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他来自极光

第三十八章 提前结束科考

他来自极光 言尽不言 3221 2019-07-06 20:20:32

  这么多天来,吴乐一直强忍着自责和悲痛没有表露出来,一心带着大家冲出困境,而这一刻他紧绷的神经才真正释放开来。晓露也同样看着他的眼睛,她看到了这个男人虽然表面强势,内心却特别脆弱,那些遇难的队员都曾是他一起工作过的同事,有时对他们严格,甚至不近人情,却也是一种关心。

  看着吴乐如此悲伤,晓露知道再劝他也劝不好了,不如让他痛痛快快地哭一场,也许心里会好受点,没有再打扰他。

  晓露回到房间,看到包子也在,和柚子在吃着饼干,好多天没有看到饼干突然有点流口水,也加入了吃货的行列......

  “刚才包子都和我说了你们遭遇的危险,真是心惊肉跳,我没去成还要感谢童教授。”柚子庆幸说道。

  “感谢他做什么?你没去,他是怕你拖后腿,瞧你胖的就知道吃。”包子吃了满嘴还不忘调侃柚子,气得柚子一脚踹上去。

  “你能不能别再说童教授了,你看他自从遇险回来,整个人都变了,一路上都不说话。”晓露说道。

  “是啊,是啊,我和他打招呼,他就‘嗯’了一下就走了,什么话也没有说。”柚子也在一旁附和道,晓露听完叹了一口气,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精明的很呢......”

  “不会是因为这次遇险,造成精神创伤吧?”柚子打断了包子的话.

  “你说的也有道理,在飞机上,我还听见他问刘老师,让他想想出事之后救援之前的事,有没有喝过一杯水,这个问题很不着边际,刘老师还问他是什么水,然后他解释一堆,别说我听不懂了,刘老师也一脸茫然,再问就直接回避他,我看是精神真有问题了。”包子说道。

  晓露心里咯噔一下,这不是喝完失忆水正常的反应,比如包子觉得是在做梦,而且不全;晓露第一反应童教授没有失忆,如果没有失忆说明那杯水他根本就没有喝,那什么事他都应该知道了。

  “不对,他这么精明的人,怎么可能会精神出问题呢,反正我现在是看不明白他了。”包子继续说道。

  晓露越来越害怕,不知道童教授到底有没有喝失忆水,如果真没有喝该怎么办?自己没有喝那杯水,不知道他是否察觉,如果真是像包子所说的那种精明的人,后面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真希望自己想的是错的,她认识的童教授不是那样的人,晓露努力让自己的紧张多虑平静下来。

  “晓露,晓露......”

  他俩看着晓露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起叫她。

  “发什么呆,说到老顽童你就发呆了?你放心他不会有事,我觉得他这样的做法或许是逃避责任,是他要求去找什么超级冰川的,现在赔上几条人命,他自己也害怕,所以我说他精明的很,学会装疯卖傻了。”包子自以为是的说道。

  “童教授应该不会是那样人吧,别乱说了包子。”柚子也不相信,就反驳道。

  他们说什么,晓露现在没有心思去揣摩,他所担心是森的安全,害怕他被其他人知道,这么先进的机密如果大白于天下,森的国家会让他承担全部的责任,泄露国家机密罪将会得到怎么样的惩罚,她也能想到,想到这里心里乱得很。

  晚饭的时间,晓露也没有心思吃,一直在思索着这件事。不光是她,科考站里其他人也没有心思吃饭,大家因为队友的牺牲,没有了往日的欢声笑语。

  她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越想越害怕,接近崩溃的边缘。本来森是不想让包子失忆,万一有事两个人可以相互有个照应,可这个傻冒见便宜就占,拦都拦不住。

  晚饭后,吴乐通知大家,因为这次突发事件,参与腹地科考的队员损失惨重,很多人情绪不稳定,不适合再待在南极,准备提前结束这次科考回国,吴乐也在回国的人员之列,科学院将给这些亲临遇险而幸存的队员一定的抚恤。

  这次科考,生物研究预定是两个月左右的考察期限,经历突发遇险,考察行程缩短至半个多月就匆匆结束,意味着很快就要回家,下次再来还要等大半年,能不能来还是个未知数。

  晓露有点失望,除了在这里发现剑齿虎的化石,却并没有论证剑齿虎是南极原生,还是板块飘移至这里,这样匆匆就回去,她实在有点不甘心,和挫败没什么区别,就去找童教授理论,希望再继续下去,有始有终。

  童教授在房间里正看着书,看着晓露带着怒气闯进来,也没有敲门,吓得他手忙脚乱不知道把书放哪里。

  “童教授,我们就这么回去吗?来这里一趟不容易,您甘心吗?”晓露有点激动。

  “丫头,这里已经没有再待下去的意义了,火山喷发后不再适合科考,还在这里做什么?”

