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十九章 人前人后两张脸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2022 2019-06-26 23:58:55

  叶一枚回到皎兰居,翻出行囊中所有的体己,能拿出手的,像样的称得上礼品的,还真没有几样。唯有那盘龙花纹的月牙型玉佩,像是个值钱的物件。

  她抚摸着那块温润的美玉,陡然生出一股亲切的感觉。它,连接着原主和自己,岂能随意送出去?

  赵良笙只见过两面,礼品可以上市集去买。或者,可以请他出来,买两件别致的物件,礼轻情意重,他应该不会介意。

  顿时,叶一枚为自己这个想法欢欣鼓舞起来。的确,宫闱外的金陵城,都还没去瞧过;该找个时间,到宫外去看一看。

  云曦从院外走进屋来,手里捧着一个大锦盒放置案头;说道:“薛司乐刚差人送来的,整整一大盒乐谱。”

  “哦,乐谱?……”叶一枚点头。

  她怏怏地接过来,宫、商、角、徵、羽这调调,她用得不太好。这五音,与现代西方的音乐不同。当然,古中乐的五音唱名,不可能同西乐的“哆、来、咪、索、拉”叫法一样。

  叶一枚看了半晌,她对这五音本就不熟练,心里想着欠了别人人情,总是不太好。思维有些紊乱,总进入不了状态。

  叶一枚将乐谱扔一旁,抬眸望向云曦;“云姐姐,你坐!听你口音,不像是金陵本地人,你知书达礼,就算小户人家,也不会希望女儿进宫的;……是怎样进的宫,哪年进宫的?”

  “我进宫将近三年,”一提起这,云曦眼圈先红,面容戚戚;“我家住江北,爹爹是县丞,一家子本来和美度日。后来我们朝廷战败,那边广袤的土地,拱手让与了他朝。我随着爹娘来到金陵,不想,没过几个安生日子,爹爹一病不起;……没法子,我只能寻了这出路,才能缓解家里的困顿;……”

  云曦说到这,眼泪婆娑,已经泣不成声。

  “云姐姐……;”

  叶一枚轻轻摩挲着她冰凉的手,不知怎样安慰她。

  悲苦的遭遇,云曦是这样,青沅也如此;乱世飘零何其苦,只有天下一统;人们安享太平,不受颠沛流离之苦。

  待她心情平复,叶一枚说道:“姐姐,改天,咱们到宫外去看看;……你顺便也可回家去瞧瞧!”

  “你是说,咋们能出宫?”云曦听得此话,眼前不由一亮;“枚儿,你真能带我出宫?”

  “当然!郑尚仪交待下一些事,我得出宫去办。”叶一枚点头;“薛司乐和我,要应对很多事。圣上和娘娘常去宫外寺庙中礼佛;确保圣躬出行万无一失,典乐官要先行去踩点,摸清那边的虚实,确保万无一失。”

  “真的……真的带我随行?”云曦眼眸里亮晶晶的。

  一入后宫深似海;她以为,非等到年老体衰,才能自由出宫。

  “放心,过两天,咱们一起出宫!”叶一枚轻声道。

  ……

  荣漱斋生意兴隆,有一半,是因供应王宫大内;有一半,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来店里的多数人非富即贵;几乎是看好什么都就拿,都不予讲价。

  曹掌柜四十多岁年纪,身材魁梧高大;看起来一点都不像生意人,犀利的眼神泛着光,倒像是行伍之人。不过,他打得一手好算盘,不佩服不行。

  曹掌柜在铺子里忙前忙后,一张能说能道的嘴,说得顾客满心欢喜。

  “少东家,今儿个又卖出去不少!”掌柜送客人走后,喜滋滋的。

  他望一眼少东家,眉心不由一跳。少东家眼神空洞,心思不在这,不知游荡去了哪。这几天,他什么也不想做,只在铺子里闲坐。

  曹掌柜又道:“少东家在生意上有大长进;这回,您作成了几单生意,大当家定然是要褒奖的。”

  “有什么好夸耀的?……有你这样的掌柜,谁做这差事都能干好。”赵烨懒懒地斜靠在圈椅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两句。

  “少东家如此说,折煞我了!”曹掌柜谦虚说道。

  “老曹,这两天,有没有谁送东西来?”赵晔低着头,到底忍不住;问了一句。

  “少东家,您指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曹掌柜瞅他;小心回答:“铺子里人来人往。咱们每天要进货,要出货;……这边货品卖出后,咱们上家会给咱送货来。有些官宦小姐太太们用了货品觉得好;从家里出门时,钱可能没带够;……事后,她们少不得送上银票后补,还有,就是……”

  掌柜盯他一眼,压低了嗓音,说道:“大掌柜经常叮嘱我们,时常会送些书信过来。往送东西的人多着呢,不知道少东家是指什么?”

  “呃,……有没有年轻的姑娘?……宫里的……,送特殊的物件来?”赵晔言辞闪烁;又追问一句。

  “年轻的姑娘,还宫里来的?……”掌柜一听,大惊失色;“哎呀,小祖宗!咱们和南朝的人,千万不要有太深的纠葛。我们的身份,要是被密探发现,还真就回不去了。”

  “老曹,别这一惊一乍的!我们做这些生意,总要有人缘,人家记着咱的好,才会给我们面子吧?”赵晔瞥了他一眼;又道:“这位姑娘非等闲之辈,小小年纪,做了正八品女官;之后,生意上多少还要仰仗宫里的这些女官吧?”

  “生意是生意,……咳咳;”掌柜不由咳嗽两声;他扫了一眼前面干活的伙计,强按住心里的怒火;低声道:“七王爷,我们到金陵来可不是玩乐的。跟这些宫里的人走太近,小心暴露咱的身份。”

  “我的行动,用得着你管?”赵晔蹙眉道:“你总是杞人忧天。平地里忧心,动不动说暗杀,……;……哪会有那么多的谍者?真有那厉害的人,能被我们碰到?”

  “七王爷,您有心;……”掌柜表情肃穆,非得要与他好生说。

  “少东家,门外有位年轻的姑娘找您。”店里的伙计跑来禀告他。

  “年轻姑娘,……在哪?”赵晔一听喜上眉梢。

  “姑娘在前厅的门廊下等。”伙计低声答道。

  “你这呆子!怎么能叫人家姑娘等?……”赵晔给了他一个栗子;自己先起身朝前厅跑过去;边走边说道:“快,还不快请进来!”

风半染

感谢北风飘雪4推荐票,感谢小可爱的打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