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十二章 赵良笙问询不得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2010 2019-06-19 23:30:00

  “男女授受不亲,您这样不太好吧?”他主动归还耳坠,叶一枚不好硬怼;她放低姿态,脸上笑靥如花;“我身居内庭,和陌生男子搭讪已不该;更不能让小女子贱名污了公子圣听。公子,您还是莫打听吧。”

  “你说,我将耳坠归还于你,你送我一礼物回报。”少年并不生气;轻声说道:“你不告诉我大名,我又怎知你说的话,几分是真,几分是假?你若言而无信,我该如何找你?”

  “公子以为,我像那言而无信的人?……本姑娘说过的话,一定会做到。”叶一枚自忖;无意中结识陌生男子,哪能随意将名字告之?况且,也不知这人底细;不好与他过多牵扯。

  她认真想想,他若是无赖,拒绝归还耳坠,也是毫无办法。这人能在宫里自由行走,也非等闲之辈。不想与他过从甚蜜,也不能让他心生怨恨。

  她抬眸,说道:“请您报名号,我自会记住;那份礼物,定然是不会少!”

  “既如此;……这,也是好的。”那少年垂眸,斜睨了她一眼;看她的样子,只怕是不会说的。没法强人所难;少年公子拱拱袖;说道:“鄙人姓赵,名晔,字良笙;……你若找我,去城西的荣漱斋一问便知。”

  “城西荣漱斋?”叶一枚点头;他还算讲理,没死缠烂打。说道:“过一阵子,我准备好物件,自会送至荣漱斋。”

  叶一枚说完,抬脚就要走。

  “姑娘,您请稍等!”那少年走上前,朝她长作一揖。“您到底信不过我;……若姑娘执意如此,笙断然不敢造次;希望姑娘您早日来!”

  “……”

  叶一枚瞅他;……我也不知啥时能出去呢;自然没法与他定时间。

  “其实,我老早看见了姑娘。”赵晔上前,说道:“我替荣漱斋给宫里送样品。宫里的风景与外面不同;我看花了眼,不小心迷了路。第一次进宫来,不好嚷得众人皆知;好不容易找到海棠林。我在海棠树丛里,看见姑娘您驻足赏花,被花枝惊扰;……我想上前问路,姑娘不知何故,慌慌张张走了;……我正想追,瞅见地上半幅耳坠。我估摸着,可能是姑娘您的;我不知道您去了哪方?估计姑娘发现首饰不见,自然会回来寻吧。所以,我倚靠海棠树树干,等姑娘你来;……

  看来,这人还算老实。望着他脸上那股认真劲,叶一枚默默地点头。

  “公子您刚才说的话,让我对您平添了敬意;……公子如此识大体,护得小女子的体己之物,小女子在此谢过!”叶一枚望他深邃的眸子,并不回避;“公子,小女子在宫里当差,实在耽误不得;……他日,我定然会将礼物奉上。您放心,我定不会食言!”

  “好!”赵晔点头。

  “谢谢公子的大度。”叶一枚朝他略微鞠躬;“公子,您说刚才迷了路;……您现在是否知晓了?”

  “嗯,已经知道了!”赵晔敛眉,声音低沉。

  “不敢耽误公子正事;……小女子,也要办差去了!”叶一枚转身,急急地离去;……

  她娉婷的身影越走越远;渐渐消失在红墙黛瓦深处;……

  赵晔深邃的眸子里,热情一点点淡下去;……这丫头,真是滴水不漏!我花费半天力气,也没打破她的防线;没法知晓她的一星半点信息。她思维缜密很有想法,一点不像这个年纪的女孩;……

  ……

  叶一枚将这珍珠耳坠掏出来,仔细审视;它上边掉了一个挂钩,没法再戴回耳垂上。叶一枚索性将左耳的也摘下来,将一对耳坠收起,放在贴身的衣兜里。

  她信步急行,迈步跨进尚服局的院子;问了一名小宫女,知道了女史裁制衣物的地点。叶一枚进了屋,脆生生地打量着屋子内,上上下下摆满的一摞摞布料。

  窗边有一紫衣女子,正伏案做一件衣裳。叶一枚认得,她就是掌管服饰衣料的女史。

  叶一枚往前打一偌;说道:“姐姐,尚仪局叶一枚有事前来请教。”

  “要裁料子,做新衣裳吗?”女史瞥她一眼;不冷不热地问。

  “不是的,姐姐。”叶一枚笑一笑,甜甜地回应;“我是尚仪局的,……我来看看;……”

  “娘娘们要做新衣裳,自然差她宫里的女官来。宫里头的规矩,十分严谨;……吉服,朝服,常服,皆有定数。郑尚仪既差你来,难不成是尚仪大人想做衣裳?”

  “姐姐说哪里话?尚仪大人极喜清净,哪里要得了那么多新衣裳?”叶一枚躬身行过礼,说道:“郑大人差我来,自然是为夏日赏荷筵,要给我们这些秀女做舞曲的行头。”

  “宫里一年一度的赏荷会,自然是极其隆重的;……原来,姑娘是给娘娘办差来的。”女史望她一眼;眉眼俱带着暖融融的笑意;“我看你的面孔新,人长得这么标志,为人聪明伶俐,还能替郑大人办这么重要的事;……我猜,你一定是郑大人跟前的红人小叶子吧。”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难得宫里的女官们把我当回事!既然,这名号叫出去了,我也不必藏着掖着了。

  叶一枚心思活络起来。

  她眉眼堆着笑,喜滋滋说道:“姐姐,您说哪里话?小叶子何德何能,不过赶鸭子上架罢了。我年纪小,大人抬爱,抬举我;……我人小言轻,也不能白白受了大人的照拂,唯有尽心尽力办事。”

  呵呵;……这丫头好一张利嘴!那女史停了手里的女红,抬眼细瞅她。果然,是一等一的美人坯子!

  女史扬眉道:“郑大人差你来,所为何事?”

  “郑大人听娘娘讲,今年的赏荷会务必办出些新意。大人想为舞乐的姑娘们每人新制一套头面。”叶一枚凤目含着笑;上前盈盈一拜;柔声说道:“姐姐,尚仪大人本要来的,不想尚宫大人来宣;……大人只能命婢过来,挑些上好布料和时新款式,回去让大人甄选。”

风半染

机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