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生南北

05 恃才傲物

人生南北 江雪落 1759 2019-07-21 19:40:00

  “娴雅”杂志社的社长办公室。

  康乐颜女士把飞机当出租车,常年满世界飞,但还是每两周来这间办公室坐一坐。不为别的,娴雅这本杂志的诞生就是她个人兴趣所在,尽管杂志成刊才一年多,但她自问为此付出的心血和精力是其他几项他人眼中更赚钱产业的几倍。

  康乐颜戴一副酒红色边框眼镜,来这里办公时,她喜欢全副武装,衣服配饰妆容无一不精,全是她个人用心搭配的结果。不消她说,手底下这几个得力干将,从张泽兰到冯月宴,再到年纪轻轻就独当一面的杜若,个个能力出众,气质装扮也各有千秋。

  这几个人之中,康乐颜最为偏心主编身份的冯月宴。因此尽管冯月宴权限比不上身为总编的张泽兰,背景比不上风尚公司总部嫡系一脉的杜若,平日里在杂志社内部也没有多高调,杂志内容方面却由她一手把控。

  关上门,康乐颜女士甩掉高跟鞋,换上一双柔软厚实的羊绒拖鞋,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冯月宴靠坐在单人沙发,端起红茶轻啜一口,眯了眯狭长的凤眼:“还是您这儿的红茶味儿最正。”

  康乐颜似笑非笑:“上次董先生来带的阿萨姆,说要分你点,你偏不要。”

  冯月宴笑盈盈的:“那是董先生专程带给您的,我这么点儿眼力见儿总该有吧!再说了,这再好的茶,也要看是和谁一起品。我就觉得这杯红茶,在您这里喝最香。”

  康乐颜说:“明知道是你嘴甜会说,我还就爱听你这张小嘴儿说话。”她扶了扶眼镜,眼睛里滑过一抹笑:“听说这次的新人,你和泽兰都选好了。杜若也给了意见。”

  冯月宴端着茶杯,不慌不忙地说:“今天面的这拨是采编。其实我们现在采编职位空缺不多,3个名额。我们三个刚好一人瞧上一个。”

  康乐颜点了点头:“履历表我都看过了。想听听你的看法。这三个人,你都见过。”

  “是。”冯月宴说:“有个叫丁溶溶的,女孩子脸蛋儿漂亮,人也聪明,就是有点儿聪明过头了。泽兰和杜若都喜欢她。泽兰喜欢机灵懂事儿的孩子,杜若嘛,我想应该是和丁家有点交情。”

  康乐颜说:“丁家也不是什么大家庭,丁溶溶的父亲在本市有一家进出口公司,听说她哥哥也在自家公司做。没什么大发展。”

  如果丁溶溶也在这儿,肯定要惊讶康乐颜这样的大人物竟然对自己这点身家了如指掌。但冯月宴一点都不吃惊,她从毕业回国就跟着康月宴工作,深知这位外界眼中的“女魔头”,可不仅仅是行事冷血、雷厉风行这么简单粗暴。康乐颜能有今天,不仅仅因为她有一位非常优秀、非常出色的老公,她自己本人也拥有出人头顶的本钱:她很谨慎,所以连每一位新晋员工的入职,都会仔细了解清楚;记性也是一等一的好,看过的东西查过的资料,有过一面之缘的人,经过她眼就像录入一台电脑,事无巨细一清二楚;再加上她有着许多职业女性也做不到的冷静和果断。能做到今天的成就,除了老公的拉拔,和她个人质素和多年累积也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冯月宴对于丁溶溶了解不比康乐颜这么清晰,但既然康乐颜已经说到这儿了,她也就明白了:“我会把杜若和丁家的关系查清楚。”她又说:“泽兰挑中的是张亚思,就是照片上很男孩子气的那个女孩子。她之前在国外一本很出名的地理杂志干过,拿过国际上的摄影大奖。我看泽兰是相中人家照片拍得漂亮,压根儿不管这次咱们招的是什么职位,就硬要把人留下。”

  康乐颜也笑了:“泽兰是这样子。不过她爱才,也不差这么个人,留着就留着吧。”聊了这许久,她才捧起自己那杯红茶慢慢喝着:“我倒是更感兴趣,你怎么就看中那个温南栀了。”

  冯月宴说:“也不能说看中。其他几个人都挺浮的。这个女孩子,履历里拿过几个文学奖项,文笔确实一等一的好。笔试成绩也是第一名,从咱们的筛选规矩来讲,我也没理由淘汰她。”

  如果说康乐颜之前还笑得比较含蓄,此时就大笑了:“还和我打官腔!你就老实说,到底看上她哪儿了!”

  冯月宴说:“您还记得我上次跟您提过那个项目吗?我那个老同学——”

  “……宋京墨?”康乐颜记性向来很好,但还是没弄明白:“他和这个温南栀有什么关系?”

  冯月宴说:“他最近会回国,我之前和他联系,说邀请他参加他同学会。他这人有多傲您也见识过,这次竟然我刚说就答应了。其实说动他给咱们开个香水方面的专栏,不是我最终目的,以我对他性格的了解,这个合作也打动不了他。”

  提起此人,康乐颜语气倒是挺平淡的:“在调香师这个领域,尤其在华人调香师里,他这些年确实成绩斐然。但我见过他本人,老实说,我不喜欢这个人。恃才傲物的人我见多了,唯独他傲得让人讨厌,这个人,是从小到大过得太顺了。”

江雪落

我京墨哥哥还没出场就被diss一波,哈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