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生南北

27 总算像个人了

人生南北 江雪落 2309 2019-08-12 19:40:00

  萧怡说:“对了,你刚在资料室忙什么呢?”

  温南栀抽出一张纸巾擦掉指尖沾的口红:“就是翻翻往期杂志,想参考一些内容。”她扭头看萧怡,“对了,咱们杂志今年签约作者的事,我问谁比较合适?”

  “问你们部门的编辑呗,找个看起来年纪比咱们大不了多少好说话的,别事情没打听到又被冷嘲热讽一顿。”

  温南栀心说“不至于”吧,但下午找人打听事的时候还是在心头捏了一把汗。好在她运气不错,问到第二个人就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得知接下来这一期做读者问答环节的签约作者是谁,下午筛选问答内容也就更有针对性,而午饭前在资料室翻看往期杂志那一番功夫也没白下,最后将邮件发到冯月宴邮箱时,温南栀端着水杯,看向主编办公室的眼睛里跃跃欲试的光。

  临近下班,温南栀被叫到了主编办公室,冯月宴见她就说:“做的不错。”

  然而不等温南栀高兴,就又接到了新的任务。

  工作内容与之前这个任务类似,都是要从众多资料中筛选出合适条件的,整理好发到冯月宴邮箱。温南栀出办公室门时有点蔫蔫的,但并不是沮丧失望,纯粹是累的。冯月宴看在眼里并不戳破,反而眼底浮上淡淡笑容。

  职场之中,越是被看重的人,越要经受层层考验历练。不经一番拔筋抽骨之痛,丑小鸭又怎么会蜕变成白天鹅呢?

  某晚,温南栀在公司加班,突然接到冯月宴打来的电话。

  在温南栀的角度,这个电话来得着实蹊跷,没听到冯月宴声音之前,她甚至以为这是陌生号码打来的骚扰电话,拿起手机纯粹是工作忙得晕头转向没过脑子就接通了。

  作为一个职场菜鸟,来公司上班一周多都没存领导手机号,若是被萧怡知道肯定又要朝她翻白眼。温南栀浑然不知,听到冯月宴在那头说完第一句话才反应过来:“啊我在,我在社里。”

  那头冯月宴说:“你去我办公室,办公室钥匙在芍药办公桌左手边第一个抽屉的黑色牛皮笔记本里,你先看她抽屉上没上锁。”芍药姓柳,不过工作时她更喜欢别人喊她的英文名Sharon,整个杂志上会这么落落大方喊她中文名又不惹她生气的,好像也只有冯月宴了。说起来她也是社里老人,兼任主编个人助理,据说已经在社里工作六七年了,称得上冯月宴的左膀右臂。

  已经是晚上九点来钟的光景,社里亮着灯,但办公室里只有温南栀一个人,没接电话前沉浸在工作里尚不觉得,这会儿站起来简直手软腿软。温南栀仔细回忆了一会儿才分辨出哪张是芍药的办公桌,走到近前拉了拉抽屉:“锁住了。”

  冯月宴毫不意外:“她办公桌上是不是有一个相框,你把相框后面卸下来,钥匙应该在里面。”

  温南栀:“……”能把钥匙藏出谍战工作者的高度和水平,难怪芍药这么得冯月宴信任。

  这事儿说夸张是有点夸张,细想却也挺有道理。芍药办公桌里锁着冯月宴办公室的钥匙,而主编办公室里面,除了保存各种重要文件及资料,还有一部分冯月宴本人的私人物品。这样的双重保险并不为过。

  温南栀依照冯月宴所说顺利找到钥匙,打开门进到办公室里,电话那头冯月宴又说:“你看桌上是不是有一个蓝色资料夹。”

  “有的。”

  “你把这个资料夹带上,还有我办公桌上的一个灰色笔记本,也帮我带上,送到这个地址……”

  温南栀切到微信界面看了一眼地址,又应答道:“我这就出发,待会见。”

  “打车过来吧,路费报销。”冯月宴在那边又添了一句。

  临挂断电话时,温南栀似乎听到那边有男人说话的声音,不过对方声音很低,听不真切。

  酒店一楼的休息区,宋京墨为两人点了一壶浓浓的普洱,待茶泡出味了倒出两杯:“喝一些吧,养胃。”

  冯月宴面上一片嫣红,她今晚喝得不少,但她酒量一向不错,喝得多一些,也只是讲话比平时大声一点儿、热闹一点儿,少了平时的刻板端庄,这样的她在同学会上反而更受欢迎。或许是因她一向会做人,当然也是因为她如今混得不错,一整晚她身边就没断过人。

  与她成为两个极端的是宋京墨。

  要说宋京墨肯来这个同学会,就够令不少人大跌眼镜的。还有不少人直到进了门,都觉得这又是谁在逗闷子吹的牛。待看到宋京墨真来了,而且旁边不远处站着冯月宴,便又纷纷笑道还是冯主编有牌面儿,这不,毕业8年,许多人都再没见过他的面,网络和杂志上却没少见对他的报道。

  宋京墨呀,那是活在传说中的人物!

  一开始许多人都远远看着,小声议论,却没什么人上前说话。宋京墨大约也习惯了,自己端了一杯冰水,临窗站着,好像身后的觥筹交错你来我往,是他面前玻璃窗上倒影的另一个世界。后来大部队喝的酒酣耳热,男同学有不少喝得舌头发直,胆儿也大了,众人发现第一个走过去朝宋京墨打招呼攀谈的人,竟然没有铩羽而归。虽然宋京墨没跟着一块喝酒,但好像两个人也聊上了几句。那个男同学也不知道说起了什么,手舞足蹈,聊到最后,竟还把宋京墨给逗笑了。

  虽然只是浅浅一笑,但也不是敷衍的假笑,而是发自真心。谁都知道,宋京墨那个冷淡的脾气,到什么时候都不屑于伪装应酬。男同学们更加奋勇了,不少女生心思也跟着活络起来。

  还有人悄悄对冯月宴感慨:“我怎么觉着多年不见,咱们这位宋大神儿好像变了。”

  冯月宴开始还没太当作一回事,随口敷衍反问:“怎么说?”

  那女生嫁人早,如今孩子都上小学了,但一向注重保养,最爱打扮,不论容颜身材还是气质谈吐,与冯月宴站在一起,半点都不比她这位浸淫职场多年的白骨精逊色。她轻抿了一口红酒,眯着眼打量宋京墨道:“要是按照你家杂志上的写法吧,就是多了几分人间烟火气。要我说呢,就是多了几分人味儿。”她一边说一边笑起来,“说不定是要结婚了,这么些年周云萝教得好,人长得还是那么好看,一点儿都没变俗,但多了这几分人味儿,让人总算敢上前跟他说两句话了。”

  说完这句,她端着酒杯朝宋京墨站的方向走去。

  接过宋京墨倒的茶,冯月宴心底又浮现那个女同学说的话,扶着额头一笑:“你知道同学今晚都说你什么?”

  宋京墨神色未改:“说我总算像个人了。”

  冯月宴“噗嗤”一声,茶差点喷出来,她连忙抽出纸巾擦了擦唇角。

江雪落

我保证,从这章往后,男女主接触就会越来越多的!前面都是一些必须必要的铺垫,谢谢大家一路耐心追到这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