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生南北

39 突然悟了

人生南北 江雪落 1744 2019-08-24 19:40:00

  有的香水带给人意境,有的香水带给人风情,有的香水则能制造不一样的气场。大吉岭茶就是这样一款香水,男人用它,因为香味妥帖不突兀;女人痴迷于它,因为有了它,自己就能制造出一个足够温暖的男朋友怀抱。

  ——《南栀香评•茶香篇》

  车厢里时不时传来淡淡清香,是说不上来的香味,有一点淡淡的花香,又好像男孩子洗过的白衬衫上残留的皂香,细细品,好像还有一点茶香……总而言之,是一种非常好闻、也非常容易让女孩子心生好感的香味。放在过去,温南栀觉得自己不会多想,顶多以为是洗衣液残留的味道,但她这段时间香水功课的熏陶,已经不再像从前那么傻白甜,这么别致好闻的香味,十有八九是香水的味道……

  她有点不好意思,又抵不过心里的好奇,干脆开口问蒋陵游。

  蒋陵游笑了:“温小姐,不怪我这么喜欢你,你的品位和嗅觉,真的……”他顿了顿,似乎是在思考改用什么样的词汇形容,“真的和京墨有异曲同工之处,很敏锐,很投我的脾气。”说完这话,他自己先笑了,随后又为温南栀做解答,“是宝格丽的大吉岭茶。我车子后座有个卡其色背包,你拿过来。”

  温南栀以为他要取什么东西,依言从后座取过来。

  “打开,里面有个黑色的绒布袋子。”

  温南栀找出绒布袋,就听蒋陵游说:“30毫升和5毫升的,那个30毫升的我拆开用过了,5毫升的是小样,送给你玩。”

  “这,这不好……”温南栀下意识就拒绝。

  “哎?”蒋陵游挑一挑眉毛,语气特别熟稔,“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一个5毫升的香水小样,才值几个钱,你也这么和我见外?”

  温南栀算是发现了,她从前以为冯月宴那样的就算威武霸气,柳芍药那样的就算烟视媚行,丁溶溶那样的就算心高气傲,杜若那样的就算难相处,但原来并不是他们性格强难相处,而是她过去在校园的生存环境太单纯。最难相处的不是气势强嗓门高,也不是暗地里使绊子,而是蒋陵游这样游刃有余间就让她无从拒绝。

  不是说蒋陵游不好,而是他的温和有礼之中,自有一份无从拒绝。

  不是大家太厉害,是她自己段位太低了。

  工作尚不足一月的温小姐在车厢里的这股温柔茶香中,突然悟了。

  蒋陵游处事周到,说话也风趣,不论是参观他的店铺,还是驱车往返,都没让温南栀感觉到任何冷场或尴尬的时刻。直到和他告别进了大厦旋转门,温南栀才意识到,能和初次见面的异形相处到这样如鱼得水各自舒适,其实是一件非常不容易也非常了不起的事。而蒋陵游的这种功夫,是她自己正应该好好修炼的。

  绕过旋转门,温南栀随手解开大衣的扣子,边整理围巾,边朝电梯门走去,突然就停住了脚步。

  不远处的二楼扶梯口,站着一对贴身站立的年轻男女,男人的手撑在女人身后的栏杆,正低头看着她说着什么,眉眼热切。女人因为背对着温南栀,看不到相貌,但那7公分高的红底黑面漆皮小牛皮鞋,还有她身上的乳白色大衣,温南栀可一点都不陌生——女生是丁溶溶,而男生,正是令冒娜苦恋多日的郑朔。

  温南栀愣愣看着两人,半晌,她才突然回过神,在对方觉察她之前,加快步伐朝直升电梯走去。

  ……

  这天晚上回到宿舍,听到冒娜又在念叨过两天上班要穿什么衣服,温南栀几次话冲到嘴边,又咽都咽了回去。她要怎么说?

  说郑朔好像在和丁溶溶谈恋爱?她顶多看到过两次郑朔和丁溶溶在一起,一次是陪冒娜逛街时看到的那双人影,第二次就是今天下午回公司看到的那一幕。可这两次好像也不能什么,他们两个顶多举止有些亲密,却并没有什么确定关系的举动,没有牵手,没有接吻,更没有对任何人宣示两人正式成了男女朋友。顶多……温南栀咬了咬唇,顶多只能看得出郑朔在追求丁溶溶。

  温南栀觉得不忍心,又觉得心乱如麻,怎么都捋不清个头绪。直到收到冯月宴的微信消息,才将她从这一团乱麻中拽了出来。

  冯月宴:今天会后你和我单独说的那个提案很有意思,你好好做资料,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注意别和别人透露选题内容,下周一早例会时我会给你机会发言。

  温南栀:好的,我会好好准备,谢谢主编。

  对于一个进公司尚且不到一个月的新人,能有这样的机遇,实在是可遇不可求。饶是温南栀涉世未深,也知机遇难得,她深吸一口气,只得劝诫自己放下心头的纠结,先把工作上的事宜处理好。至于冒娜……她悄悄想,这件事还是要先和小鹿商量一下,哪怕要告诉冒娜,也要相处一个缓和点的方式。不然以她的性格和对郑朔的痴心,很可能会伤得太狠,一蹶不振很久。

  南栀职场小札06:比你优秀的人还比你勤奋,你还有什么借口不去拼?

江雪落

大家别小看冒娜的感情线,冒娜会在不经意间神助攻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