队员都屏住呼吸,通过车箱的窗口仰望他俩艰难地做着这些危险动作,这也是他们最后生的希望。

  包子是第一次在冰上攀岩,又是如此极寒天气,此时他已经没有往日的嘻哈幽默状态,而是全神惯注地学着吴乐怎么操作,偶尔也会因为操作不当而凿下一大块冰,不光自己吓一跳,下面的人因为冰块的突然坠落,也被吓个半死。

  天渐渐黑了下来,他们打开了头盔上的灯继续在操作,每钻一个孔都要浪费很长时间。车箱里的人看着他们越来越高,只有灯光在闪烁,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太约过了两个多小时他们才安全爬到顶上,包子站在一望无际黑暗里,心里顿时从紧绷状态放松了许多,躺在冰上久久不想起来,比起下面狭小的空隙,这上面哪怕再黑暗也比那种窒息要命的地方强。

  冰上一马平川,连个小冰突子都没有,远处已经没有火山在喷发,冰架上到处是星星点点的火山灰。安抚好下面队员的情绪后,吴乐决定在冰上固定一个桩来牵引绳索,他知道包子有勇气跟着自己爬这么高实属不易,没有去叫他帮忙就自己干了起来。

  凿了半天,也没有真正固定住,发现这里根本就凿不动,吴乐很忧心,情绪也发泄到了冰上。包子放松够了才发现吴乐独自一人在辛苦打桩固定,觉得自己有点忘形,想到下面还有很多人等待期盼救援,就很快加入了吴乐。

  冰太硬,怎么也不理想,许久都没有凿开真正能固定住桩的冰洞。下面的人只听上面传来丁丁当当的声响没有吴乐的声音都很焦急,并不时的在向上喊话。

  所有办法试过都不理想,他们决定两个人一个个把他们拉上来,虽然危险系数很高,这也是唯一的方法,在下面多耽误一分就多一分的危险。

  知道了这个决定,下面的人都炸开锅了,都争先恐后要先上去。

  “你们都别争了,这样吧,先让体重轻的男队员先上去,这样上去能使一份力。”晓露打断了争论。

  众人想想也觉得有道理,第一个就让地质队的小个子肖韩先上。冰上的二人是用趴在冰上接龙的方式一点点地往上拉着肖韩,他们的靴子头部巧妙地吸附在了冰上,这样能增加点耐力,效果也不错。花了近半个小时才把肖韩拉上去,过程艰辛可想而知,整个手都已经麻木,他们在拉上肖韩的时候竟然抱在一起喜极而泣。

  再拉另一个人,肖韩就接在两人的后面,顿时感觉轻松了不少,这样他们一个一个的接着,后面人再拉上来,速度相对快了许多。

  这时候天已经亮了,大部分人都已经上来,只有晓露一个在下面,她把仅有的生活物资和大家的包裹先拉上去以后自己再上去。

  正当她准备在自已的腰上绑绳索的时候,雪地车往下沉了有一两米,上面听到了响声,吴乐和包子第一时间来到了冰缝边,这一看不要紧,着实把这两人吓了一跳,车子下面的冰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裂开了一个大缝,里面发出幽蓝的颜色,而且深不见底。

  看不到雪地车下面是什么情况,像是卡在冰缝中间,随时都有可能掉下去。晓露也吓得不轻,绳子就在眼前,她已经不敢去捡,怕这一动,车子又往下坠落,已经六神无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