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四章 前世婉转叹今生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2059 2019-06-11 11:00:00

  叶一枚对镜左顾右盼时,听到房门被人推开,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传来。

  “枚儿,你怎么起了?”青沅姑娘捧着一个食盒走进来。“饿了吧,我给你带了些吃的来。”

  “谢谢青沅姐,”叶一枚道了谢,娇憨地笑到:“发髻乱了,我想梳理整齐;一会,再吃吧。”

  女孩子都爱美;尤其,镜子里的美人,云鬓松垮,乱蓬蓬的;实在不成样子。

  “急什么;饭菜尚且热,先吃饭。一会,我来帮你!”

  叶一枚正常许多,青沅放下心来。

  “哦,小妹叨扰姐姐了!”

  叶一枚嘴变甜了。初来乍到,她很多事不明白。这青沅姑娘好性子,有事少不得找她。

  叶一枚温顺地坐下,乖乖吃完食盒内的热汤热饭。顿时,她浑身有了气力。

  “枚儿,你且坐好,我帮你梳头。”青沅扶她坐下来,拿起篦子慢慢拢头。“今儿,我们本该到金陵的。你昨儿受了惊吓,伍长说,再休息一天;……真没看出来,那人看起来凶猛,心地倒还善良。”

  “姐姐,明日到金陵;……”叶一枚想起那汉子的话;“我们到金陵作甚?”

  “妹妹,你还没醒?”青沅顿了顿;担忧地望着她。

  下了水失了心魂,她真不记事?那貌美如花的脸,倾国倾城的貌;实在是可惜的。哎,可怜人。以后,少不得多提点她就是。

  青沅道:“我们是宫里甄选的,当然是进宫。”

  “金陵,入宫?”

  叶一枚想,这是哪朝哪代?

  金陵做都城的朝代不多;她在稀罕的历史知识中找寻答案。

  叶一枚想问,是哪位皇帝?但,作为臣子,不,官女子;如此询问,恐怕有失分寸?

  叶一枚想了想;幽幽地问:“姐姐,我有些不清醒;……迷迷糊糊地,想不起如今哪位皇上,又是哪一年?”

  “枚儿,圣上不称皇了,自谦为国主。今年,元昔五年。”青沅低头,嘱咐她:“你切记,在宫里千万不能提!”

  国主?……糟糕,这是哪偏安一隅的小国?

  叶一枚心里咯噔一下,好不容易穿越一回,穿到了大厦将倾的末代王朝?

  呜呜呜,她真心难过;……这穿来的命,不咋地!

  呜呜呜,……叶一枚悲从心来,她是真伤感,却不敢说出来。她如果说王庭短命,岂不是胡说,得被乱棍打死!

  叶一枚低眸,闷声不吭想心事。

  “枚儿,真好看!”青沅帮她整理好发髻;捧着铜镜让她瞧。她想起什么来;“昨晚,你浑身都湿透了;我帮你换衣服时,收了你一件物品;……我这就给你拿来。”

  叶一枚又一脸懵;不知道,她说的啥。

  青沅站起身过去,打开到梳妆匣取出一物件;“刚才,你是不是在找它?你很宝贝它;……贴身戴着它,不时拿出擦拭。我看你全身寒凉,先将它摘了下来。”

  青沅笑嘻嘻地,将一块澄碧的翠玉系她腰间的丝带上。

  叶一枚低眸细瞅;月牙形状的玉佩,隐隐的盘龙花纹,握手心温润有节,一看就是好玉。

  咦!这块玉?……

  这玉,不是自己花两万美刀从阿拉伯商人那买来的吗?怎么,这块玉也跟着穿来了!

  她当时看中这块古玉;心里喜欢,虽小贵还是买下了。

  不对!青沅说,原主天天戴它,舍不得摘下的;……

  原主的玉,很多年以后,流落到阿拉伯?

  然后,我见到了它;……

  是它,将未来的我,和现在的我,连接起来的?

  叶一枚一个激灵,被自己这想法吓懵了。

  她手持这块玉,有种醐醍灌顶的通透感。

  她傻愣愣地,杵在那,发着呆;……

  青沅以为她想起什么;生怕干扰她,悄悄退了出去。

  不过,我穿越来这,是受了什么刺激?

  从小到大,爸妈爱她,有求必应。

  老叶有钱。除了天上星星月亮,只要她能想到的,老叶都能给她整来;……别的孩子在死读书;她已欧美澳环行几趟了。轿车跑车,她都有,还有飞行员驾驶证;……

  才情万丈的母后大人,也从不娇惯她;德智体美样样必须学。国内读了大学,去美国读研;哈佛商学院毕业。毕业回来,就是叶氏企业的二老板,牛不牛气?

  ……

  好好的,我怎会去了迪拜?又怎会从四百多米高的公主塔顶往下跳?

  我受到什么刺激了?叶一枚心里一凛。

  该死的李大力!

  叶一枚叹了口气;她千挑万选,选了凤凰男李大力。老叶没说一个“不”,一年内擢升李大力,从小小的部门经理,调往叶氏中东石油公司负责人。

  叶一枚去巴黎看画展,偷偷溜到中东来,想给他一个惊喜;……

  智能系统扫描了她,她信步跨入公司大门。

  李大力一直很勤奋,通常都在公司加班;她悄然走近总经理室;……一个旖旎的画面映入眼帘。

  该死的李大力,漂亮女秘书在怀,两人浓情蜜意的;……

  叶一枚怒发冲冠,上前去,给他一个清脆的巴掌。

  “枚枚,我错了;……是她,她主动的;……”李大力声嘶力竭;不忘狠踹秘书一脚。

  “李大力,你,恶不恶心?”叶一枚回手,甩他一巴掌;“是不是男人?做了,还不敢承认!”

  她潇洒地回到酒店;恨恨道:李大力,从哪来的,回哪去!

  然后,她给爸爸发微信;“老叶,李大力真不是东西!“

  老叶回:“是,果然不是东西!”

  “老叶,你知道?”

  “知道啥?”

  老叶回了个囧态。

  “额嗯,乖女儿,你还受得了?……不然,爸过来陪你散散心?”

  叶一枚心里一阵暖;到底是亲爸,他就是再忙,女儿的事,都排在第一位。老叶在忙着谈一个并购项目;她想,还是别让他分心。

  叶一枚给爸发微笑;“老叶,这算啥事?……一个渣男人而已;女儿还能行!”

  老叶在微信里大大夸了她一番。

  为了疗愈心里的伤;她去了迪拜花钱,参加跳伞刺激的运动。

  她从公主塔往下坠,穿越到这里;是时空互换而来,还是,古玉的灵性使然?

  叶一枚不敢确定。

风半染

阅读愉快!喜欢的话,记得收藏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