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生南北

24 那位,宋先生

人生南北 江雪落 2574 2019-08-09 19:40:00

  两人进了太古里,因为冒娜腿脚不便,走得也比较慢。好在一层就有不少商铺,两人一间一间店慢慢看过来,冒娜家里的司机帮忙拎东西,也并不觉得疲累。

  一连挑了几条裙子,冒娜最后一次试了一条红黑格纹吊带长裙出来时,长吐一口气:“累死了,先去喝点东西。”

  冒娜个子高,腿也长,皮肤虽然不算白皙,但浓眉大眼,很明丽的长相,红黑格纹裙穿在她身上很适合,温南栀笑着拍了拍手:“裙子就别换了,这么穿很好看,让服务员帮你把吊牌捡了。”

  冒娜转过身照镜子,左右端详后也赞成温南栀的话:“是挺好看的,不过我好像应该换双鞋子。”

  温南栀站起来转身去看窗边摆的几双鞋子,刚进门时她记得看到过一双黑色小牛皮鞋,上面还有珍珠扣,做得很是精致。一抬头看见窗外走过的一双人影,温南栀先是一怔,反应过来之后迅速转身:“我想去个卫生间。”

  冒娜刚要转身,温南栀几步上前,扶住她的肩膀:“我也渴了,我看这家楼上就有一间咖啡店,你和郭叔去那上面等我?”

  冒娜有点奇异地瞥了她一眼:“咖啡店也有卫生间啊!”

  温南栀很少撒谎,强装镇定说:“让你先上去就先上去嘛,我刚看到个熟人,等一会儿就去找你。”说完也不管冒娜,抓起椅子上的包就追了出去。

  不多时,她顺着楼梯上2楼推门进了咖啡厅。刚刚她看到的那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丁溶溶,另一个很像是郑朔,但因为郑朔走在外侧,被丁溶溶挡住大半,温南栀对他又不熟悉,因此不是很确定。她心里想,如果丁溶溶真和郑朔在谈恋爱,那么冒娜也不用再去努力挣扎,早点放下这段没有结果的单恋,对她的伤害也能减到最少。

  可是她追出去,就再也没看到那两个人。

  也是啊,三里屯这么大,商铺也多,哪是这么容易就能找见的呢。

  喝饮料的时候,温南栀显得有点心不在焉。

  冒娜小心翼翼地问:“南栀,刚刚你看到谁了?”

  温南栀沉默片刻,还是决定先不说实话:“当时和我一起面试的一个朋友。”尚不确定的事,干嘛说出来给冒娜添堵呢?

  冒娜拍拍她的头:“没事啦,反正没多久你就正式开始实习了。如果对方也通过面试,你们还有机会见面的。”

  温南栀心里盘算着事,不太在意地“嗯”了一声。

  冒娜说:“你们杂志社那个主编,上次咱们去枫国酒店吃饭遇到那个……”

  冯月宴?温南栀成功被吸引了注意,抬眼朝冒娜看去,冒娜“噗嗤”一笑:“就知道你对她感兴趣,我回家和我妈念叨了一下,她帮你打听到一些消息。”

  温南栀眼睛亮闪闪的:“就知道娜姐姐对我最好了!”

  “你呀!”冒娜看着她这个小傻样儿,忍不住手痒捏了捏她的脸颊,“说起来挺巧的,冯月宴和小鹿是老乡,都是苏城人。不过那天你没听出她说话有什么口音吧?比我这个老平城人更像本地人。她挺拼的,可以说没有背景没有根基没有人帮,一路从普通小编辑做到今天这个位置,风尚的大佬康乐颜很喜欢她。她这个人吧,工作方面和男人一样,工作狂一样,对手底下人也挺狠的,但她做了主编掌管杂志内容这一块让杂志销量翻了几个翻也是真的,所以高层对她很器重。但你也用不着怕,她严格归严格,为人还算正派,也很公正。我觉得你如果真能分在她手下工作,不论你在娴雅杂志社做多久,都会是一段很不错的履历。”

  提起冯月宴,温南栀的眼神简直像在看偶像:“我觉得她真的很棒,那天你也看到了,人长得漂亮,气质也好,说话得体,而且她的文笔真的特别棒,虽然她主笔写的东西不多,但只要是她写的,说是字字珠玑也不为过。”

  冒娜说:“我还打听到一个大八卦,要不要听?”

