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十章 一枚献计巧心思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2006 2019-06-17 18:03:06

  尚仪局西南角的倚翠阁,时断时续地,传来缥缈无定的丝竹管弦之音。

  “停,……停!”女史秦嬷嬷毫不客气地打断她;“叶姑娘,你与众姐妹好好讲,这样子不行;……”

  “是!”叶一枚低眉顺首应答着。

  瞅瞅秦女史不悦的脸,望望斜睨她的众秀女,叶一枚不由叹了口气。郑尚仪一句话,她从偏殿换到正殿居住,秀女们眼红得不行。她们故意刁难,排舞乐不好好配合。练舞慵懒得紧,旋转抖袖都慢腾腾的。

  被尚仪大人破格录用,叶一枚真不觉得好。她莫名其妙穿越来,成了秀女不得不进宫。她只想小心谨慎地待着,混吃混喝等机会,最好赚点银子出宫去。住得是宽敞了,有人伺候着;但,也被人监视的。

  更加不好玩的,她成了众矢之的,被秀女们牢牢盯着。古语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确如此。

  云曦和琼佩说是服侍她;叶一枚从没这种感觉。她想出屋去溜达,都有人跟着;完全没有了自己的小自由好吗。

  不过,仗着自己年龄小,还可以去撒撒娇;她厚着脸皮去见郑尚仪。闵司乐认得她,看她来并没拦阻,点头应允她进去。

  郑尚仪居中而坐,一身石青色的官袍,一顶乌青软帽束发,玉指紧握一支狼毫,在锦簙上书写着什么。

  郑尚仪头也没抬;问道:“何事?”

  “大人,我……;”见她正挥毫书写,叶一枚觉得很唐突。她突然停住嘴,不知当讲不当讲。

  “何事?”郑尚仪放下狼毫;抬眸瞅她;放缓了声音,问:“小叶子,说话怎么吞吞吐吐的,有何难事?”

  “大人,小叶子有个不情之情;……我年纪小,没有能力约束别人。你能不能另找一位姐姐,有威信的人来约束大家?……”

  “你的意思,你只管舞艺,让别个统领众人?”郑尚仪望她一眼,摇头道:“年龄小不是问题。你十四岁,别人十五六岁,能小多少?……再说,你找谁来统领?依你的舞技,众人还心生不悦;找来别个人,又如何服众?”

  “大人在上,小叶子并非怕辛苦,实在怕耽误大人的大事。”叶一枚俯首道。

  “御花园每年举办一次赏荷会,非我个人的事。这是宫里的大事,娘娘亲自叮嘱的;……”郑尚仪适度纠正了她,又说道:“你的来意,我明了的;……与其愁苦别人不配合,倒不如多动些心思,认真想想如何拉拢人。”

  “这个,……我去拉拢别人?……”叶一枚一愣。我和她们这样了,还怎样去拉拢?

  “放不下脸面?陪着笑脸说好话,让别人认可你,并非羞耻之事。你若待不下去,被人轰了去;……去了教坊当赔笑的歌舞伎,每日卖笑度日,才真正是羞耻呢!”郑尚仪望着她精致的脸庞;“你该难过的,不是我会如何。不知将来你会怎么样凄苦度日才是真难的。到那时,与其那样的处境,你为何不好好想想,如何讨这些姑娘们的欢心,赢得她们的喜欢和敬重?”

  “呃……;真个,要这样做?”

  叶一枚腹诽着;不是吧,我又不是男人,要和姑娘们套近乎,讨姑娘们的欢心?

  “怎么,觉得很难?”

  郑尚仪眉头一扬。

  “呃,……小叶子,愿意试一试。”

  叶一枚没法。

  “嗯,这样才对!你好好想想,你们排练这支舞,遇到的难题是什么?……姑娘们不配合你;你得想法子,让姑娘们能主动听你的。”郑尚仪葱兰般的玉指拾起簪花小楷,说道:“圣上诗词歌赋皆上乘,书法也是极好的。臣子们自然在这些地方花费心思。比如我,若写不了一手好字,怎么能在尚仪局坐得稳?”

  “大人的意思,我们所为所想皆为圣上。圣上喜欢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叶一枚心里骂一帮佞臣;嘴上却不敢放肆。她小声说道:“大人,我还到不了那一步。目前的问题,更急迫些些;……”

  “嗯,投其所好,会不会?……她们缺什么?比如衣裳、头饰,器皿……?”郑尚仪耐心地提点她。

  叶一枚不明白,郑尚仪为何这般有耐心?实在是指点她的迷津。

  叶一枚感激她的指点;说道:“谢谢大人指点,小叶子明白了。要想生莲舞好看,在宴会上倾倒众人,裙襦能否换一套别致的。我想,也让众姐妹都能拥有一套新的?”

  “好,这主意不错!”郑尚仪点头;笑道:“这才对嘛!小叶子,你聪明脑瓜灵活,总畏畏缩缩不行;……有什么主意,你就跟我说!”

  “是!”

  叶一枚心里不由吃惊。她怎么看出来我畏缩不前?难道,她暗中观察我?还是,云曦和琼佩两人?

  “小叶子,你想做成什么样,你自有想法吧?去尚服局看样子,定一下款式,让尚服局女史负责帮你!”郑尚仪没再细问,抬抬手正正衣冠;说道:“我得去尚宫大人那里复命;你去找女史商议,就说我的意思;她们自然不敢怠慢。你定好什么料子和行面,知会我一声就是。”

  “呃,……是!”

  这,给足了她面子和权限;让她尽力去做。叶一枚千恩万谢,辞别郑尚仪。她出尚仪局,请往尚服局绣坊。

  一路急行,她觉得这宫里的路,似乎是最难走的。

  她忽然有种感叹;什么路都不易走,尤其是做人,瞻前顾后,小心谨慎,谦虚自持,这些都不难。难的是一辈子都要仰人鼻息。

  叶一枚愈加怀念她叶家。她是叶氏企业的千金,众人捧着她;爸妈心疼她,唯恐她有一点不高兴。

  哎,还是不要去想了!她不由得叹一口气。她听到左侧耳畔珍珠磕碰清脆响动之声;下意识往右耳上一模。咦,奇怪,右侧的珍珠耳坠哪去了?

  叶一枚心下很慌。刚刚,在尚仪大人房中,她还感觉到一对耳坠磕碰的清脆响动;一转眼,右耳上的耳坠就不翼而飞了?

风半染

感谢你来,阅读愉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