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二章 好梦易碎花飘零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2401 2019-06-09 23:17:13

  玄衣老者急剧地喘息,颤抖着;苍老的男声愈来愈低,竟变成温婉的女声。

  玄衣老者颓然坐下;右手一拂,摘下脸上的面具。面具下,是一张极美艳的脸。肌肤生动明艳,眼角皱纹浅浅,依稀见几分沧桑和风霜。

  她,是江湖人称“赛貂蝉”,青木堂堂主木玄。

  “师父,他向少阁主求了我,少阁主也应允了;……”叶一枚顿了顿;跪着向前,用膝盖走过去,伏在木玄膝下;“枚儿亲耳听到的。师父您看,他送我的玉;……以玉为聘!师父,您帮帮徒儿!”

  “一块破玉而已;……能说明什么?”木玄瞥它一眼。眼神凌厉,望着叶一枚。

  “师父……;”

  “男人一张嘴两片薄唇;贪慕美色,今日说明日忘!……况且,大金主那样人,那城府,哄你这等小丫头?他说的啥,你还当真?”木玄讥笑她。

  “不,他是真心的!师父,是哪里出了纰漏。”叶一枚磕着头;求她:“师父,您送徒儿回家,定不知我爹让我回家,是让我选秀女入宫。明知道伴君如伴虎,他还要送我去那虎狼之地。天底下还有那样糊涂的爹吗?师父,求你救我;……求师父成全!”

  木玄闻言,不由沉吟起来。

  这样的大事,不可能草率;木玄自然知道。青木堂的弟子,为大义,虽死无悔!堂下弟子,在祖师的神位前发过誓;……应选谍者,万死,也不退缩。除非,结下良缘。

  这丫头不会撒谎。看她情根深重,真与那金主有约?哪里出了纰漏?

  阁主与各堂主千挑万选,从众弟子中选中叶一枚。如果徒儿说的是真的,少堂主为何不说?还是,老堂主不让说?

  好不容易定的人,怎能轻易更改?

  那位金主?……木玄在老阁主见过那人几面;……能被老阁主奉为座上宾,确实是位人物!年轻威猛高大,沉静而稳重,看起来与他年龄很不相符,绝非池中之物;……

  这种人城府极深,心中所想,必不在一方。

  一枚跟着这种人,怎么可能好?

  他是大金主,对我青木堂的人动心思,为何我不知?一枚年少单纯,定被他哄骗的。木玄心里恨恨的。

  木玄眼神一凛;望一眼跪地上泪流不止的徒弟。

  叶一枚只觉后背如长针芒,瞬间针扎般又疼又痒。她低头,大气不敢出。

  哎;……木玄望着她,叹息一声。

  她抬眸,望向远处。夜色深重,眼前的景色,迷蒙一片;如她的前程,阴晴不定;……

  深墙大院虽孤苦,却比她杀人喋血,活在生死线强出百倍。

  木玄回转身来;望着她,说道:“枚儿,你的话,师父记住了;你且安心去。师父回到总坛,定会为你求请;……请老阁主出面,逼汝父改变主意!”

  “师父,莫不是哄我?”叶一枚抬眸,眼睛分外明亮;“马队明日到金陵。等师父回山央求老阁主,说服我爹改变了心意,那得是多少天以后?我身在重重高墙内,怎能出得来?……叶家进宫的女儿,平白无故会消失?我爹又不笨,怎敢冒大风险?”

  “枚儿,怎么与师父说话?”木玄脸色一沉;“我好意劝你,你这般绝我么?……这几年,师父待你如何,你心里不知?”

  “师父的大恩大德,枚儿没齿难忘;……”叶一枚抬眸,眼里噙满了泪;“叶家被人构陷,爷爷没了命,家人入的入狱,发配的发配;那些亲朋好友,无一人伸出援手。徒儿颠沛流离之际,师父您收留了我;您带徒儿上山,传授一身本事,徒儿怎敢忘!”

  木玄脸色缓和了不少。

  叶一枚又道:“师父疼我,比我爹娘更甚!爹娘明知我不愿,还狠心送我走!徒儿寒心,徒儿不求他们,留了一线希望,为见师父您。一枚自忖,人小言轻,没法给师父什么允偌。但,师父刀子嘴豆腐心,一副菩萨心肠;……您,不会坐视不理的!”

  叶一枚言辞恳切。言尽,眼泪扑簌簌落下;……

  “枚儿,……”木玄心内一颤;手颤抖着伸过去,想拉起那可怜的孩子。

  突然,天空一记闷雷;木玄心里一震。

  心中万千雷声,轰隆隆响;……不行,大业未成,前路迷茫,怎可心慈手软?

  悲怆,片刻一闪而过;……

  木玄拢了拢发,忍住了悲切;神态安然,说道:“枚儿,你年少未经事,师父不与你计较。你心善脆弱,太易被人感动;……你要知晓,你爹的意思,就是老阁主的意思。你被选上是青木堂的荣耀;莫辜负师兄弟的期望;你,且起来吧!”

  “师父!”叶一枚身子一震;她呆呆地,问:“师父说,我爹的意思,就是老阁主的意思?……这,怎么可能?”

  “你以为,叶家是怎样洗涮的冤屈;你爹,是如何官复原职的?”木玄拍拍长衫,重戴上人皮面具;“师父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

  “师父的意思,是我云隐门的主意?……”叶一枚身子一震,不由颤栗起来;“我爹,是遵循老阁主的意思,?……”

  “枚儿,你冰雪聪明;……话,点到为主;……”木玄点头。

  “师父!弟子求您带我见老阁主!”叶一枚抬起娇俏的脸,猛地拽住师父的衣衫,坚定地说:“师父,徒儿求您帮我。除了您,别人都指望不上!“

  “松手!”

  木玄声音低沉;冷漠而无情。

  “不,除非您答应徒儿!”那张小脸坚毅,毫不让步!

  “放手!”

  “不放!”叶一枚坚持着。

  “小妮子,找死吗?……”木玄心内火起;声音突然大起来。

  一声凌厉的剑气劲寒袭人,直取叶一枚咽喉来;……

  叶一枚身子颤一颤;但,她依然没松手,脖子向上,迎向凌厉的剑锋;……

  木玄“噫”一声,剑锋斜斜一击;“刺啦”一声响,长衫被剑气割裂。木玄抖抖长衫;不再看她,纵身一跃,便无影无踪。

  “噗通”一声响,叶一枚没稳住;手拽着衣角,重重摔倒在地。

  “师父,……师父,……;”

  她嘤嘤啜泣,除了朦胧的夜色,湖面粼粼的波光,再无任何回音。

  为什么?

  叶一枚望向夜空;……一轮明月高悬,明镜如洗。

  我,是什么?

  爹爹,不当我是女儿。他为了叶家,对女儿置若罔闻。

  云浮门收留我,一开始就有目的。整整五年,堂主培养我,教我本事,只为门派壮大。

  他……温情待我?这,只怕也是假的。

  叶一枚苦笑。

  老阁主奉他为上宾;这件事,他会不知道?他在哪里,为何不说句话?

  入了宫,强颜欢笑似行尸走肉,不过一具空空躯壳!

  这人世,不过互相利用,欺骗;真真是,了无生趣!

  叶一枚抹去泪;抱起一块俱石,“噗通”纵身跳下湖,惊起小小水花;……

  “不好,有人投湖了!”

  “秀女投湖了,快去救人!”

  驿馆内外响起呼救声。

  叶一枚一心求死,没怎么扑腾,慢慢沉入湖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