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生南北

08 宋家人

人生南北 江雪落 2277 2019-07-24 19:40:00

  小鹿说:“我知道你是觉得娴雅杂志更符合你的偏好,你跟我讲过,也给我看过,这本杂志不是只讲美妆穿搭,而是具有一定文学素养和生活品味的。南栀,我知道你很希望能进这家杂志社工作,但今天面试你的表现确实不尽如人意,我的建议是,你把这件事放一放,再看看同城其他的杂志社。另外,既然打算应聘时尚类杂志,相关的功课你也应该做好。认个口红色号、记一记各种大牌logo,对你来说不是难事,只是从前你的兴趣点不在这一块。从今天开始努力,还不算晚。”

  “小鹿说的对。”橙子表示赞同,一边夹菜不停,“南栀,我和你一起加油努力!觉得憋气的话,就多吃两碗肉!”

  冒娜说:“还有,以后再面试,别再和那个丁溶溶在一起了!她心机重,你不是她的对手。别再被她搅了局!”

  其实不仅仅是她们寝室,可以说整个女寝她们这一届的女同学,都不太喜欢丁溶溶。一个家世好、长相漂亮、又性格高傲的女孩子,其实是很容易成为全民公敌的。更何况,整个校园还有那么多优秀的男孩子在追求她。

  温南栀对她倒谈不上多大敌意。她不觉得自己会有和丁溶溶当面锣对面鼓针锋相对的一天,她们两个人,家庭背景不同,兴趣爱好不一,甚至连平时交往的朋友圈也没什么交集。如果不是这场面试,两个人也仅仅是一起上课、偶尔吃饭的交情,论一句“同学”到家了,称不上是真正的“朋友”。

  所以听到冒娜这样说,她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太往心里去。

  然而当时的她远不会想到的是,人生许多事,就如同“墨菲定律”,越是觉得不会发生,就越可能发生。

  在外,宋京墨是许多人眼中的“男神”,但在家里,“男神”可是个孝顺孩子。每年春节和家里老人过生日,他都会订机票回家。但家里人也都知道,他如今是个大名人,不是特殊节日,他绝不会踏上故乡的土壤。

  因此对于今年才十一月中旬宋京墨就回家的举动,对于宋家上下而言,说句“地震”也不为过。

  宋家人口简单,因为出生于八十年代末这个特殊时期,宋家只得宋京墨一个独生子,宋父和宋母都是大学教授,宋家老太太今年已经79高寿,虽然临近80大寿,却耳聪目明,特别注重养生,也特别善于接触各类新鲜事物。什么微信微博朋友圈,玩得比宋父宋母溜。

  听闻家里大孙子要回家的消息,宋奶奶一大清早五点多起床就开始刷手机上的各种相关新闻,最后终于在一篇微信公众号翻译的新闻里寻找找到了蛛丝马迹。

  宋奶奶敲了敲儿媳妇的门:“芹芹,开个门。”

  得亏陆芹芹也起得早,这会儿正在敷面膜,听到婆婆的敲门声,连忙起身去开门:“妈,学启去买早餐了,您也知道的,楼下那家早餐铺,每天都要排大长队。”她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哪怕脸上敷着面膜,透过圆窟窿的那一双眼仍能看出浅浅的笑:“学启说今天还是老三样,您要是想吃别的,我这就打电话让他换。”

  陆芹芹和宋学启两口子也都年逾五十,到了这个年龄,睡眠不免与日俱减,两人又任教于同一所大学,因此两口子是越起越早。近年来宋学启更是每天五点钟准时起床,去楼下买早餐。说起来,陆芹芹自觉自己这几十年都挺享福的,以前公公在世时,他们老两口生活上向来不麻烦子女。直到前些年宋京墨的爷爷去世,才在她的坚持下,将婆婆接过来同住。宋京墨的这位奶奶,从前也是大家闺秀出身,哪怕同住一个屋檐下,人家每天将自己生活填得满满当当,健身、散步、养花、旅行,从没找过茬儿闹过脾气,更非常尊重儿子儿媳的隐私。

  像今天这样五点来钟就跑来敲儿子儿媳的门,真是十多年来都没有过的稀罕事儿。

  宋奶奶难得地没了往日的淡定劲儿,将手机往儿媳面前一递:“这篇报道你肯定没看过。你快看看。”

  陆芹芹和宋奶奶这对婆媳,在某些方面拥有非常多的共通之处。一样的知书达理,一样曾经在某个专业领域才华横溢,一样干脆利落又温和大方的脾气,从角度来讲,宋家的男人在选媳妇儿的标准和审美上,真是几代不变的一致。

  陆芹芹近两年也有点老花眼,不过不算严重,她伸展手臂将手机拿远了些,读了前两行,大概觉着费劲,摘掉面膜又打开客厅的灯,越看眉头皱得越紧。

  宋奶奶知道儿媳肯定比自己速度快,跟在一旁追问:“你看完了吧?你说,京墨今年突然提早回国,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事?”

  门打开,拎着豆浆油条小笼包的宋父一边换鞋,一边奇怪道:“你们看什么呢,怎么不过来沙发这边坐?”

  陆芹芹和婆婆交换了个眼神,将手机递还回去:“没事。我去厨房拿碗筷。”

  宋奶奶接过手机,默默走向餐桌:“我饿了。正和芹芹磨叨你什么时候回来。”

  宋父不动声色地将食物拎到桌上,在妻子的帮助下分好食物。

  宋家的餐桌上,向来奉行“食不言寝不语”的铁则,三人之中又至少有两个各怀心事,一餐早饭吃得格外安静。

  直到陆芹芹飞快洗涮了碗筷,收拾好自己,天气渐凉,出门时她换了一件薄呢子大衣。宋父从衣帽架上取下帽子,提上公文包,提前下楼热车。临出门前,宋奶奶将儿媳送到门口,小声叮嘱:“那个报道的事儿,也不知真假呢,先别和学启说。”

  陆芹芹咬着嘴唇:“妈,京墨回来也就是这几天的事儿,他们爷儿俩又都是那个臭脾气,到时候三言两语吵起来,我怕……”

  “有我在这儿呢!你怕什么?”说起来宋奶奶也挺感慨:“我搬过来和你们一起住没多久,京墨就出国了。每年回国,也就待那么几天。这回正好他回来得久些,我也有好多事要和他说呢!别的都不说,就他和周教授女儿,这都拖了多少年了?要我说就应该趁着今年他这个长假把两个孩子的婚事办了!”

  “妈——”陆芹芹不免替儿子捏把汗:“您看您,大孙子还没回来,您这就惦记上抱重孙了!”

  宋奶奶老大不高兴地说:“难道我不应该惦记?就他这个年纪,我这个年纪,我早十年就应该抱上了!”

  陆芹芹笑得直抿嘴:“我先不和您说了,学启在楼下该等得着急了。等我晚上回来再和您商量……”

  “去吧。路上慢点开。”宋奶奶朝门外摆了摆手。

江雪落

未婚妻什么的都是浮云,大家的关注点只需要放在,宋家上下都眼巴巴盼着男神结婚就成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