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三章 疑似梦里需讱言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2034 2019-06-10 08:00:00

  温暖和煦的阳光,透过雕花木窗照进来。

  叶一枚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软塌上。屋内古色古香,案几上古朴的茶具摆件,还有鎏金雕花的梳妆匣。

  叶一枚很是恍惚;

  这是哪?哪处仿古度假村?怎么没一点印象?

  她断定,以及肯定;她以前没见过,更没来过这里!叶一枚自诩,好玩好看的地方,她是过目不忘的。

  两名汉服女子,更加让她惊异。

  汉服能穿得这么齐整?汉服,真是兴盛了?某宝上的廉价汉服,能穿出这样的效果着实不易!

  这是叶一枚看到两位古装妙龄少女的第一反应。

  她们端是乖巧可爱的;穿着精美的丝质汉服,上身宽袖短裙,下身飘曳长裙,腰间是系着极美的佩饰,将她们纤细的腰肢完美勾勒出来。“楚人好细腰”,叶一枚脑中蹦出来这词。

  如云的秀发向上挽起,编成好看的发髻;乌黑发亮得耀眼。她们头上那摇摇晃晃的东东,是叫“步摇”吗?想到自己那一头焦黄的发,她心里不由一动;她们用那款洗发水,一会得私密问问她们。

  不对,她们满脸悲切;脸上挂着泪,……剧情需要,在拍影视剧?

  可是,她们悲切的神情,好像是为了我?

  什么情况?

  叶一枚抬眸,问道:“你们是谁,为何要哭?……”

  “枚儿,你醒了!”青裳女子俯下身;见她开口说话,她很是欢喜。

  “我……,你?……”叶一枚张张嘴,不知说啥好;实在认不得这小美女。

  见她这般糊涂,青裳女子忧心忡忡;柔声说道:“妹妹不认识我?我叫青沅,这是采薇;……我们几人同乘到这;你,不记得?”

  “……”

  叶一枚瞪大眼睛,更是一脸茫然。

  看她如此反应,青沅更加不好受。她低头,用丝帕偷偷拭去眼角的泪花。

  这,什么情况?……

  叶一枚心里发懵。

  她低眸蹙眉,眼敛上浓密卷翘的长睫毛微微颤动着,像一对盛开的豌豆花。她努力让自己静下来,闭上眼睛静静地听;……言多,必失;不懂,先听。

  她们十几岁?不过十四五吧,叫我妹妹?

  叶一枚清楚地记得;亲爱的母后大人,陪她在巴黎刚过完二十六岁生日。

  “青姐,她莫不是傻了?……”采薇望着青沅,悄声道:“一枚得了失忆症?我们都认不得?……她是装的;还是,刚才跳湖吓傻了?”

  “采薇,叶家姑娘心里有事;……我们让她静一静吧!”青沅小声说道;“我看,她现在心绪不稳,先让她休息吧!”

  “好!姐姐不觉得,她很奇怪?……”采薇小声道。

  “嘘!……”

  两个姑娘边走,边小声嘀咕着;……

  ……

  她们说我奇怪?我特么不服气呢?……

  她们才奇怪,好么?

  叶一枚清清楚楚记得。从迪拜公主塔塔顶,她与众多跳伞爱好者,从四百多米的高台上纵身往下跳。

  真够刺激的!耳畔呼呼生风,那失重的感觉;……

  她,应该跳到地面,大不了飘到海湾,怎么会坠入湖底?

  叶一枚努力回想发生在身上的奇奇怪怪的事;……

  忽然,“咚”地一声响,房门被人从外推开;一满脸横肉蓄着络腮胡的汉子带着劲风踏进屋来。

  汉子凶神恶煞的,很不友好的样子;叶一枚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汉服,不是小姑娘嘚瑟的吗?这一胡子拉碴的汉子,怎也长衫长袍的装扮?

  那汉子看她的眼神凶狠。

  叶一枚心慌慌地;问道:“你……你要干嘛?”

  “叶姑娘,对不住;……”那汉子反扣双手,瓮声瓮气道:“我不想干嘛!昨晚,你自寻短见,好在命大没事。只是,我有一事不明;你若成心想死,有的是法子!可,你为何要大费周章,走了那么远,到湖边去寻短见?满院子都有人守卫,你这柔弱的女子,是怎样躲避守卫,又是怎样出的院门?”

  叶一枚闭口不言!

  奶奶的,你问我?我还想知道呢!她心里很凌乱;这人这么凶,今儿个,本小姐是不是要凉凉?

  “不说?……好,我也没耐心等你。您是千金之躯,真闹出个好歹来,我们一干人等都要吃紧!这里,还真由不得你;……”那汉子将她双手扭住;拿长方刑具枷锁将她手腕罪梏住,并用锁链扣牢。“叶家小姐,似你这般疯魔,逼得我只得如此对你。今日先休息一天,养养身子;等明日到了金陵城,我们交了差,会替你解开枷锁的。”

  那汉子说完,瞪她一眼;再无一句话,昂首走了出去。

  “这,……枷锁?”

  叶一枚低眸;盯着这黑咕隆咚的木头枷锁发呆;……枷锁,古代押解犯人的刑具,真不是现代社会的!

  难道,我从公主塔往下坠时,没有落地,而是坠入某个异世空间?……我,这是穿越到了古代?

  穿越了?

  我,穿越了?

  叶一枚费了半天劲,搞清楚这不争的事实。

  我穿到哪朝,哪里的小姐?

  刚才那汉子,像是个军官,凶是凶;但是,好像很怕出事。这么说,原主必定不凡。

  原主是投湖自尽?

  我穿了别人的身子?嘻嘻,“我”长成啥样?

  叶一枚抬眸,望向那鎏金梳妆匣;乖乖,好一样精致的东东,定非凡品。叶一枚跟着学识广博的母后大人学了不少。

  梳妆匣里一定有镜子!

  她慢慢起身;刚一着落地,双手忽地一沉;带锁的枷锁很重。

  叶一枚心里真不是滋味。刚穿来这,给了这么个见面礼?

  她慢慢磨蹭到梳妆台边,费尽力气打开梳妆匣。梳妆匣子内,琳琅满目;顶端果然有一面圆形花鸟纹铜镜。

  叶一枚拿起铜镜,定睛一瞅:

  肤如凝脂白皙如雪,眉如黛染若烟霞,似蹙非蹙丹凤目;……乖乖,好一位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的小美人!

  自己长得也美貌,和镜子里的美人比,叶一枚是相形见绌。这么一想,她心里暗戳戳地欢喜。

  既有这娇媚美好模样;叶一枚想着,自己穿来也不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