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生南北

11 舞会2

人生南北 江雪落 2008 2019-07-27 19:40:00

  南栀并不是小气的人,只是这种自家制作的东西,要真是广泛传播了,好像总有点圈钱的味道在里面,而且每个人的肤质、体质不尽相同,真有一个人用了过敏或者说不舒服,怎么都是说不清楚的事儿。因此南栀当时对三个人的唯一要求就是,不能再向外传播了,仅限寝室内部交流使用。

  然而南栀外公怎么说也是几十年的老中医,给自家外孙女儿准备东西,用材用料那自然都是一等一的好。比如后来让冒娜用得欲罢不能的滋养型洗发膏,还有特别适合小鹿细软发质的生发养发膏,以及几个女孩子每个月都要消耗一罐的十全大补面膜……

  听到许慕橙这么说,冒娜也不恼,笑滋滋地说:“那你就错了。别的东西,如果说是南栀外公手作,我肯定第一个抢着尝鲜!不过这香水嘛,我还是喜欢用大牌的!”说着,她伸出手腕,让三个女孩子轮流闻闻:“这个味道,你们闻闻,我最近超级迷这个!这个在国内都没有商场卖的,上次我妈去F国出差,我特意让她帮我去那里的专卖店买了两瓶。”

  “好像是玫瑰味儿?”小鹿抽了抽鼻子:“还挺好闻的。”

  听小鹿夸奖好闻,冒娜笑眯眯地从背包里拿出一只Q版方瓶小香:“就是这个,要不给你们每个人都来点儿?”说着,不等三人反应过来,冒娜拧开瓶盖,因为Q版香水是涂抹式的没有喷头,盖子一打开就飘出一股悠悠的香味。

  “胡椒,红玫瑰,辣味和酸味很好的中和了玫瑰花香,还挺……呀!”南栀话还没说完,冒娜手里的香水已经洒了两滴在她的手背。玫瑰色的液体,洒在白净的手背,在朦胧的路灯照耀下,显出一股别样的娇媚。

  “挺什么的呀?”冒娜哈哈笑着问。

  南栀扁着嘴:“适合你,高贵冷艳范儿。”可是不适合她……不过冒娜鼻子也确实挺灵的,闻出她身上那股香包的味道比平时浓,其实她今天不光带着香包,还往脖颈耳后擦了点同样味道的香膏——是外公最近新琢磨出的小玩意儿。说让她自己涂着玩儿。她已经习惯了自己身上这股清幽的药香,突然身上多了一股浓郁的香水味,真挺让人不习惯的。

  “啊?高冷范儿吗?”冒娜听到这个评语好像并不太开心,反倒皱了皱眉头:“那会不会给人印象不大好……”

  “啊——啊——阿嚏!”许慕橙干脆利落回以一个惊天动地的大喷嚏。好在她前奏拖得够长,三个人都很机智地提前躲远。

  接过南栀纸巾,许慕橙一边揉鼻子,一边拽着南栀往前跑了几步,头也不回地朝另外两个室友说:“我和南栀一块走,她身上那个香囊的味道还能帮我中和一下,娜姐的香水味消失之前,严禁进入我3米范围内。”

  冒娜也扯着嗓子喊:“要不要那么夸张啊?我刚喷上那会儿也没见你有啥过敏反应。”

  小鹿笑着劝:“她肯定是要和南栀说悄悄话,她俩最近找工作都不顺利,肯定有不少要吐槽的。”

  冒娜皱着眉头:“你也觉得我今天选的这款香水不好闻?”柏林少女可是她种草好几个月的一款香水,网上是有不少店代购,但据说这货卖的特别火,因此也是造假贩子们的首选。她盼了好几个月,好不容易等到妈妈出差去F国,这才拿到了心头好。结果没想到出师不利,还没出校门了,两个室友一个口头评价“高贵冷艳”,一个干脆用身体表示“承受不来”。

  小鹿偷瞧她的表情:“你到底是担心香水不好闻,还是担心某人觉得你香水不好闻?”

  冒娜一脸的大义凛然:“我是担心待会儿熏晕一群人,舞会玩不好我成了背锅侠!”

  小鹿笑盈盈的:“我可听说,咱们系的校草今天也会去呢。虽说才大二吧,可是花名儿在外,招了一票小女生每天为他摇旗呐喊。据说有一张在图书馆偷拍他侧脸的照片,传遍了校内几个大群……”

  冒娜噘着嘴:“也不知道哪个脑残女那么多事。”

  “如果不是有人多事,你也拿不到那张照片呀?”小鹿锲而不舍地揭短:“那我们娜姐岂不是每天睡前少了特别重要的一环。这晚上哪还能每天捧着手机睡那么甜呀?”

  冒娜嗔怪地瞪了她一眼,也不是真生气:“说话最甜最贴心的是你,最会挖苦讽刺人的也是你!你就不能少说我两句?”

  “我这哪叫挖苦你。”小鹿知道她没生气,只是一提到这个郑朔,脾气就有点阴晴不定。深陷迷恋中的女孩子哪个不是这样,小鹿只能好声好气地继续劝她:“平时我们几个问你,你总不愿意聊,各种转移话题,这眼看再有半年咱们就要毕业了,可人家还在上大二,你今天还不给我们一句准话?你是只喜欢他的脸,就当看个网红似的每天隔着手机屏幕这么舔他的颜就满足了,还是真的喜欢他这个人?”

  “谁只喜欢他的脸了?”冒娜不服气地撇嘴:“真当我是那些脑残小女生吗?我和他在戏剧社共事过一年多,一起K过歌,一起玩过狼人杀,还一起打过王者荣耀,就连去年很火的吃鸡也一起组排过好几回,他夸我是他认识的妹子里面游戏玩得最溜的……我对他的了解才不是只看外表那么肤浅!”

  “那怎么不见你有行动?”

  冒娜有苦难言:“我……”

  “咱们寝室里,平时胆子最大的可就是你,怎么,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别告诉我你全无准备!”

  冒娜吃了这记激将法,斜眼看小鹿:“我可记得,咱们寝室平时主意最多的就是你。怎么样啊鹿军师,有没有一二良策献上?”

  小鹿这姑娘长得斯文,可是了解她的人都知道,这姑娘偶尔那么一笑,怎么看怎么腹黑。她手一招:“附耳过来!”

江雪落

(>人<;)对不起我估计错误,要明天,明天一定能见面!不能见面你们追去微博暴打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