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十一章 俊公子探花拾珠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2035 2019-06-18 23:00:00

  耳环是从叶家带来的,内刻叶家的族徽。叶一枚不是心疼它,是怕别有用心的人拿了去,偷窃作奸犯科等等,再将她的耳环扔在现场;若成心黑她,纵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

  在前世,她偶尔也看宫廷剧,后宫女子争强好胜你死我活,一幕幕血淋淋的宫廷暗黑史。叶一枚内心生出不详预感;只觉眼冒金星,额前全是黑线。

  尚服局负责宫里的衣物首饰的制作和维护,还负责采买衣料、首饰等原材料的采买。大到珠翠佩饰布匹衣料,小到针头线脑等细碎之物,也不可能全都外出采购。宫外几家常年固定的商号,时常会送货进宫里来。

  刚才,她路经之地,也会有宫外的人来。要是被外头的人捡了去更不好办;谁都不认识,上哪去找?

  她穿过那道狭长的长廊,道旁的海棠花开得煞是惹眼。满树的粉的花苞,红的花朵,妩媚动人;引得蝴蝶儿在花丛中翩翩起舞。

  叶一枚眨巴着眼眸,不由驻足停留,竟是看呆了。她葱尖般的玉指攀住一枝海棠,静静闻花的芳香;不料,一枝旁生的枝桠斜插过来,直抵着她高高的云髻。叶一枚被唬得不行,小心地将那旁生的枝桠拨开,才敢迈步前行。

  她转过身正准备离开;忽然,身后的树丛后传来一个声音;

  “喂……,请问……?“

  叶一枚吓一跳,静静地看海棠,有人在树后偷窥她?

  她奉命去尚服局办差,差事没办,兀自在花园流连;尚仪大人若知道,不定怎样责罚呢!

  这说话之人,不定哪位娘娘宫里的?若被抓住了,还不得被扒一层皮?

  叶一枚哪还敢往后瞅?

  她敛神低眸,慌慌张张,落荒而逃;……恍惚间,她依稀感觉有什么落下了;……

  叶一枚急急往回走,必须找到那枚耳环。

  她穿过绿荫密布的长廊,朝那棵海棠树走去。

  海棠树下,站着一位玉骨风清的俊美少年。

  那少年肤白如玉,浓眉如墨;穿一身月白色暗纹锦袍,头上银色丝带扎一个束髻冠,脚踏一双乌青色软靴。腰间一深绿色腰封斜斜搭着,更显得骨骼清奇玉树临风。

  那少年眼睛搭着,慵懒地斜靠在树上,好像在闭目养神。

  乖乖,好俊俏的小哥哥。

  叶一枚心里赞一声,不过,眼下她有要事,没心思与他搭讪。

  叶一枚像没看见他,径直走过去。她神情肃穆,低眸沉肩;眯一双凤目,眼睛往地上四下寻摸。她绕树三圈,甭说什么耳环,连一颗珍珠都没有。

  哎,……它,能去哪儿了?

  她沮丧地抬头;……一丝银色的亮光,从她眼前忽闪而过;……

  那少年正从身旁大摇大摆走过。他风神俊伟,手拿一绢丝折扇,折扇下系着一枚扇坠,不正是自己的珍珠耳坠?

  “这位郎君,等等,……”叶一枚一个箭步冲上去,拦在他面前;“请借一步说话!”

  那少年斜睨着她,剑眉下深潭般黝黑的眸子如电般直直瞪着她;不客气地问:“小娘子是问我?……光天化日之下,小娘子拦住在下不让走,到底是何用意?”

  “公子,您说笑了。”叶一枚抬眸,笑得像朵花;心里却恨恨的。“您翩翩佳公子,穿得极好,家里一定不缺银两的。您这折扇看起来不错;……”她边说边用手伸过去,想摘那扇坠;“这扇坠,与您这折扇不配;做扇坠不如用玉佩。”

  “姑娘这样说,又是何用意?”那公子将手一收,折扇一扣背到身侧;嘲讽道:“难得识得我这折扇。姑娘既说它不错,那请您说说,我这折扇好在哪?”

  “……”

  叶一枚愕然;睁着眼说瞎话吗?我那是告诉你,那扇坠不是你的。

  不好跟人家发火,她依然低眉顺眼;“咳咳,我哪里懂什么折扇;……实在是,您那扇坠,该不是搭配这折扇的。”

  “哦,姑娘这般说,我越发觉得有趣了;……您见过我原先的扇坠?”

  那少年将折扇收起,握紧于手心;眼眸斜睨着着她粉嫩的肌肤。他心里也恨恨的;年龄不大,眼睛却朝天,实在不把人放在眼里。

  “什么?……”叶一枚抬眸;眼睛红红的,几乎要喷出火来;“公子莫不是成心逗弄我?小女子与你从不相识,怎会认得你原先的扇坠?”

  “你,没见过?……”那少年眼朝天;“那,你怎知这扇坠不搭配这折扇?这些个小玩意,原本没什么配不配;……某今儿走到这海棠树下,树枝上挂着这小玩意。这,是上天赏赐我的礼物。某惜物如宝,立时就用了。某说是绝配,又有何不可?”

  “公子,你逗我玩呢?”叶一枚听得火起。他早就看出来,我在找东西;还坏兮兮憋着不说?

  她扬起脸来,捏紧了拳头,双眸如炬;狠狠瞪着他;“你眼瞎么?姑奶奶我右耳坠在你折扇上,你还好意思说什么上天赏赐的?枉你空有一副好皮囊,腹内原来草莽;……”

  叶一枚气急,再不管什么闺秀教养;好听不好听的话,一股脑儿全说了出来。

  “嘿,我好怕怕!……看着年龄不大,娇娇柔柔的小姐;原形毕露眼冒凶光,是这般的厉害!”少年公子眯眸,唇边浮起一抹浅笑;“咆哮声声,如河东狮吼;……你这样子,在宫里只怕不招男人喜欢的。”

  “要你管!”叶一枚瞪他一眼;“我的东西,你还给我!”

  宫里的男人,不就是高高在上的那位?本姑娘可没那想法。不过,跟这小男生说这些,料想他也不会懂。

  “我和公子本就井水不犯河水;……”叶一枚顿一顿,声音低了许多;“我的东西,您请还给我!他日,愿送一件礼物,代为致谢!”

  “哦,此话可当真?”

  “当真!”叶一枚回答得斩钉截铁。

  “好!”

  少年点头,不再赘述;将那耳坠从折扇上摘下,双手捧上;“姑娘,您收好,您的芳名,可否告之?”

  

风半染

谢谢宝宝们如约而至!本书今天正式签约,第三方平台可看了。宝宝们,开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