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生南北

29 栀子花香2

人生南北 江雪落 2545 2019-08-14 19:40:00

  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同的人心里,对栀子花香也有不同的回忆和解读。我喜欢纯粹的栀子香味,但更欣赏安霓古特的雨后清晨,雨后小花园里,有泥土的芬芳、水汽的蒸腾、所有鲜花都沾染了湿漉漉的味道,栀子花在这其中仿若惊鸿一瞥,正是惊鸿一瞥让人惊艳忘俗。

  ——《南栀香评•栀子花篇》

  冯月宴见这两个人都用不着自己多引荐,就先聊了起来,不由得既惊讶又欣喜。其实若不是宋京墨主动提出,冯月宴自觉几乎闻不到温南栀身上有什么香味,随即她意识到,大约是自己平时喜欢用味道偏浓郁的香水,而温南栀将香囊取出递出去时,她只闻到一股非常清淡的香气:“好像是有点栀子花的香味。”她从温南栀手中取过香囊闻了闻,又还回去,“有点像Annick Goutal的一款香水……”

  宋京墨说:“雨后清晨。不过雨后清晨除了栀子花香,还使用了生姜和绿叶,模拟雨后花园里水汽和泥土清香,他家香水除了注重考究香味本身,还会有更多对调香师心中意境的展现。”

  冯月宴若有所思,宋京墨最新调制的那款“Pure”在业内口碑褒贬不一,争议很大,而Pure的主香调就是栀子,这就是他会突然对温南栀身上香味感兴趣的原因么……见温南栀实在拘谨,她开口道:“南栀你别在意,宋先生平时是这样的,对各种气味比较敏感,遇到感兴趣的味道,就会和人家聊个不停。”

  温南栀点点头,她并没觉得宋京墨话多或是失礼,因为宋京墨说话的时候注意力明显全部都在香囊上,显然并非有什么不轨意图。她咬了咬唇:“如果这个香囊对宋先生调香有帮助,不介意的话,我过些天送一个全新的香囊过去……”另外两人的目光一时间都汇集到她身上,温南栀拼命咬牙克制着让自己别太紧张说话别发抖,“因为,是我家人做的香囊,做好后再从春城寄到平城,怎么也要一周左右。”

  冯月宴微讶,看一眼宋京墨,见他并没有反对的意思:“那我就替宋先生先谢谢你了。”

  “不用。”温南栀其实家教比较传统,香囊这种东西,放在过去是不能随意赠人的,但宋京墨对香囊感兴趣的原因在于公事,她不是花痴,不会借由这个小小的举动有过多脑补。

  宋京墨说:“谢谢温小姐。”

  不多时,温南栀的饭和大麦茶都送了上来。宋京墨的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他看一眼屏幕,起身:“你们慢用,我去接个电话。”

  冯月宴笑眯眯地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快去,待人走远了她开口:“这些天你好好工作,香囊做好了你亲自去宋先生实验室给他送一趟,别用快递。”

  温南栀正在喝水,听到这话忙不迭点头:“好的主编,我记住了。”

  冯月宴又说:“宋先生各方面都很优秀,或许以后会有一些工作上的事需要你和他直接对接。”说到这儿,冯月宴单手支颐,侧过脸看她,“不过宋先生过段时间就结婚了,和未婚妻恋爱长跑多年,你还很年轻,别犯不该犯的错。”

  温南栀脸颊如同火烧,其实她和宋京墨前后不过一共见了三次面,第一次在校园那回,虽然多亏宋京墨帮忙她才免于从那么高的台阶摔下,可这件事……估计宋京墨都不记得了。第二次是在枫国酒店的晚宴,第三次就是今晚,每次都有冯月宴在身旁陪同,这两个人气场都太强悍,温南栀一个职场菜鸟,平时就不是多大胆豪放的人,每次说话时出于礼貌目光都停留在对方额头位置,根本都不敢和宋京墨有什么眼神接触,更别说对这人有什么别的想法了。冯月宴这么直截了当将话说在了明处,她吓也要吓死:“我知道,我没有……”她向冯月宴保证,“我不会对宋先生有什么别的想法。我才刚工作,暂时不想考虑谈恋爱的事。”

