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生南北

20 晚宴3

人生南北 江雪落 2585 2019-08-05 19:40:00

  宋京墨近两年来的瓶颈,和他近几个月在外媒遭遇的抨击嘲笑,冯月宴作为资深粉丝怎么可能不知道?也是因为此,她认为此时正是推进这件事的大好时机。从宋京墨的角度来说,沉寂两年半之久推出Pure却遭遇滑铁卢,若在此时推出一本个人传记类型的香水笔记,不仅能为他拉回大票粉丝、提升人气,也从一个全新的角度重新奠定了他在香水届的地位;而从冯月宴自己工作角度来说,这个合作项目如果能顺利推进,也是她工作领域一件里程碑意义的大事,更别提她作为宋京墨铁粉儿心里有多激动了。

  冯月宴简直想不出这个合作案有什么缺点。

  大概是冯月宴眼睛里的殷殷期待太过浓烈,宋京墨陷入沉默后缓缓喝完整杯香槟,最后竟然没有明确拒绝她:“给我一段时间考虑。”

  冯月宴连连点了好几下头。这个动作对于她这个年龄地位的人而言,显得有些稚气,但也不难看出她此刻心情有多激动雀跃。刚刚在等宋京墨答复的时候,冯月宴将整个提议翻来覆去想了好几遍,正如她此前思索过无数次得出的结论,如果说这个项目有什么不足之处,那么唯一可能的缺憾或者说障碍,就是说服宋京墨本人了。

  宋京墨才华横溢,性情却着实冷淡到有些古怪的地步。业内一些非常看好他的人也曾点评过,说宋京墨天生就是端调香这碗饭的奇才,但奇才总有古怪之处,除了不可一世和难以相处,还有一点,就是这个人太不功利,也太不商业化了。

  如今这个世界是网络信息泛滥的时代,无数人挤破脑袋想迅速蹿红,不论是去参加各类比赛真人秀,还是在网络上进行五花八门千奇百怪的直播,目的无非是最简单直白的四个字:为名为利。论才能,天赋异禀兼十年沉浮,宋京墨已是站在云端的人物;论样貌气质、谈吐行事,这人随便往哪一站,都是目光的焦点;更别提他从没想过改换国籍,身为业内坚守至今的华人调香师,宋京墨的身后坐拥无数国内粉丝,潜在的巨大的亚洲市场,是如今许多国际大品牌竞相争夺的一块大蛋糕。

  换做别人,拥有这么多的便利条件,调香之余大概早就开辟第二条第三条圈钱路线了。可宋京墨的生活过得一如十年前那样简单纯粹:除了调香,就是在为调香做各种准备。

  不为名利地位所困,不为自己已有的成就所惑,宋京墨刚过而立之年,已有大家风范。这样的性格,放在古代或许能有人赞一句魏晋风度,搁在如今却是最不讨巧的“不食人间烟火。

  有人笑他愚蠢,有人恨他清高,也有如冯月宴这样多年追随头脑清醒的人,深知这正是宋京墨真正的魅力所在。

  因而,眼见宋京墨对于这个提议的态度有所松动,冯月宴面上难掩欣喜,连说话的语气都多了几分欢快:“过些天就是咱们同学聚会,你会去吧?”

  宋京墨此次回京,说是休假,也为散心,而且那天回校园散步,心头多几分从前未有过的感慨,对于这个冯月宴已多次提起的同学会,他并没有太多反感:“会去。”

  “周云萝呢?”提起这个名字,冯月宴语气含笑:“说起来我也有两年没见她了。每天看她朋友圈更新,似乎比你还忙。”

  “我不确定她的行程是否能空出时间。”

  冯月宴回忆了一下:“她最近一周都没更新朋友圈……”

  “在筹备来年春季的画展。”宋京墨停顿片刻,说:“她有意回国发展,时间不充裕,所以她这段时间会比较忙碌。”

  冯月宴敏锐捕捉到宋京墨脸上一闪而逝的不自然,她虽然将宋京墨当作偶像,对他极为欣赏,但这份欣赏更多是高山朗月一般的欣赏瞻望,不存任何暧昧的男女之情。她无意过多介入这对老同学的私人感情,因此故意略过宋京墨话里的敏感部分,说:“这么说她这次的画展在平城举办?”

