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七章 君王兴起金莲台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2071 2019-06-14 15:00:00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江南的梅子雨,宫娥玉肌骨,旧词新曲,不负低吟浅唱。金陵脂粉凝,宫阙魏巍,花香叠影翩舞。

  饶州道的十二名秀女,与其他州府选送的秀女,甄选出二十四人随司乐局,每天练这支采莲舞。

  秦嬷嬷很严厉,一张嘴不饶人。姑娘们的表现一般,技艺平平,在她嘚吧嘚吧说个不停;“没一个中用的。”

  “卖点力气!一个个无精打采;……”秦嬷嬷看得糟心,不停地敲边鼓;“站直了,腿绷紧;……不行,重来!”

  秀女们早起勤练习,晚上诵诗书,谨慎行事。进宫前也是学了舞艺,不敢说上上乘;放在人堆里,也是顶尖的。

  这几日都勤奋,长进了许多了;……还不满意?真是吹毛求疵!

  叶一枚心里也不忿;但,她能怎么办?只能如别人般保持缄默。

  “你们不服气?……觉得我待你们严苛?”她们一个个哭丧着脸,秦嬷嬷怎会看不见?她叹了一口气,说道:“嬷嬷我不是刁难你们,现在逼你们狠一点,你们才能更快地长进!”

  “哦,……”前排两位姑娘懒懒地回着。

  “姑娘们口服心不服?……好,我带你们去看样东西!”秦嬷嬷挥挥手,说道:“姑娘们,跟我去清辉殿的别院。”

  “是!”

  姑娘们哪敢说“不”,颤颤惊惊地跟在她后面。

  清辉殿是举办大型宴乐之地。宫里举办王家礼仪宴乐皆由郑尚仪主理,歌舞宴乐及宾客的指引,司乐司礼是最有话语权的。

  大概,秦嬷嬷带她们来看舞台;是怎样别出心裁的造型?叶一枚实在想不出来。

  秦嬷嬷带着姑娘们迈进清辉殿别院。进了别院的院内,秦嬷嬷走到一处穹顶高大的房屋,停下脚步;“你们,仔细看好了!”

  她朝院内的一名青裳宫女点头。那名青裳女子从腰封内拿出一串钥匙将紧锁的大门打开。

  大门霍然洞开;……一尊金碧辉煌的庞然大物呈现在眼前。

  “哇,什么?……”

  “这,观音居士的莲花台?……咦,这怎么会在宫里?”

  姑娘们低下头,七嘴八舌地说开了。

  秦嬷嬷不知按动什么机关,那尊莲花台震动几下,从屋内缓缓移出来;在她们面前停来。

  好一朵巨型的金莲花!莲花花台高高耸立着;金色的花瓣一瓣瓣镶嵌在花台四周,栩栩如生闪着耀眼光芒。金莲足足六米高,几乎顶到房梁;顶部的平台很狭窄,目测直径不到二米。

  难道,要在莲花台上跳那步步生莲舞?叶一枚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有《金莲步诗》,诗云:

  “金陵佳丽不虚传,浦上荷花水上仙。未会与民同乐意,却与宫里看金莲。”

  天哪,圣上不知天下疾苦,每日醉心于这,真不是传说?

  在巨型莲花台中,美人翩翩起舞,舞一曲步步生莲,宛若缥缈的仙姬;……不仅要求身轻如燕,还得呈现摇曳多姿的美;将一曲歌舞表演完,非得是胆量和技艺双绝。轻盈,才能仙;速度快,才能惊艳。

  若脚步不稳,从花台顶跌落,舞者非伤及残!简直是可恶,叶一枚心里恨恨的。

  “姑娘们,你们该猜到,让你们看这,是何用意了?”秦嬷嬷瞄了她们一眼,眼睛从她们头顶掠过;“别以为自己跳得多好,上这莲花台上试试!”

  “啊?……上去?”

  小命要不保!秀女们心凉了半截。

  可,由得你想吗?

  宫人搬来一架云梯,紧靠着金莲花座。

  秦嬷嬷用手指最前的秀女,“云霓,你上去试试!”

  “我?……”

  云霓花容失色;自以为舞艺一绝;那么高,那么窄,怎么跳?她双脚颤抖着,双手攀着云梯往上爬。好不容易爬上顶端,已经瘫在上面,哪还有劲再跳?

  “去,将那不行的拖下来!”秦嬷嬷声音冷漠。

  金莲座旁又搭了两架梯子。身手矫健的两名宫女上去,将瘫软成一团的小姑娘抱下来。

  “你们带着爹娘的期盼进宫,难道不想熬出头吗?”郑尚仪不知什么时候来的。她望着姑娘们,大声说道:“今儿个,我把话说清楚。谁能在金莲顶台轻盈跳完莲花舞,中宫娘娘有赏!娘娘高兴了,圣上就高兴了;圣上高兴了,在宫里不就有盼头?”

  尚仪大人这一席话,几个姑娘的心思活跃起来。

  “我……我,试一试!”穿着鹅黄色衣裳的秀女大着胆子说道。

  “嗯,勇气可嘉!”尚仪大人点头应允。

  黄裳秀女踏着扶梯,上了莲花台顶;颤巍巍站了起来。她屏住呼吸,轻移莲步,慢慢转了一个圈。突然,一个趔趄,她直趴在平台上;在那里喘着气。

  “算了,去扶下来吧。这,大概头眩晕了;……”郑尚仪摇着头。

  “大人,青沅愿试一试。”

  杜青沅毛遂自荐。

  “好!”

  郑尚仪眉头一挑,慢慢点头。

  杜青沅鼓足了勇气,双手攀着扶梯到莲花台顶。她慢慢走着,脚轻轻挪动;然后,慢慢转着圈;……

  “呵,从头到尾,你倒是走完了。”司仪大人脸上挂着霜,压根没有笑容;刻薄地说道:“哪里是起舞?笨得要死,完全没有美感。我都看不了,圣上的眼睛,更看不下去了的。”

  尚仪大人声音高,秀女们全听见了。

  “啊,这还不行?……那么高,又特窄,跳得很不错了;谁敢像在平地上,那么轻盈起舞?……”

  出头,谁不想?……可是,得先保住性命要紧。

  秀女们低着头,全都保持缄默。

  叶一枚扶着杜青沅,眼睛里冒着火;仰头望着金莲台,丫丫劳什子玩意?难怪会亡国,玩物丧志,国主心思只在这?

  “小叶子,你不上去试试?”

  郑尚仪望一眼叶一枚;看到她小小的身影,眸子清亮毫不畏惧,却与别个不同。这姑娘很有点意思,激灵乖巧;无论姿色,还是技艺都属上乘。

  “哦,我……?”她凤目微垂,低眸望着地面。

  郑尚仪会读心吗?叶一枚心里一凛;难道,她看出什么了?

风半染

各位小可爱,走过路过别错过,关注收藏一下,谢谢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