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他来自极光

第四十二章 唠叨的爱

他来自极光 言尽不言 3091 2019-07-10 19:46:56

  正当她无限遐想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原来是妈妈打来的电话。接了电话,妈妈除了关切的话语就是无限的唠叨,她不知道晓露具体回来的时间,晓露并没有说。妈妈从之前的新闻中看到南极发生地质灾害,也联系上了晓露,妈妈和她通上话就不撒手了,语无伦次说个没完,晓露不想听她夸大事实而过分关心就挂了,返程的具体时间也没有告诉她,与其说怕听到唠叨,其实是怕妈妈太过挂心,她还是从网上看到了科考队回来的消息。

  晓露不是一个煽情的人,尤其是在父母面前,她知道妈妈的唠叨是在关心她,如果示软,矫情,这样妈妈会更加不安。她也不想看到妈妈这样担心自己,她在外也不会放心,不如心硬一点,看到妈妈因自己不听话而动怒,她才安心。其实这也是一种爱,方式不同而已。

  妈妈在电话那头依旧是唠唠叨叨地没完,晓露有点不奈烦了,这一车人又不好大声说话,只能妈妈说什么,她就在‘嗯嗯’地回答。

  最后一句是妈妈要来这里看她,她也不暇思索的回答了‘嗯’,真到妈妈挂了电话,她才知道,既然答应了妈妈,她一定是有所准备了,拒绝也不好,就在信息里回了句:上午要休息,晚点再来。

  反正这里离自己的家也挺近的,妈妈什么时候来都很方便。

  临时住处和他们年前来集训时候是同一间宾馆,到了目的地已是艳阳高照,折腾了一夜的实习生们一个个焉了吧唧的。大家回到了国内安全感十足,彻底放松了下来,早已疲惫不堪,这下终于可以休息了。大部分实习生都有父母来接机,因研究所明天还有重要的事情,就没有和父母一起回去,一同入住了这个宾馆。

  很多人早饭都懒得吃一口,直接倒在床上沉沉睡去,再也没有南极时的担惊受怕,一觉睡到自然醒。

  晓露和柚子一个房间,直到下午4点多醒来的时候,才发现柚子已经不在,床柜上留下一张便签,因父母还在此地就去陪他们了。

  这一觉她睡得很香,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几顿没有吃东西,打开手机发现很多未接电话和留言,大部分是妈妈的,还有同学和朋友,基本都是在网上看到了她在机场两肋插刀的壮举才知道她参加了南极科考,其中还有远在美国的杰瑞,而且他就在这两天要回国内。

  她回了妈妈的电话,原来妈妈早就来了,打不通她的电话,知道她一定在休息,就一直在这个宾馆的大堂等她。

  晓露飞快地来到了大堂,妈妈在那里喝着茶看杂志,一副悠闲的模样,她小心翼翼从背后抱住了妈妈,妈妈吓了一跳,回过头看到了她,本来还高高兴兴地,看到晓露的一刹那,顿时眼圈通红,禁不住眼泪哭了起来。

  “妈,你哭什么,这里这么多人,多尴尬?”晓露看到妈妈突如其来的伤心流泪,有点束手无策,小声地说道。

  “一个多月不见,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我,我看着心疼......”妈妈一激动又哭了起来。

  “我哪样了?不是安全回来了吗?”

  妈妈还在低头抽泣,她是看到晓露皮肤黝黑干燥,又瘦了一圈实在心疼。

  “以后不要去了,你看你都瘦成这个模样了,这哪是一个女孩子能干的工作呀。”妈妈一边抽泣一边说,晓露也为之动容,一边为妈妈擦试泪水,安慰道:

  “好了,好了,不去了,跟我去房间吧,别在这里了,我同学都能看到。”晓露不想让同学看到自己是妈宝女的模样就劝慰妈妈。

  “看到怕什么,你是我女儿,他们父母见到他们这样不也难受吗?”妈妈理由一大堆,打断了晓露,还是在晓露的要求下,随晓露回了房间。

  晓露从小到大最怕就是妈妈唠叨个没完,她懂事以来,妈妈就各种的唠叨,强迫她学习各种兴趣班,都是她没兴趣的,自然也不会用心去学。受不了了,甚至还要求过妈妈再生一个弟弟或妹妹,来减轻妈妈对自己的过度关心,直到上初中都没有断过这种念想,可惜父母因为都热爱彼此工作,不想因再生一个孩子而丢弃掉。