  哪有女人不爱八卦的,温纯如温南栀也不例外。

  冒娜笑得别提多荡漾了:“那天坐在她身边吃饭的那个男人,有印象吧?那么帅你不可能没印象。”

  温南栀点点头:“有印象啊,当时主编还喊我过去和他打招呼……”说到这儿,她眨了眨眼,突然顿住。

  冒娜在她眼前晃了晃手,连晃好几次:“你怎么了,傻了?”

  温南栀偏着头,似在努力回忆什么:“我好像在哪见过那位……”那位,宋先生。

  当时她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冯月宴身上,当冯月宴为两人做介绍时,她更多在意的事冯月宴的态度和反应,目光只在对方面庞稍作停留,未敢多看;后来中大家围在桌边用餐,她因结识了温千雪,更未去多留意那个人……可冒娜这样一说,她仔细回忆,终于记起当时那匆匆一瞥心头浮起的熟悉感……好像,是隔壁理工大舞会当晚捞了她一把免于摔倒的那个人?

  一样好看的眉眼,一样冷得拒人千里之外的神情气质……现实中长得好看的男人本就不多见,难得见到那么一两个,她再不经心也不会弄错。

  冒娜听她说完,不禁笑得更开了:“这么说,你和这个宋先生,还挺有缘分的。”

  温南栀摇摇头:“这算什么缘分,说不准他是我们主编的男朋友。”

  “他不是。”

  冒娜语气这么笃定,倒让温南栀愈发好奇:“你妈妈认识他?”

  冒娜笑了:“每个爱好香水的人都认识他。”她从自己背包里翻出一本小册子,放到两人中间的桌上。

  米黄色故意做旧的纸张质感,上面是英文手写体,还有法文、中文和日文版,温南栀拿起来翻了翻,是一个产品介绍手册,翻到最前面一页印着“Constance”。

  “Constance?”温南栀思索片刻反应过来:“好像是法国一个很有名的牌子,做珠宝起家的?”

  “没错。”冒娜说:“但最近二十年,他们做香水也很出名。”

  温南栀恍然:“我记得了,前些天你送我的那些小样里有一款Pure。”

  冒娜说:“这款Pure,就是宋京墨的最新作品。”

  温南栀消化了一会儿信息,愕然道:“他是调香师?”

  冒娜笑了点了点下巴:“所以我们待会的行程就是,买鞋子,试香水,丝芙兰里没有康家香水,但这里面有专柜,我们可以去专柜试香。”

  温南栀对香水只称得上刚摸到点门道,握着小册子问:“冒娜,这个宋京墨,很厉害吗?”

  冒娜说:“非常厉害了。”她喝了一口饮料,“我这么说吧,全球大师水平的调香师里,比他还大牛的,都比他老,而且没他帅;比他年轻比他帅的,没有。”

  这个类比也是很令人服气了。

  温南栀知道冒娜一直是个颜控,但没想到她颜控的这么彻底,明明在说调香,她非要扯长相。

  温南栀严肃地问:“那不考虑年龄长相,他算什么水平?”

  冒娜一脸“你在费什么话”的表情:“大师水平啊!我刚不是说了吗?”

  “……”温南栀,我怎么这么难以置信呢。

  冒娜拿起包包,伸出手:“扶哀家起来!带你去试试他的作品不就知道了?”

  “……”附近几桌的客人朝她们投来异样的目光,然而冒娜毕竟有伤在身,心情又不好,温南栀咬牙切齿也只能走过去把人扶好,“老佛爷您站稳了。”

  “哎!”冒娜喜滋滋扶着,俩人慢慢挪了出去,好在出门不远就是电梯。郭叔拎起购物袋,忍笑跟在两个小丫头后面走了出去。

江雪落

栀栀总算把人和事迹对上号了~明晚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