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人生南北

42 友禅

人生南北 江雪落 2049 2019-08-27 19:40:00

  有些味道只适合独自一个人是慢慢去品,有些香水则如同战袍,穿上它去工作、去拼搏、去battle!

  ——《南栀香评•玫瑰篇》

  康乐颜转头看向温南栀,现在整间会议室,就数她离温南栀最近,近到她可以清晰闻到她身上的玫瑰味香水,是寇依的粉丝带。香气如同盛夏清晨从花园里新摘的一束粉玫瑰,饱满、清新、有一股年轻的水灵。的但她身上更重的是另一股味道,康乐颜悄悄地抽了抽鼻子,是薄荷味,并不难闻,但……哪个正常人会用着好好的玫瑰香水,又去抹这么重的薄荷膏呢?

  她皱了皱眉:“你身体不舒服?”

  温南栀下意识地摇摇头,看向康乐颜身旁的冯月宴时,目光里透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恳求:“我……主编,我可以接着讲完这个选题吗?”

  冯月宴点点头,轻声说:“社长,您来的时间蛮巧,温南栀的这个选题才刚刚开始。”

  康乐颜和她对视时,看出她眼睛里的别样情绪,但她见识过经历过太多事了,这样一点小情绪,并不会令她心绪神情有任何波动。于是她点点头:“好。”她又看向温南栀,伸了伸手,“那么请吧,温南栀。”

  温南栀中指和无名指的手指尖狠狠掐进自己掌心,让自己意识再清醒一些,重新开始了刚刚被一系列事件打断的演讲:“其实刚刚有同事问这间店是不是才刚开业,也有人问我是否和这家店主打过招呼,以及这些照片有没有授权,这些都是我即将讲到的,请大家稍安勿躁。”

  此话一出,全场寂静。

  康乐颜无声地挑动眉毛,总算知道为什么她进门前为什么觉得会议室里有点吵,也明白为什么冯月宴刚刚眼中一闪而过的复杂是什么缘故。

  才进社里的新人这么快就上选题,有些人心理不平衡了。

  其实这压根儿不算什么大事,丁溶溶入职十余天未来报道,转眼就拉来了Le ciel的广告,如果非要比拼一下,明显是这位的问题更大。

  至于温南栀,她有独到的眼光,有好点子,看起来似乎还有点自己的门道,这些都是好事。他们这一行可以说和所有行业都沾一点边,时尚圈、演艺界、各行各业的人,只要你路子广、朋友多、头脑跟得上,那么在这一行你就会如鱼得水。

  尤其,这个温南栀眼下很得自己这位得力属下的青睐。

  康乐颜不由得笑了,这有什么?当年冯月宴走得比她还快,没有背景,没有家庭优势,更没有去走什么旁门左道,但康乐颜就是喜欢她,看好她的才华,更欣赏她的性格,这不,冯月宴今年才刚过30岁生日,已坐牢娴雅杂志社主编的位置。

  心思转念间,就听温南栀的声音又响起来,细听女孩子的声音透出极力克制的颤抖,但声线还算稳,也没有故作娇嗔的语调,很是温纯大方:“我和这家店的店主蒋先生是好朋友,前不久蒋先生来平城,送给我几盆花。这就是他送我的花。”温南栀敲击鼠标,向众人展示宿舍阳台上的三盆月季,“用蒋先生自己的话来说,他虽然开的是间主打卖花的店,但他不卖鲜切花。切花离开土壤,就失去了真正的美,就像香港小说作家亦舒曾说过的一句话‘美则美矣,没有灵魂’。正是这句话,让我对蒋先生的花店产生了兴趣,决定前往去看一看。”

  如果说刚刚会议室里的骤然静默是因为社长康乐颜女士的突然造访,那么此时的满室静谧才意味着温南栀终于开启了自己的主场。随着PPT一页一页展示,温南栀向众人展现了一间不一样的主题花店,店里贩售的各式鲜花,有以土壤培植,也有以特殊石子或水培植,但无一例外都是新鲜有活力的盆栽。但与大家传统印象中的盆栽不一样的是,这些盆栽打理得干净精致,个头也小巧,不占空间,看起来非常适合生活在都市中的年轻女性买来放在家中茶几或办公桌,装点成一道独特的风景。

  而花店里的其他一些小心思也很有趣。比如说,这里有专门喝咖啡吃蛋糕的休息区,手边就是书架,书架上的书籍摆放并不拥挤,而是疏疏落落,相邻的格子里就摆着各式小巧玲珑的盆栽。休息区贩卖的花茶和蛋糕也很有意思,配料大多与各式鲜花沾边,颜色娇嫩造型别致,光是看着就让女孩子移不开眼。再比如,店内还有专门贩卖鲜花周边的产品,譬如说鲜花提炼的精油、花露,还有一些香氛制品。

  会议室里突然有人举了举手。

  温南栀和康乐颜同时朝那个角落看去。是丁溶溶,她一手拿着笔,若有所思:“不好意思打断一下,我是想问,他们贩卖的这些周边香氛制品,有没有商标注册和安全许可,会不会是三无产品。”她顿了顿,目光若有似无地飘向冯月宴的方向,语调透出迟疑“毕竟如果我们下期真要刊登这个稿子,是要对广大读者粉丝的安全和健康负责的。”

  温南栀浅浅一笑:“谢谢你的这个提问,很有意义。其实蒋先生的这家‘友禅’虽然在平城是新店即将开业,但他在沪城和蓉城的新店分别于上月和两个月前开业,生意可以说是非常之好。而店内贩售的鲜花周边商品,其实也不是全无名气。”说到这儿,温南栀往后翻了一页,为众人展现了一系列商品列表,我想这个品牌的香氛,在座的诸位前辈应该并不陌生,只是可能大家一时没有把它和友禅花店联系起来。其实他们背后的老板都是这位蒋先生。”

  “我知道友禅。”之前发言那位张姓前辈开口,“新国货领军品牌,从做身体香氛起家,慢慢也也做了其他一些系列,比如和香氛配套的香体乳和沐浴液,还有室内香氛、香薰蜡烛等等。他家产品数量不多,但每出一款都很精致。老实说,我家里用的几款室内香氛,都是他家的。”

江雪落

丁溶溶已经开始把敌意摆在明处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