  “南极大陆这么大,我们可以去别的地方,总有地方可以证实2300年前南极有剑齿虎的痕迹,.......我们只差一步了,难道就这么放弃吗?”晓露继续说道。

  “板块是有固定性的,只能在一个板块上论证,跳出这个板块考察那是徒劳无功,板块因火山喷发改变了原有的状态,再去寻找会很难,何况那里现在被定性成危险地带,不是我一个人说去就可以去的,所以不必再浪费时间了,不如把时间用来做有用的事情。”

  姜还是老的辣,三言两语就让晓露放下了怒气,反而很疑虑......

  “您、您还有什么打算?”

  “回国再说,现在不便透露,你们是不是都以为我从遇险以来不说话,以为我吓怕了,呵呵......其实这次回国是我申请的,科学院的领导都已同意。”

  晓露瞪大了眼睛,真的搞不懂眼前的童教授,还是那初见时乐呵呵的老顽童吗,她越来越不懂了。

  看着晓露一脸疑虑,童教授咳了两声,似乎在清一下嗓子。

  “有个事情,我想回国再正式宣布的,既然你来了,我就提前透露一下,你提前结束实习,为正式研究员,另外还是我的高级助理。”

  童教授所说,晓露突然有点懵了,这个消息来的太意外,自己真正实习不到20天,何德何能?在这批实习生中比自己优秀的人大有人在,为何偏偏是自己。于是结结巴巴地问道:

  “我,我我,这、这......别人怎么看,不合常规......”

  “放心吧,我说行你就行,通过你这次的表现,有谁能做到?放心,不要有顾虑,回国找个适当的时间我就宣布下来。”童教授微笑着说,样子和晓露当初见到的童教授一样,谈笑风声,更像是父亲一般慈爱,来之前的种种,或许自己想多了。

  一路走回自己的宿舍,童教授的短短几句决定就像是在做梦,有点不真实,能成为正式研究员是很多实习生的梦想,有的熬过几个月的实习期还是研究助理,正式研究员说是自己努力,不如说是碰运气,有时候努力都不能做到。而最不可思议的是能成为童教授的高级助理,连研究专家都梦寐以求的职位,自己却得来不费半点功夫,这是她想都不敢想的。

  到了宿舍她才回过神来,既来之则安之吧,或许是自己的运气好,或许童教授看出自己是潜力股,她也觉得自己不比别人差,这样想就更加自信安心多了,心里暗暗发誓决不辜负童教授对自己的期望。

  柚子看到晓露去的时候是怒气冲冲,恨不得把不顺眼的人都杀了的模样,回来情绪怎么一下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心情也平和了许多,以为她在童教授那里受了委屈,就疑惑地问道。

  “咋样,被数落了吧?还是继续回国?”

  “也许回国是对的,童教授有自己的想法。”晓露说道。

  “什么想法,刚才不是见你还在气得不行,说童教授半途而废,做事不能善始善终?怎么去了一下回来怎么就焉了?”柚子有点幸灾乐祸,晓露没有说话,

  “现在知道童教授的厉害了吧,还巴巴地跑去找他理论,人家是生物界首席专家,拥有独立的研究所,叱咤风云多少年了,会听你的就改变主意吗?晓露,我觉得这个有点不像你的做事作派,是不是你也被这次遇险也吓到了?”柚子又说道。

  晓露还是没有说话,柚子说的对,她也觉得自己回来之后变得紧张多疑,甚至听信包子去怀疑亦师亦父的童教授。

  “好了好了,是我做事有点冲动,没有想好......”

  晓露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不知道怎么回答柚子,就用这一句话搪塞了过去,说完爬到自己床上裹进了被子里。

  第二天,生物部门的人都在临时的实验室里,简单收拾着带回来的样本,即便没有结果,有的还有研究价值。对南极不同时期因气候变化,导致各类生物的变迁过程,还是能得出这里生物构造的,尤其是晓露从最后一次科考钻井中舍命带出来的样本,更具研究价值,具体只有带回国再做详细研究了。

  一天的时间,回国队员基本该收拾的都已经收拾完毕,都在等雪龙船从其他科考站过来才能启程。

  童教授又恢复了初来南极时的活力,主动和部门的人说话,大家都很开心。之前一直以为他因为主张钻井而导致灾难的发生,在内疚自责,都跟着不敢和他说话。

  其实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