  除了工作之外,妈妈的生活重心只在晓露一个人身上,过分的关心和期待让她喘不过气来,她想过得轻松,自由自在。幸好有个明事理的爸爸,给了她足够的自由和空间,可是爸爸经常外出,大部分还是和妈妈在一起,这俩母女一个控制欲强,一个向往自由,生活中少不了鸡飞狗跳,直到晓露上大学才有所改观,趁机和妈妈说自己大了要独立不能总在父母的羽翼下护着。有了独处时间去思考母亲的艰辛,也不会经常和她去针锋相对了,偶尔回去妈妈再唠叨就当没听见,或者直接敷衍过去,家里也安静许多。

  妈妈是自己开车过来的,两三个小时时间。晓露想让她在房间里稍适休息一下,但是妈妈一想到她在南极命悬一线时,还是不能释怀,想要晓露现在就跟她回去。

  “妈,明天研究所还有重要的事情,我不能跟你回去,再说刚回来这两天,事情会很多。”晓露回绝道。

  “这叫什么事,工作之地离家这么远,想照顾你都不方便。”妈妈唉声叹气地说道。

  “你不如回家里那边上班吧,可以去大学当导师,可以去古生物研究院,不比在这里好吗,老童只是名声响亮而已,涉及的项目烦多,论学术专攻还不如你爸。”妈妈说道。

  “妈,你说来说去就是让我回去呗,那这样好了,你也搬来上海,这样不是能天天照顾我了吗?”晓露见妈妈太执拗,故意说道。

  “你哪壶不开提哪壶,我那边也走不开,你爸爸偶尔回来工作又在那边,亲戚朋友都在那边......”

  “是啊,那您就别那么自私地替我做决定了,这边的工作也是我的事业,您不能总为自己想啊,也要替我想想,问我愿不愿意。”晓露打断了妈妈的话,妈妈也无语了。

  “再说,童教授答应我实习生转正式研究员了......”

  “这么快,太好了,我女儿就是厉害......今天晚上想吃什么,妈妈带你去吃好吃的,庆祝你转正。”

  妈妈一听晓露转正,就把之前的担心忘了一干二净,还狠狠地夸赞她一番,搞的晓露瞬间不知道发生什么情,一下懵了。

  说着拉着晓露就往外走,晓露一脸懵的迅速拿起了包包就被妈妈拖出去了。其实她心里清楚,只要妈妈不阻止她工作上的事,其他都可以敷衍过去,包括她常常逼问自己的婚姻问题。

  街上已经华灯初上,早春的天气乍暖还寒,到处都是匆匆赶路的人们。妈妈对这个城市也比较熟悉,没事经常来购物,或者医院交流学习。

  晓露住的宾馆偏郊区,这也难倒了妈妈,绕了有一个小时才到吃饭的地方,下车天已经大黑。

  这是一家私房菜馆,光看招牌晓露有点失望,这么长时间的路程还以为来吃什么大餐呢,也就是家常菜而已,妈妈看出了她的心思,就说道:

  “别小看这家私房菜馆,每天包间只坐满,不会再翻台,大部分是提前预订,有的几天前就预订了。”妈妈神秘地说道。

  “有那么受欢迎?看看现在几点了,还有座位吗?”说着晓露打开了手机让妈妈看时间。

  “放心,有座位,我早上给你打过电话就提前订了。”说着朝里面走去,身后的晓露一脸惊诧。

  里面装修的很精致,都是独立的包间,大小不一,有卡座,有圆桌。进了里面也正如妈妈所说座无虚席,别有洞天。

  在服务员的引领下,母女俩来到了预订的包间,这个包间相对靠里面,走过小桥流水才到。一棵巨大的假树在桥边上,枝桠覆盖着整个餐厅,桥下还有红色的金鱼在游来游去,水里漂浮着水草,水是从上游假山里溢出,这种设计让人很佩服,把江南园林的景致直接浓缩在这个餐厅里,这样的环境和档次,难怪要提前预订。

  待坐定,晓露就迫不急待地问道:

  “妈,这家餐厅一定很贵吧?”

  “只要是为我女儿,再贵都无所谓的。”妈妈欣慰地说道。

  “这样的环境从外面真是看不出来,到里面才看出不一样......”晓露上下打量着包间,啧啧称奇。

  “妈,你怎么知道有这么一个好地方......不会是我爸经常不在家,你偷偷来和别人约会的吧?”

  “你个小赤佬,拿你妈开涮。”说着妈妈随手拿起餐巾扔向晓露。

  “你妈我哪个地方不知道,退休这么些年就不能有退休生活出来玩玩?就不能有三五个朋友闺蜜?倒是你连男朋友都没有给我带回家过,说说你,打算怎么办。”

  晓露知道自己说错了,本来就想开一句玩笑,没想到老妈也真够可以,很快就把话题转到自己身上。

  “点菜,点菜,这里你经常来,肯定知道不少好吃的。”

  晓露急忙拿着菜单递给妈妈,妈妈没好气接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