  冯月宴不在意地笑了:“你这么年轻,正是谈恋爱的好时候,只不过千万记得,要选对人。也别因为任何人耽误自己的前途。”

  “我记住了,主编。”

  冯月宴起身:“你慢慢吃,我出去透口气。”

  温南栀起身给她让出过道,待人走远,她才真的松了口气。

  真的是,她要喜欢,也不会喜欢宋京墨这种类型,虽然长相是万里挑一的好看,事业方面也是万里挑一的强悍,但太冷了。和他在一起,她连大气都不敢喘,手和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放,谈恋爱的话,总要找一个又温柔又疼自己的……温南栀确实饿了,一边大口塞着饭一边在心里描摹着未来另一半的样子。

  冷不防头顶突然出现一道声音:“冯月宴今晚喝了酒,找代驾先回家了。你慢慢吃,待会我送你回学校。”

  温南栀:“……”她缓缓抬头,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宋京墨已经折回来,他穿一件黑色大衣,里面是一件黑色V领毛衫,他在男人里面算肤色很白的,五官轮廓精致得有点过分,但因为眉黑浓鼻梁高挺,并不显得女气,相反,因为他眼神气质冷冽得过分,一看就不怎么好相处的样子。然而这么好看又不这么不好相处的人,却看到了她风卷残云狼吞虎咽的样子……温南栀觉得,就算自己对宋京墨真的没什么想法,这一刻也难堪到足以铭记终生了。

  她不知道的是,她抬起头的那一瞬间,两颊塞得鼓鼓的,嘴角还沾着一粒饭,乍然抬头看到宋京墨的一瞬间,吓得如同偷果实却被人发现的小松鼠。

  宋京墨嘴角不明显地微微上扬,在她对面坐了下来,还体贴地递了张纸巾过去。

  温南栀下意识地接过来,在唇上擦了擦,看到上面的油渍和饭粒时,简直恨不得一头埋进桌子再也不起来。

  宋京墨和服务生要了一杯气泡水慢慢喝着,另一头温南栀头几乎埋进饭碗,虽然改成小口小口吃,但速度更快了。

  不到五分钟,她抬起头,喝一口热水压了压,看宋京墨只敢看到下颏以下的部分:“我吃好了,谢谢宋先生送我回去。”

  “走吧。”

  宋京墨话不多,直到温南栀坐进副驾驶座,他即将启动车子,才开口说一句话:“安全带。”

  “啊?”温南栀抬眸,见他目光看着前方,片刻之后反应过来:“啊!”

  两个人一个平时话就不是很多,一个话更少,车子一路开得寂静无声。

  “你在平城理工大学,读什么专业?”

  温南栀听到他问的话,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压根儿忘记告诉他自己学校地址,眼看拐过这个路口就是自己的学校,再一想他问的话,温南栀瞬间反应过来:“我不是理工大学的……”

  宋京墨一顿:“不是?那——”

  “朝着这个方向开没错!”温南栀觉察到他是想减速:“我那天,那天是陪同学一起去隔壁理工大参加一个联谊舞会,我是隔壁师范大学的,读的中文系。”

  宋京墨若有所思:“理工大和师范大学的联谊舞会?”

  “是啊。”温南栀还沉浸在惊讶中,她没想到宋京墨竟然会记得那天晚上他们两人在理工大教学楼外的“偶遇”,她自己甚至都是在事后不经意间记起来的。这人的记性真是好。

  她不知道的是,宋京墨一开始比她还没留意对方的长相。他记住的不是她的容颜,而是她身上的香味。

  “到了。”

江雪落

到今天这一章,京墨和栀栀一共见了三次,其实每一次见面,宋大神都对栀栀印象深刻,但,可以说,直到这一两章,宋大神儿总算是露出狐狸尾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