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十三章 一枚良笙再巧遇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2048 2019-06-20 23:12:40

  “叶姑娘言重了。尚仪大人吩咐的事,我等自当竭尽全力。”女史听她如此说,含笑点点头;站起来欠欠身,说道:“叶姑娘,跟我来吧!”

  “好的,有劳姐姐!”叶一枚笑吟吟地,躬身致谢。

  “不打紧;……”女史笑道:“你换我一声姐姐,我也不能得了便宜。尚仪局舞乐者好几十人,要定制一批成衣;绣娘们又得耗费些时日;……不是我能做主的,我领你去见司宝大人,她可以向尚服大人请教。”

  “谢谢!全凭姐姐做主!”叶一枚紧紧跟上,唯恐再出意外。

  女史领她沿着长长的回廊,走进东南角的一处偏院。她们刚进到院中,听到有人在说话。

  “这些清一色的天水碧,这些是料子加了细密的金丝线,这些镶嵌细小的珍珠,适合娘娘们做斗篷;都是上好的料子,都是极贵重的;切不可疏忽大意!“

  “是!”

  堂下齐刷刷坐了几排,都是这里的绣娘。

  一遇到宴乐大事,六宫中尚服局是最繁忙的。圣上少不了要裁制新衣;各宫的娘娘们也不带落后,都争抢着在这个时候裁制新衣;要在这种重要场合露脸的。

  绣娘们起早贪黑的做活,压根儿没有什么休息时间。遇上那不体恤下情的主子,绣娘非但落不到好,还可能遭受飞来横祸;……

  叶一枚自觉很不容易;……绣娘们骨骼粗大的手指关节,长年劳作皮肤菜色,早早就添了皱纹。叶一枚觉得,自己很庆幸了。

  “哦,……什么事?”女史领来一位陌生面孔;司衣抬高了声音。

  “姑姑,这是小叶子;……尚仪大人派来的。”女史匆忙走过去,立于廊前静默不动。

  “尚仪局的?……”司衣抬眸,望着叶一枚那妩媚整洁的脸。

  “是,大人!“

  看这位大人的神情,她该已经知晓。叶一枚不再絮叨,办正经事要紧!

  “尚仪大人吩咐婢子来拿些成衣样式,刚才,这位姐姐说,要等姑姑定夺;……婢跟着姐姐来到这。”

  “嗯,原来如此!”司衣笑道:“大人从不打诳语。小叶子,这些都是;……你去,大胆地选吧!”

  “不,大人!”叶一枚扬起脸;说道:“尚服局这些,是内务府亲自督办,实在是名贵得很的。这些丝绸缎面这般锦绣,用来做头面,实在很浪费了。我们这许多人的行装,你们不可能悉心尽数刺绣而成。只要求,质地轻盈,浓淡相仪,挥洒自如;这般…………”

  “小叶子,你说的,宫内恐怕是没有。”司衣沉吟片刻;说道:“若尚仪大人一心去求,我们要进一些货来,才能定夺。只是,不知道来不来得及呢?”

  “只要有现成的料子,赶几日该差不多。”叶一枚点头;她又想起一事;问:“婢子想问,这许多人的行装,库里没有备货?……要到哪里进货?能不能来得及?”

  “库里本来也是有。偏偏今儿不赶巧,所有的丝棉制品断货了。”司衣望她一眼;没想到,这丫头考虑问题很齐全。她笑道:“恰好,有一家商铺来送货。再等一会儿,送货那位小哥来了,问问他便知的。”

  宫外来的人?见好,还是不好?……偏又要得急,必须做到十拿九稳,否则,回去没法回复郑尚仪。

  叶一枚心里尚在盘算中。这时,某人高昂的声音从屋外传进来。

  “司衣大人可在?……荣漱斋前来送货,求请姑姑派人过去验货。”

  这声音,真好熟悉!

  叶一枚心里不由“咯噔”一下;她想退出去时,却已来不及了。

  糊着细密窗纱的隔断门“哗啦”一声,徐徐地推开;……

  堂下站着的,正是那位少年公子,一袭月白色长衫迎风而立,映照着他眉目熠熠生辉,更加显得丰神俊朗。他那双桃花眸一扫,望见屋内的俏佳人。一丝得意,慢慢爬上了他的眉梢;不过一瞬间,很快就恢复了常态。那片刻的神态,快得别人以为看花了眼。

  他沉肩敛眉,长袖一挥,双手向上拱起;“姑姑,良笙来了;……我家掌柜说,铺子里新进了一批货,送来些请姑姑慧眼识宝;不知姑姑可否有闲暇?”

  “赵家小哥来了?”司衣笑吟吟地,换他进屋来。“赵家小哥来得正好,我们这正好有些事,烦请你们铺子再送些布料来。”

  “姑姑说哪里话?有什么烦不烦的。姑姑能想到我们,是对我家铺子的肯定,我们荣幸之至!”他双目炯炯,神态自若;“姑姑有事只管吩咐,某定当服从命令!”

  接过他递来的细碎布料;司衣认真细致地观察;用手搓一搓,揉一揉;紧握在手心,再松开手;……面料挺括如新,既无半点褶皱。“嗯,不错!”

  她抬眸说道:“这都是荣漱斋新进的货?……这样的料子,有没有质地更轻柔,颜色更淡雅素净的?”

  “有的!姑姑,您要什么样的,要多少?”赵晔躬身再问。

  “这位叶姑娘,是尚仪大人派来办差的;……”司衣转向叶一枚;说道:“叶姑娘,你需要什么样的,你就直接跟他讲。”

  赵晔再次看到她;心里暗搓搓的高兴。但是,他脸上没表现出来,端得很肃穆。他寡淡地点头,双手作揖道:“叶姑娘,在下这厢有礼了!”

  “啊?……哦,……好!”叶一枚避不开,不得不应答。

  “这种料子,要淡粉色的,搭玫红色的腰封;……这种料子,颜色再淡一些,……;”叶一枚捻着布料一角,一边快速翻动着。

  她好像很熟捻的样子,自己的想法能清晰地说出来。尚服局司衣和女史互相望一眼,心里暗暗称奇。

  “是,好;……在下记下了!”

  那人面色平静,一一答应着,记了下来。一双桃花眸,似笑非笑地望着她,叶一枚浑身很不自在。

  不知真有缘,还是遇到煞星;……一日之内,遇见他两次;而且,是在宫禁森严的王庭!

  叶一枚心里觉得晦气。

风半染

哈哈,有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