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五章 假做真来真亦假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2037 2019-06-12 15:00:00

  第二日一早,马队从驿站出发。

  府兵在前,旌旗招展,车马粼粼;两乘马车,在牙兵的护卫下进入金陵城。

  叶一枚气嘟嘟坐着,揉着酸涩的手腕。手腕被厚重的木枷铐了一天,上马车才打开。被人逼上了马车,没办法逃走;一枚觉得晦气。

  不过,她也没地方可去,不如进宫碰碰运气罢。

  那队牙兵将马车送到内城止住脚步。宫内出来一行人引路,有人赶马车往宫里走。马车从西侧门进了宫;四周依然用布幔遮得严实。

  秀女们正襟危坐,谁也不敢乱动。只能从飘荡的窗帘缝隙中,隐约观看高大宫墙。宫墙上的重檐翘角,在黄昏的夕照下,镶上一层金色的阴影,显得愈发森严颓废。

  叶一枚有一事,想不明白。南国国祚衰败,正是愁苦不已的时刻;全国上下该同仇敌忾,统一对外才是;这时,征召秀女进宫,为了啥?

  当然,这些话,她只在心里想;……这种话,秀女断然不应该说。

  马车沿着高高的宫墙,慢慢行驶着。约莫过了半炷香的功夫,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停!各位秀女移步。”一位公公扯着鸭公嗓喊着。

  马车上的布幔被揭开。

  宫人上前挑开车帘,说道:“姑娘们,请跟我走。”

  秀女们点头,不敢多说话;井然有序下了马车。

  两名宫女一前一后在前走着;秀女们迈着娉婷的步子紧跟着。

  走过一道道高高的宫墙,叶一枚和青沅等四人,被领到一处院落前。叶一枚抬眸,门楣上“皎兰居”三字;大概是她们的住所了。

  院内有人迎上来,领路的宫人自离去。这是一处洁净的院落,院子里有两颗梨树,梨花儿开得正妍,散发出幽香。

  又有一位年长的宫人过来,“我是芷蒻,姑娘们有何事,尽管吩咐我就是。”

  芷蒻将她们领到各自的房间,叮嘱她们:“姑娘,今晚大家先歇着,明日一早,会有人来传你们!”

  “谢谢姑姑。”青沅拿了点碎银子,悄悄放在芷蒻手里。青沅大一点,人情世故懂得多些;“姑姑,我们初来乍到;一切,请您多指点。”

  “好说,好说啊!”芷蒻笑嘻嘻的,惦了惦沉甸甸的银子;“青沅姑娘客气!若运气好,攀上枝头当凤凰;以后,不一定谁关照谁呢!”

  “姑姑,你莫笑话我嘛,没见过世面的丫头,怎么可能攀上枝头?”青沅笑道。

  “姑娘,我告诉你,别人不用管的;……你只要记着,巴结好中宫娘娘。”芷蒻轻声道。

  “谢谢姑姑提点!”

  叶一枚到了屋内,却怎么也睡不着。她觉得哪里不对。

  她们这选送入宫的秀女,怎么连个随从也没有?……古代大户人家的小姐,不得丫鬟使女婆子一堆人伺候的吗?怎么这叶家小姐这么寒酸?不止是她,青沅、采薇,还有其他姑娘,也都没有随从?

  难道,我,会是个假小姐?

  叶一枚心里着实不得劲。她左思右想,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她起身披上衣裳,来到青沅的房外,轻轻敲着门;“姐姐,青沅姐;……你睡下了吗?”

  “吱吖”一声响,青沅站在门内;惊讶地问:“枚儿,你怎么了?……还没睡呢?”

  “姐姐,我睡不着;……”叶一枚撒着娇,冲她娇俏地一笑;“换一个地方住,我睡眠就不好。我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就想找人说说话。姐姐,你不会嫌我不懂事吧?”

  “怎么会?……进来吧!”青沅微微一笑;侧身让她进门。“夜已深了,有什么睡不着的?……莫不是心里有事儿?来,咱们躺在床上,你慢慢说;……”

  青沅将她拉上卧榻;拿了一个软枕给她,让她能舒服睡下。

  “好!”叶一枚心事被人说中,脸色微微发烫。亏得是在晚上,不然,肯定能看见她脸红到脖子。

  “姐姐,我有事不明白。按道理,咱都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好歹也是被选入宫,不管以后能不能飞黄腾达,怎么连个随从也没有?……”一枚瞅她一眼;说道:“我看姐姐您这样的见识,谈吐和气魄,不像是小户人家的。姐姐,您这气派,不说是公卿,也该是大户人家出身,怎连个丫鬟都没有?”

  “唉!你以为,我们这批秀女里面,有几位是南国士族的真小姐?……”青沅眼里起了一层薄雾,声音有些异样;“我爹是蜀国的大臣;……蜀国战败,我爹不甘受辱自尽身亡。我娘带着我和我弟逃到这边,本以为可以静静过日子。不料,国主甄选秀女,那些节度使和大臣,谁愿意将自家的姑娘,送到这破落的王庭去?他们就找人顶包;……我若不从,我娘和弟弟就有危险;我就这样成了秀女。”

  “啊,原来如此?……没有人告发吗?”叶一枚很气愤。原来,她身世凄惨的。

  “谁告?……谁会多管闲事?”青沅望着她;“叶姑娘;……你呢,你为什么会来到这呢?……”

  “我?……爹娘不喜欢我。”

  叶一枚眉头一皱;自己没想开口说话,怎么蹦出来这么一句?……是原主心里的声音?

  “这个乱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委屈,都有那么多的不得已。”青沅安慰她;“也可能,你爹有他的不得已吧。”

  “嗯,我也只能这么想了。”一枚点头;又问道:“我们这批秀女,宫中有什么需要,才被匆忙甄选的吧。不过,会是什么事呢?”

  她俩心里都明白,国主要选妃子什么,干嘛舍近求远?金陵佳丽淮阳风流,况且,国事这么胶着,作为君王,还有心思选妃?

  “枚儿,干嘛杞人忧天?我们且不要想那么多。”青沅拂了她凌乱的发;说道:“既来之,则安之。有什么事儿,过几天,一定会知道的。”

  “是!姐姐说得极对!”

  叶一枚重重地点头。青沅看得很透,忧虑有什么用,祸福相依,总会有办法。

风半染

阅读愉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