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十五章 莲花绝舞惊四座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2150 2019-06-22 23:49:38

  唐宫内庭,赏荷游园会如期举行。

  御花园荷花袅袅婷婷盛开,一朵又一朵粉色的花儿,如约而至亭亭直立。粉色的花儿争奇斗艳,摇曳生姿别样生动。

  百官携女眷进宫,与圣上同贺丰年。御花园内,官员的女眷们打扮入时,与后宫娘娘们一起赏花。

  娘娘们对王宫宴席是最为起劲的。她们平日出不得宫,能在王庭筵席上露露脸,在要紧处不落后众人,是她们最开心的一宗事。

  “娘娘,今年御花园的荷花,较往年开得都好。”一十六七岁的青衫姑娘,停住了脚步。她指着荷花池,说道:“娘娘,中央几株硕大如盆;……婢女去采几株来,去装饰娘娘的寝宫,可好?”

  “莲,出污泥而不染;……摘下来,全没了灵气。这样,看看便好!”

  说话的娘娘,二十六七的美艳少妇。她年纪虽轻,雍容华贵,举止有仪;……她满头珠翠,众星拱月般,被前呼后拥着。

  这样的架势,中宫娘娘周后本尊无疑了。

  “娘娘说得极对!”婢女屈膝弯腰:“珠儿考虑不周,珠儿明白了。”

  “嗯,珠儿;……别耽搁了,赶快去清辉殿;”周娘娘道:“本宫必须先行到达,不能让圣上等!”

  “是,珠儿恭请娘娘上轿!”婢女喜珠道。

  “嗯,”周后点头应许。

  她轻移莲步,上去轿内坐好。

  “起!”

  前面的宦官扯着嗓子嚷着。

  周后坐在轿内,眼眸却没离开;……满池菡萏妖娆,她只轻轻叹了口气。

  花,就如美人儿;极盛时,离衰败不远。花儿开败了,零落成泥碾作尘;……后宫美人呢?一入重重宫墙,便没了自由。荣宠,自个受益多少?如她,贵为后宫主位,从来不敢松懈半分。

  譬如这样的盛宠,不过挣个脸面;一则给母家争脸,二则为自己邀宠;……

  她坐软轿内,一路行来;不断有人前来行礼,她都微笑着点头。

  行至清辉殿;这里,已是人声鼎沸。

  周后定睛一瞅,原来,圣上已经早到了。

  君王今儿心情好;脸上出现很久未见的笑容,真真难得!

  圣上的兴致很浓,写了一曲又一曲咏荷词;引来臣子们和娘娘们的称颂和赞誉。

  “圣上的词堪称绝美,古今难觅第二人!”

  “圣上政绩赫赫,一如圣上的绝句好词;……”

  君王听过,不过淡淡一笑;挥挥衣袖,大方得很;“赏!“

  周后见君王如此;笑盈盈地迎上去:“圣上,今儿可高兴?”

  “哦,娘子来了?……今日,这筵席多亏你,甚是劳累吧!”君王迎着她,笑道。

  这位李后主爱学民间夫妻,私下只管她叫“娘子”。

  “谢圣上体恤!”

  君王这样称呼;她可不敢在大庭广众直呼“夫君”。

  “圣上,筵席开始吗?”周后笑道。

  “好!”

  君王点头;放下朱毫,与她一同入席。“众卿一同坐吧!”

  大臣们一一入席;边吃些冷食,边观赏舞乐。

  筵席行进到一半,舞乐声慢慢起;……

  在波光滟滟的湖畔,一群美丽的女子,在渔舟上采莲。渔舟在亭亭净植的莲叶中穿行。一双柔荑上下翻飞;是轻柔的,灵巧的……

  突然,从湖面下冉冉升起一朵巨大的金莲。金莲高六米,莲台中央,一位华服女子,亭亭玉立;……女子一个金鸡独立的姿势,象征金莲蓬勃生长;……

  金莲后侧,年轻的舞娘们身上粉色的金丝缕衣,在清亮的月华和灯下发出粼粼的光。舞娘们头顶戴金色斗篷,下身穿着像蓬蓬裙,纤腰上飘逸丝带……

  “咚咚咚”三声鼓响,金莲顶端女子变换了姿势。随着乐音,她快速旋转起来,越转越快,快得看不清楚;……她左右腾挪,甚至,还有漂亮的起跳。

  最后,她宛若出水芙蓉,稳稳立在金莲中央。

  “好,不错!”

  清辉阁内,最尊贵位置上,君王目不转睛望着金莲台上的姑娘。他抚掌大笑;说道:“异曲同工,甚妙!”

  周娘娘眼里含着笑:窅娘一直生病,御医挨个瞧过,都没见好。圣上,独爱这莲步舞;……以为,从此要绝迹,没有想到,有更灵动活泼的舞艺。

  娘娘侧脸,低声问身旁的喜珠:“刚才起舞的姑娘,姓甚名谁?何时入的宫?我怎地一点都不知道?”

  “娘娘,是今年新进宫的秀女。”喜珠也是一脸懵。

  尚仪局嬷嬷低声道:“郑大人临时提携的……;看她,还有些本事。”

  “今年新晋入宫的?”周娘娘点头;这秀女,这表现,可是真不错!

  “圣上说有赏,让她上前来领赏。”宦官来传话。

  ……

  叶一枚在金莲台上,感受到四周男人灼灼的眼神,女人们眸子里的热络。女人的情绪,有犀利,有欣赏;甚至,幽怨;……

  我,成功了!

  叶一枚在心里说道。

  第一次在这么高的舞台上,领一群豆蔻年华的美少女,舞这步步生莲舞曲。她心里生出别样的情感,为自己喝彩骄傲。

  郑尚仪很信赖她,舞娘的行装,让她酌情增减。有尚仪大人撑腰,才敢大胆启用新的,轻柔的面料。舞娘们的舞袍,用最省的法子办到了。群舞,讲究整体效果;舞娘们袖袍上图案是否清晰,刺绣是否精美;看台上的人,几乎是看不到的。

  有女史来唤,娘娘要见她。

  叶一枚点头,没觉得哪里不对。她换下金丝熠熠的舞裙,跟着这女史来到清辉阁。

  她自然知道,清辉阁的众人都非等闲之辈。

  她悄悄上前,盈盈下拜;“婢子叶一枚,拜谢娘娘!“

  “抬起头来,让哀家仔细瞧瞧你。”周娘娘平声静气,笑着问她。

  我抬头见你?……叶一枚并不想在这出风头。

  叶一枚心里不情愿,脸上没表现出来。她灵机一动;“婢子姿容浅薄,容颜粗鄙;不敢示前,恐污圣听。”

  “无妨,哀家赦你无罪!”

  娘娘声音不高;但,很有威慑力。

  “是!”

  娘娘说恕她无罪,真是没有办法。

  叶一枚抬眸;上首位坐的高高在上的君王;君王身侧坐的是正宫娘娘。

风半染

谢谢起点小可爱的票票,红袖小可爱的红豆!在努力中;……你们的支持,是我源源不断的动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