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生南北

34 新的起点

人生南北 江雪落 2230 2019-08-19 19:40:00

  “这种事又不是做项目拼业绩!”宋母推开门替儿子鸣不平,也不知道在门外偷听了多久,“你呀,我早就说让你多关心一下儿子,你总说他心里有数!现在倒开始高嗓门训人了!早干什么去了!”

  宋京墨扶了下额头:“那个,爸,妈,我还有点工作的事要处理,先出门一趟。”

  宋学启:“你给我站住!”

  宋母越过儿子一把拽住丈夫手臂:“你这么大声做什么!妈还在外面呢!”

  宋学启说:“他现在行事太不像话,你还不让我说……”

  “现在来埋怨这个那个又有什么用!”宋母掐了掐丈夫胳膊:“既然知道京墨早就和周小姐分了手,以后我们张罗起来也就方便了,他不喜欢那个姓冯的女同学也不要紧。京墨不是在平城也有办事处吗?我就去那里盯着,说不准他嘴上不说,实际上早就有偷偷交往的人了!”

  “真的?”宋学启狐疑。

  宋母“哎呀”一声:“她当时和那个周云萝不就是这么样!你还真以为儿子还在上幼儿园,遇到什么事什么人都会对咱们和盘托出?”

  ……

  清早,温南栀提前一小时到社里,不出意外发现冯月宴已经在办公室了。

  这是她最近的新发现,没有其他特殊事宜的时候,冯月宴每天至少会早半小时到社里,晚上也往往加班时间比她还晚。有时候哪怕走得早些,也一定带着工作用的平板电脑还有纸质资料回家。

  比自己优秀得多的人,比自己工作还拼。亲眼看到这种现实,对任何一个初入职场的人都是一种激励,甚至可以说是刺激。有时回到宿舍晚一点,小鹿和许慕橙表示担心,温南栀就拿冯月宴的事出来说,果然引起众人一阵唏嘘,觉得她实习阶段就开始加班不值得的评价声也就此消歇。

  温南栀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的“请进”,这才推门而入。

  没想到冯月宴并没有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而是坐在沙发上享受美食。面前的茶几上有热咖啡、牛奶、酸奶,一瓶气泡水,主食有虾饺、小油条和小笼包,还有各式小菜拼盘。

  冯月宴笑着朝她招了招手:“过来一起吃吧。”

  “不用了……”温南栀有点不好意思,“我,我自己带了早餐。”

  冯月宴一笑:“哦?带的什么,可不可以也分我一份尝尝?”

  温南栀连忙道了声“好”,转身出门回到自己位子上,拿过豆浆和一份煎饼。幸好这家的煎饼每次摊好后都会用刀一切两份,原本是为客人尤其是女生拿着吃方便,现在分一半给冯月宴倒很方便。

  冯月宴说:“敞着门就好,这个时候社里没别人。”她看一眼手表,“不过再过十五分钟,芍药会来。”

  温南栀坐下,递了半个煎饼过去:“我最近两天挺喜欢吃这个的,楼下摊的山东煎饼,很好吃。”

  冯月宴半点没和她客气,接过煎饼咬了一大口,温南栀这才注意到,她虽然面容精致,却还没化妆,唇上一点口红都没有。

  冯月宴注意到她的眼神,不由笑了:“傻愣着什么,再不吃就凉了。”又说,“怎么,看到我这个样子觉得很丑?”

  “不,不是。”温南栀有点不好意思,小声说,“我是觉得您这个样子还挺好看的,比平时显得更年轻了。”

  冯月宴笑得向后仰:“你什么时候也学得这么嘴甜了。”她见温南栀有些局促坐在那,手里端着自己的那杯豆浆,什么都没敢动,便递了一副碗筷给她,“里面醋和辣椒油都倒好了,尝尝!唐氏君渡酒店的早餐,虾饺小笼包还有小菜都是一级棒!”

  温南栀接过来,夹了一颗虾饺送入口中,镇江乌醋酸甜,辣椒又香又辣,虾饺里面的虾肉新鲜得弹牙:“唔……”

  “怎么样?”

  温南栀几乎狼吞虎咽咽下虾饺,夹了一颗小笼包直接咬了一口:“好吃,就是好辣……”

  冯月宴说:“你这么不能吃辣?脸都红了……”

  温南栀有点不好意思:“其实还挺好吃的,就是我……”她掩住唇,又忍不住扇了扇,“就是我吃辣的能力不是很强。”

  “君渡的辣椒油和小笼包!”芍药的声音又脆又爽利,辨识度很高,几乎刚一开口,温南栀就认了出来,扭头看向门口。

  “那快把门关上,待会被别人闻到影响不好。”冯月宴连忙出声。

  芍药笑眯眯把门带上,看到温南栀坐在单人沙发上毫不意外,眼神还挺柔和的:“没想到南栀来的比我还早。”

  冯月宴笑言:“你如果不是今天早点来,压根儿不会知道人家每天都来得很早好吧?”

  芍药看起来和冯月宴很熟,挨着她在双人沙发坐下,包一撂就开吃:“那主编你也不是不知道,人家最近在谈一个男朋友,约会比较频繁,加班的事只能暂时缓一缓。”

  冯月宴“哼”了一声:“每回刚谈恋爱都这样,每回都没超过一个月。”

  芍药也不恼,笑嘻嘻的:“反正都是大帅比,谈一个月正是最浓情蜜意的时候,我又不亏,有什么可惜!”

  芍药长得并不十分美,论花容月貌,比不得丁溶溶,论通身的气质,也比不过冯月宴,但她非常懂得打扮自己,举手投足间更是风情十足。

  彼时的温南栀还不知该如何概括这种美,许多年之后,她才想明白,丁溶溶美在皮相,冯月宴胜在气质,而芍药则举手投足充满了女性的魅力,而且是绝大多数男人都无法拒绝的那种诱惑。

  冯月宴吃着温南栀递的煎饼正来劲,见芍药眼睛一直瞟,就说:“这个可不能给你,南栀分了我一半,我自己都不够吃的。”

  芍药的眼睛于是又瞥向温南栀,后者十分无措地看向自己手里的煎饼:“我,我都咬了……”

  芍药特别干脆:“掰一块给我。”

  温南栀一边掰,一边突然觉得眼前的情形十分好笑。谁能想到在众人面前气场十足的主编大人和一向泼辣任性的芍药能有这么幼稚不设防的一面。

  芍药边吃还边点评:“虾饺是好吃,但天天吃也就没味儿了。”

  冯月宴说:“那你明天提前一个小时来公司,南栀买两个煎饼,咱们三个分。”

  温南栀哪里敢说不好?她想起自己今天提早1小时到社里的用意,开口说:“总编,您之前说让我东西准备好亲自给宋先生送去,我……我今天去?”

  冯月宴点点头:“去吧。”又告诉芍药,“给南栀开个事假条,具体原因就写……帮我给客户送资料。”

江雪落

好啦,我家栀栀已经自己打包送上门了,请宋大神帮忙开个门~接下来正式进入朝夕相对模式hiahiahia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