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生南北

31 被站队

人生南北 江雪落 2361 2019-08-16 19:40:00

  Gabrielle Bonheur Chanel(加布里埃•香奈儿,也即香奈儿品牌创始人)曾说:“时光易逝,但风格永存。”携一味适合自己的香味在身上,是于无声中传递个人风格最好的方式。

  ——《南栀香评•调香师篇》

  冯月宴抬手示意可以了,简要做了个会议总结,大家鱼贯而出,温南栀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正要起身,突然觉察到好像有什么人在盯着自己看。她扭头,冯月宴坐在座位上一直没动。

  温南栀会意,待人走光,冯月宴起身,她跟在后面,两人一起进了冯月宴的办公室。

  “坐吧。”冯月宴绕到办公桌后自己的位置,“昨晚我们同学聚会,我喝得多了点,不然昨天那种情况,应该是我送回你学校才对。”

  温南栀说:“谢谢主编昨天还帮我安排,宋先生开车把我送到学校门口才回的。”

  冯月宴问:“加他微信了吗?”

  温南栀摇了摇头。

  冯月宴不抱希望地问:“手机?”

  温南栀摇头,她也意识到是自己的问题:“对不起主编。”

  冯月宴叹息:“宋京墨的这些联系方式我自然都有,但这就像是一个小的课堂测验,不影响你最终考试成绩,但也确实检测出了你的问题。如果昨晚你单独接触的不是宋京墨而是别的什么客户呢?你也要等着我回去才和别人交换联系方式?”回想起刚刚的会议,她语气愈发沉郁,缓缓道,“你知道和丁溶溶比,你差在哪吗?”

  虽然心里知道丁溶溶许多方面都比自己强,样貌、家世、谈吐举止,但这样被一直敬仰的顶头上司当场指出,温南栀是心里还是挺难堪的。

  “你没有她机动灵活。”冯月宴说,“你以为她没来社里这十多天,真是去谈什么合作了?就算她真那么有人脉,亲自见过品牌负责人,这难道就是她工作第一天就迟到、又连续十几天都不来上班的理由?”

  若不是冯月宴挑明,温南栀还真没想到这一层。

  冯月宴笑了:“别告诉我你还没看出来,她和杜若看你的眼神很不对劲。”

  冯月宴是个非常直接的人,来这里工作之前,温南栀特别喜欢她写的那些文章,觉得这样字字犀利见血的女人,现实中肯定也是机敏慧黠的。但她忽略了,眼光犀利见解独到的人,往往在日常工作中也异常强势。

  冯月宴一下子把话挑到了明处,温南栀熬过了最初那阵慌乱无措,接下来说起话来反倒轻松了:“但我不明白为什么。”

  “职场如战场。你以为真如电视剧上所讲的那样,自己一个人单打独斗、片叶不沾就能平步青云?”冯月宴指了指自己,又点点她,“南栀,你年纪轻,阅历浅,许多事之前或许看到了,但没过脑子,不如今天让我把话说明白。当初是我在社长面前说选中你跟我,你哪怕不想站队,在别人眼里,你也早就是我的人了,这么说你能听懂吗?”

  温南栀有如醍醐灌顶,瞬间清醒。“站队”的说法她并不陌生,在学校、班级、社团,任何地方都有无数小团体的存在,也常常划分成各执一端的两大阵营,她不是没见识过,但在今天以前,她一直以为“独善其身”就是最好的选择。她自诩不够机灵,也做不来别人的八面玲珑,打从进杂志社第一天起就打定主意,发挥所长把手头的事做到最好,不去管别人的八卦事端,她以为时间久了总会有回报,总能在在单位博得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可冯月宴的话如同一把利刃,刺破了她此前故意不去想不去看的轻薄假象,从她通过面试进到这儿的第一天起,她就已经“被站队”了。

  冯月宴点到即止,说到这儿话锋一转:“接下来可能你要和Sharon一块陪我出息各种场合,比如画展、沙龙、还有一些各行业的聚会。”她看着温南栀的穿着,说,“这段时间,穿搭方面多看看咱们自己的杂志,不一定要浓妆艳抹,但还是要琢磨出自己的风格。这样才能让别人一眼记住。”

  温南栀点点头:“我记住了,主编。”

  温南栀起身时,冯月宴状似无意又加了一句:“不出意外,杜若和丁溶溶也会到场。”

  温南栀点头表示自己知道,出办公室带上门的那一瞬间才发现自己后背竟然已经微微汗湿。

  吃午饭的时候,温南栀又一次见识了什么叫做“职场小社会”。

  距离下班时间还有5分钟时,丁溶溶突然走过来,一手撑在温南栀工位的挡板上,朝众人说:“Hello大家,我是丁溶溶,新来的实习生,因为临时工作出差所以没和其他新人一起报道,今天上午参加例会的同事应该知道,我很幸运拿下了和Le Ciel的广告合作,今天中午我请,楼下Tiago餐厅!”

  有好事的男同事瞬间吹起了口哨,气氛一时热火朝天。

  杜若在这时走过来,看一眼手表的时间:“还有两分钟,不如我做主,咱们提前下班,先去占位子吧!”

  谁不愿意提前点下班还有免费大餐吃?!这回不光男同事,女孩子们也纷纷起身,带上手机,准备出门。

  萧怡和温南栀工位离得不远,站起身朝她招招手,示意她动作快一点。

  温南栀刚站起身,丁溶溶一直垂着的右手突然抬起,一叠资料“嘭”的一声落在办公桌上:“啊不好意思,手滑没拿稳。”她朝温南栀笑了笑,“南栀,知道你对我最好了,这叠资料麻烦你帮我复印一下,我午饭回来要用的。”

  温南栀举起资料正要说什么,杜若已经开口:“有你同学帮忙,你就放心吧。”

  办公室里大部分人还没离开,将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萧怡故意留到最后一个才走,走到温南栀办公桌前:“南栀?”萧怡说,“你们不是同学吗?报道那天我看到她还给你发微信让你帮忙签到?”

  温南栀正蹙着眉在看文件。

  萧怡拍拍她的肩膀:“我先去吃饭。回来再跟你八卦。你记得自己点外卖啊!觉得时间不够就点我们平时常吃那家送货快的!”

  温南栀“嗯”了一声,抬起头正想说什么,萧怡已经一溜烟跑远了。

  约莫一小时后,众人陆续归来,温南栀朝大门口方向望了一眼,见部门好几个原本并不认识丁溶溶的女孩子都簇拥在她身边,有说有笑走进来。

  芍药不知什么时候凑到近前,斜倚在她办公桌旁:“你这位同学,出手挺阔绰呐!”

  温南栀正在喝水润嗓子,那叠资料是双面打印的,复印起来比较麻烦,午饭她都还未顾上吃,听到芍药这样说,便抬起头。

  芍药晃了晃手上的一只白色小购物袋:“香奈儿口红,虽然我一直觉得他家口红做得不咋地,但办公室里人手一支,真是大方!”

  温南栀浅笑,上班不过短短十余日,她已学会,不知该说什么的时候,索性不要乱说,笑容有时是最好的自卫武器。

江雪落

南栀已经开始被针对了,但她还没想明白是为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