  宋京墨说:“在津门。”

  “那离平城很近,到时我一定去捧场。”冯月宴眯着眼笑:“你们两个还真是天生一对。”

  宋京墨说:“怎么说?”

  冯月宴说:“一样有艺术天赋,一样有自己执着的追求,一样的工作狂。”说到最后一句,她忍不住笑出声。

  宋京墨却没笑,似在思考什么,他说:“有时候太像也不是一件好事。”

  谈论情感话题向来是冯月宴的兴趣所在,她歪了歪头,说:“我倒是一直希望能找到个志趣相投的恋人。不过这么多年都没找到合适的。”

  宋京墨久居巴黎,和大多数同学疏于往来,仅有那么一两个,偶尔逢年过节问候一声,这么些年关系也渐渐淡了。唯独冯月宴一直不紧不慢有意保持着往来,两个人都不是嘴碎的人,宋京墨性子冷,冯月宴却最擅长不令交谈冷场,两个人每年在宋京墨回国休假都要见上那么一两面,言谈间倒有几分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意思。

  宋京墨知道这位女同学样样都强,模样漂亮,性格也好,奈何毕业之后情路一直坎坷。两个人之前从没聊过这方面话题,也不知道宋京墨今天抽了哪门子风,竟然还和冯月宴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起来:“想找个志趣相投的……就这么简单?年龄,职业,家世,这些方面没要求?”

  冯月宴有点尴尬,可她又不习惯虚伪:“年龄自然不能比我小了,职业……不要求他身家几亿,总不好比我工资低的吧?至于家世,我自己也就是普通的小康之家,也没想过嫁入豪门。”

  宋京墨点点头:“那确实不好找。”

  冯月宴:“……”什么叫把天聊死,宋京墨简直是个中翘楚。

  哪知道宋京墨话锋一转:“不过我倒是有个人选。依照你的这个标准,各项条件都还符合。”

  冯月宴看着他的目光带几分狐疑,若不是有些话不适合她来说,她真要怀疑宋京墨最近感情方面出问题了,以两人这么多年对彼此的了解,宋京墨也有给人牵线当红娘的一天?今天太阳是不是要打东边落了!

  宋京墨语气如常:“是我一个朋友,近几年生意发展不错,人也不错,应该会与你合拍。”

  冯月宴望着他的目光有一瞬间的古怪,随即缓缓道:“行啊。”

  宋京墨从未做过类似的事,也不知道自己这做媒到底算不算成功,但看冯月宴的神情,对他刚才的这个提议不似反感,考虑到这位老同学“恨嫁”多年的心思,宋京墨把心一横,说:“过些日子他过来平城,我安排大家一起吃个饭。”

  以他的性格,能说到做到这一步,已是令人跌破眼镜的事。冯月宴震惊之余不禁细细打量他。

  宋京墨语气幽幽的:“你看什么?”

  冯月宴几乎骇笑:“我看你怎么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不仅会和我聊这种话题,还帮人牵线搭桥做起了媒人!”

  宋京墨皱了皱眉,也不知是针对她话里的哪一部分。

  冯月宴哈哈大笑,隔着小圆桌拍了拍他的肩膀:“感觉我偶像仙女下凡了,有人气儿了!你这位朋友什么时候来,给我打电话,我去单独会会他!”

  宋京墨慢吞吞地说:“悠着点儿,吓跑了这个,我手里没有第二个这么适合的人选了。”

  冯月宴笑得趴在桌上:“哎哟,怕我吃了你朋友啊!”

  宋京墨:“不参与讨论少儿不宜的话题。”

  冯月宴笑得拍桌,宋京墨的禁欲气质冷着脸说出这句话,真的特别有笑点。

江雪落

明晚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