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生南北

12 舞会3

人生南北 江雪落 2103 2019-07-28 19:40:00

  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柏林少女,纪我心中最值得记忆的一款玫瑰香水。

  ——南栀香评•玫瑰篇

  因为有了冒娜那句“迟到即正义”的口号,四个姑娘两两一对,不慌不忙地走到隔壁理工大举办晚会的大楼,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以后的事儿了。

  期间冒娜和小鹿似乎在密谋着什么事儿,俩人时不常嘀嘀咕咕几句,隔几分钟就冒娜就爆发出标志性的狂笑。许慕橙觑着同伴的脸色,轻声说:“南栀,还惦记娴雅那家的面试呢?”

  温南栀拢了拢风衣外套,垂着头:“这个机会我不想错过。”

  如果说四个女孩子里面,冒娜胆子最大,小鹿主意最多心最细,那么脾气最倔的就要数看起来最温和的温南栀了。说起来,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也经常议论,温南栀这名字取得好,名如其人。可只有关系最亲近的人才知道,这个外表温和甜润的姑娘,每每认真对待一件事的时候,有多大的拼劲儿和韧劲儿。

  “别想太多。”两个人虽然决定留在不同的城市,温南栀想留平城,许慕橙选择回家乡,但寝室里最近半年一直为工作拼搏犯愁就数她们两个,温南栀的种种压力和为难,许慕橙最有切身体会:“我这边工作也还没落定,可日子还不是得开开心心地过,要是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纠结让自己不快乐的事,那人生真过得太苦了。”

  温南栀笑了笑:“也是,既然都出来了,就和她们俩一块好好玩,享受今晚这个舞会!”

  舞会举办地点在理工大一座老楼的三层,因为是老楼,直到现在也没安装电梯,只能爬楼梯上去。刚走到二楼,就听到楼上传来的乐声,是最近某音软件上很火的一首快节奏舞曲,原本吹着冷风谈天说地的几人一扫萎靡,随着音乐脚步轻快地上了楼。

  说是两所学校学院间的联谊舞会,但其实只要事先得到消息,哪怕不是这两所大学的学生,只要是年轻人,都可以进来玩。但平城师范大学地处学院路,附近前后左右都是全国有名的一等学府,这种舞会上来的年轻人,不是本校生,也是隔壁学校的学生。

  往年也有不少学生趁着跳舞结识朋友,后来谈恋爱走在一起的还不少。

  一进舞厅,温南栀的脚步就慢了下来。冒娜和许慕橙平时最爱热闹,一进场就撒了欢儿地跑没了影,小鹿提两个人拎着包,一扭头瞧见温南栀的脸色,走上前问:“你怎么了?”

  哪怕灯光斑驳照得人脸色红一块青一块并不清晰,也不妨碍小鹿看清好友脸色不佳。

  温南栀摆了摆手,说了两句话,才发现因为喇叭外放的音乐声太大,小鹿压根儿听不到自己再说什么。她只得凑近小鹿耳朵,大声说:“就是突然觉得心脏震得慌,找个地方坐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我也不大舒服。”小鹿体贴地表示自己也有相似地感受,又说:“她们俩待会儿玩累了肯定也要找地方喝饮料的,咱们先去占个位子。”

  舞会刚开始不久,对于这帮年轻学生来说,正是跳得起劲儿的时候,哪怕没在舞池中随着音乐翩翩起舞,也三三两两凑在附近聊天,休息区反倒没什么人。

  因为拐过一道短走廊,声音被隔绝了一大半,两个人一在休息区坐下,就感觉好了很多。

  小鹿说:“你脸色看起来不大好。”

  温南栀有点不好意思:“我忘记吃晚饭了。”

  “我那会儿进门问你吃了没,你还骗我说吃了。你呀!”小鹿敲了敲她的脑袋:“我去那边看看有没有饼干之类的东西。”

  温南栀拦住她:“我不太想吃甜的,你等等我,我刚进楼门之前看到有间小超市开着,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吃的。”

  小鹿见她说话间又恢复了往常的言笑晏晏,知道她这是不再钻牛角尖了,心想听冒娜的出来参加舞会散散心果然对大家都好,不禁点点头说:“把包给我,你拿着手机去就成啦。”

  温南栀笑着将背包递了过去,起身朝外走去。

  沿着楼梯下楼,一路音乐声越来越缥缈,或许是受了舞会气氛的感染,温南栀边走边哼着歌,突然听到手机滴滴响了两声。

  她划开手机屏幕,就见是小鹿发来的消息:“买完吃的赶紧上来呀,有好戏看!!!事关咱们娜姐!”

  能让小鹿一连用三个感叹号的,肯定是不得了的八卦。温南栀唇角含笑,摁住发语音的键位:“我已经看到小卖铺的大门了,这就——”

  门廊处的灯泡昏黄发乌,温南栀又是边走路边看手机,突然就觉得脚下一空,她一声惊呼堵在嗓子眼儿,心脏和身体的反应同步,如高空抛物一般骤然落下——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光顾着看手机,完全忘记看面前是不是有台阶了,印象中台阶好像有三四阶,这下完了,肯定要摔得鼻青脸肿——千万分之一秒的时间,温南栀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这要是摔得破了相,又或者崴了脚,接下来可怎么去参加面试啊……

  果然如那几个丫头所说,真是面试面得魔怔了。

  意料之中的痛楚并没有从任何地方传递到大脑,温南栀突然发觉,自己好像被一股力量猛地兜住,后腰一紧,身体在半空中转了个圈,紧接着就觉鼻子一酸……

  温南栀闷哼一声,捂住鼻子。

  “走路当心点。你这个体重要是摔下来可是能把成年男子砸骨折的。”

  这人说话声音可真好听,说是听得人耳朵一酥也不为过,温南栀抬起头的时候想,可怎么说话的内容还有语调……这么欠抽?

  不等她多想,对方已经松开了手。

  温南栀踉跄着站稳,昏暗的光线里,她有点庆幸自己今天戴了隐形,所以能把对方的样貌五官捕捉得很清楚:眉很黑,挺鼻薄唇,一双凤眼眼尾微挑,在男人里可以说是非常出众的长相了,但因为这人不笑,神情又冷又不耐烦,看起来就是一副非常不好相处的样子。

  直到男人走远,温南栀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甚至都忘了说句“谢谢。”

江雪落

我变心了,我京墨哥哥盛世美颜!脾气差又怎么了,但人家长得好看鸭!细心的小伙伴应该注意到了,这章开头南栀的香评,其实和故事一开篇的楔子能对应上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