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十四章 低处求人矮三分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2059 2019-06-21 23:41:10

  叶一枚是刚入宫不久,督办采买得心应手;对布料配色等,着实有想法有见地。她说得头头是道,像是个懂行的能人。司衣心里暗暗称奇。

  叶一枚说话间目光闪烁。司衣以为,她还有不如意之处;便问道:“小叶子,有什么不对?……你看好这布料,是不是就可以定下来。尚仪大人若全权交给你负责,直接交给内务府采办就是。”

  见她眉心跳了跳,司衣又道:“……还是,要先回禀尚仪大人,等大人来定夺?”

  “婢子怎能定夺?……自然要回禀尚仪大人的。”叶一枚低眉答道。

  叶一枚心里一惊;暗暗说声“糟糕”。她目光闪烁,不过回避赵烨的灼灼眼神。叶夫人有家服饰店,这些知识,她从小耳濡目染,渐渐明白不少。她只想快些离开;到底还是心太急了些。不经意间,流露出叶家千金的行事做派。

  “嗯,”司衣暗暗点头;这姑娘还不错,懂得并不冒进;上下有仪,也知道分寸。“你既要得急。不如,让赵家小哥陪你回尚仪局。你亲自问过郑大人,就可让他回去采办;……免得耽误了正事。”

  “这……;”叶一枚目光一滞,心里是极不情愿。让我带他回尚仪局?想得美!

  廊下的少年公子拱手垂立,在等着她们定夺。他低头沉肩站立;眼睛望着地板,看不出他的表情。

  叶一枚目光婉转,灵机一动。她凑近司衣近旁;轻声道:“大人,婢子与他不熟。再说,我一个姑娘家,在宫内与外男走在一起;……是否,有碍观瞻?”

  司衣闻言点头,她确实考虑欠妥。尚服局待久了,接触的人多且杂。各宫的娘娘们总是花样出新,绣娘们的针线活几乎没断过,她也时常也要上手。针线活都做不过来,哪会考虑男女大防的问题?

  司衣抬眸,望着叶一枚;……新入宫的这名秀女,五官精致妩媚动人,长得实在可人,活脱脱美人坯子。女人们嫉妒心重,这不是在给人话实吗?

  难怪,她这样爱惜自己。

  司衣点点头;大声道:“赵家小哥在我这等一等。你立刻回去,回禀尚仪大人;……务必让大人回个准话。然后,我们这边督促内务府立即采买。”

  “是,姑姑!”叶一枚躬身,再谢道:“婢女即刻回!”

  “姑姑,这样恐怕不好。”赵烨站在廊下,隔开很远。他哪知道她担心什么。他抬手拢拢衣袖;鞠躬道:“姑姑,某怎敢劳烦这位姐姐跑来跑去,甚是劳累!”

  他急于揽活,一副见钱眼开的样子;“姑姑着实心疼小的,好事能想着小的;小的心里十分感激!他日,一定重谢!……万一,尚仪大人不在,或大人处理别事;您让这位姐姐怎么办?或是,尚仪大人将生意给了别个;我岂不空欢喜?……不如,我随这姐姐一起去,我在外静静候着就是。”

  “赵家小哥说的极是。”生意人重利益,断不会有什么轻佻之举。司衣点头,转向叶一枚;说道:“荣漱斋是老字号,往来宫里多次,从未出过差错。姑娘且放心,让他随你去吧。”

  “是!婢自当遵命。”

  司衣大人既这样说,叶一枚怎好强行推辞?况且,尚仪局的舞乐者急需行头。不能因心里的芥蒂,拒了尚服局一应人等;姑娘们的服饰是顶顶重要的!

  司衣大人发了话,叶一枚没办法;只能点头应允。推三阻四,也不像她的风格。

  叶一枚辞别尚服局一应人。她从大门出来,不等后面人跟上,急急地就往前走。

  “叶姑娘,等我一下!”赵烨在后边喊道。

  他急急地追赶;可是,竟撵不上她。他心里也是奇了。

  叶一枚轻功极好。她不想让后面人跟上,自然就会加快步伐。她的脚步轻盈,或急或缓,信步前行。那个人走得快,她比他更快;那人走得慢,她的步子会放缓。

  赵烨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这回,他索性不急了。他放慢步伐,慢悠悠地走。

  “哎,你能不能快一点?”叶一枚觉得,他太磨蹭;不得不停下脚步,催他走快一点。

  “哦,姑娘在与我说话?……”

  少年公子并不看她;眼眉清秀,头朝着天。

  “嗯,……”她压住心里的怒火;轻声说道:“你这样子走,怕是要走到明天才能到?”

  “姑娘着急了?……”他斜睨了她一眼:“姑娘既着急,赶紧儿,你先走,去办你的事;……我慢慢跟上。”

  “你!……”

  事有轻重缓急;这个节骨眼上,她不能心急。

  她没有办法,笑着,几乎是谄媚。“赵公子,能不能请你稍微快一点?”

  “好滴,没问题。”赵烨右手挠头,咧嘴嘿嘿傻笑。

  美女对他笑了,也殷勤了;……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嗯,白痴!”

  这关键的节骨眼,没必要与他一般见识。

  女人心里腹诽着;脸上是笑吟吟地。“赵公子,赵家小哥,舞乐这,要准备齐全;……必须要用新的吉服,请公子定要相帮哟!”

  “可以!”对方眼睛往前瞅,目不斜视。“不过,你还得送我一件礼物!这一家件与那一件,姑娘,共欠我两样礼物了。”

  丫丫的,趁火打劫不是?

  叶一枚心里很不舒服,咬牙切齿的。但,她不能跟他翻脸,笑嘻嘻地;“好的,赵公子,记下啦。”

  不就是两件礼物吗?又没和他敲定要什么。到时候,随手给他两样。

  对,就这样,没毛病!她这么想着,心里偷着乐。

  “到,我进去了;……”叶一枚站住,冷着脸;说道:“赵公子,你先在这等;……我进去回禀了大人,即刻就出来。”

  “是,姑娘请放心。”他站在那里,轻咬着唇瓣;脸上全是笑意。“姑娘若不出来,我不会走的;……平白无故的,得了姑娘两样礼物。我自然该尽心办事才是!”

  他咧着嘴,肆无忌惮笑着;心里不免得意洋洋。

  瞧,看把他美的!

  

风半染

感谢阅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