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二十章 赵公子欣然应约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2065 2019-06-27 23:30:00

  荣漱斋门前停放一乘青呢小轿,一袭半透明的藏青色薄纱低帘,轿内窈窕的身姿若隐若现。

  赵晔控制着心里的狂喜,兴高采烈走到轿前。他双手向上拱起作揖;声音温柔如磁:“叶姑娘,你来了?”

  “请问,您是赵公子?……”

  隔着薄纱轿帘,里面的人问道。轿内的声音低沉,不似叶一枚那般清亮。

  轿帘里说话的女子,不是叶一枚!赵晔立时警觉,诧异望过去;“请问,您是哪位?……”

  轿帘被人轻轻挑起,从轿内下来一位婉约沉静的女子。她看上去十六七岁,比叶一枚年长二三岁。

  “这位公子,您是赵良笙,赵公子了?”女子面色和气,见赵晔点了头。她躬身朝他,道了个万福,说道:“赵公子,我叫云曦,是叶仙韶的婢女。明天请您赏脸,叶仙韶请您到排云楼用午膳。“

  “叶姑娘请我吃饭?……好的,好的,我一定去。”赵烨闻言喜不自禁。

  那丫头主动示好,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公子记得准时到!仙韶使午时在流云阁内恭候。”云曦忍住笑;说道:“云曦要与姑娘会合,不打扰公子了;先告辞。”

  “会合?……仙韶使是出宫办差?”赵晔笑问。

  “是。”云曦点头,笑道:“公子,明日见!”

  “好,云姑娘慢走。”

  赵晔拱手相送;待青呢小轿走远,匆匆回了荣淑斋,进了后院自己房中。

  他开始翻箱倒柜的找寻起什么物件,翻来找去也没找着。

  他上外屋,叫了小厮过来。

  “七王爷,您叫小的,有何事?”小厮问道。

  “我从汴梁带过来,那几个宝贝,都搬到哪里去了?”

  “爷,您从汴梁过来带了好几箱东西呢,不知道王爷说的是哪几桩?”

  “就是,有几箱女孩子用的,翠绿的手镯,还有头上装饰用的步摇,还有一些别致的金簪;……那些,统统都给我拿出来。”

  “爷,您要那些个东西干嘛?”小厮秋生瞥他一眼;看他满脸笑容灿烂,脸颊绯红若桃花;一定与姑娘有关。“那些值钱的玩意,多数卖给了金陵城的官宦和富贾。爷,您找那些个作甚?”

  “秋生,你怎这样说话?”听他这样说,赵晔很不高兴;立时变了脸色,大声呵斥道:“混蛋玩意,有没有点眼力劲!主子想做什么,想要点东西,还要你管?”

  “王爷,小的不敢!“秋生噗通一声跪下;“小的哪里敢管您?……借我一百个胆也不敢!小的仰慕王爷,王爷您长得丰神俊秀,气宇轩扬,仪表堂堂;多少金银珠翠,挂在您身上都是点缀。你这通身的气派,还用得着那些个劳什子?”

  “呃,……你起来吧!”

  秋生这一番话;某人心里舒服极了。小样,真是会说话!

  七王爷抬眸;傲娇地说道:“明日,约了一位姑娘。第一次与她单独见面;……想着,不能空手去,总得送些什么才好;……”

  “爷,不是我说你。你第一次赴人家姑娘的约,拿那么多值钱的东西送她,不把人家吓跑了?”秋生扑哧一乐;说道:“你是荣漱斋少东家,商人重利轻情义。若拿些贵重物品送人,人家不得怀疑你有所企图?”

  “这……,”小王爷挠挠头皮,傻傻地笑了;“你这泼猴,什么都看得准准的。既如此,还说那许多作甚?诚心调弄我,是不是?”

  “小的不敢!”秋生低头回答。

  秋生偷偷瞅一眼;他善于察言观色;小王爷并非真生气。

  秋生又道:“小的长了一双眼睛,不是放在这配像的,是看人看事的。小主子,您这两天魂不守舍,逢人便问,有没有姑娘来找你;……谁不知道,一定和某位姑娘有关。”

  小王爷瞪他一眼,发狠说道:“欠揍是不是?明明知道,还故意逗逗小王?”

  “小的不敢。”秋生笑嘻嘻地;跨前一步,说道:“小的跟着胡掌柜来到这做买卖;别的没学到,这姑娘小媳妇的心思,我还是一看一个准的。真人面前不说假话,爷,您那姑娘,多大年龄?喜欢什么?您不妨细细与我说,我帮你参谋参谋啊。”

  “她,长得是极美。”七王爷脸色绯红,眼神泛起光彩;“十四五岁的模样,眼光极高的;这丫头,很有些厉害,不羡慕君王恩宠,最近,升职为八品女官。她欠了我两样礼物,估计没有东西还。她出宫办差,约了我明儿午时吃饭;……”

  “哟,我的爷,您这买卖做得,实在太亏了!人家欠了你的,都还没给你;你反倒还要送人?”秋生瞅了他一眼;笑道:“八品女官,原来是宫里的丫头?……咱们与南唐宫里的人,私交过密;这样,不好吧?”

  “什么好不好?南朝大厦将倾,摇摇欲坠,维持不了多久;……”七王爷星眸一凝;“待我们大军杀到,叫他们的国主和臣子们磕地求饶;……”

  “哎呀,我的爷!这,怎可以这样说?”

  秋生心里惶惑,生怕这位小王爷,情绪一激动,大庭广众之中,做出什么不该做的;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

  “七王爷,您这番话,千万不能再说了。”秋生心里一凛;说道:“我们蛰伏在这里,千叮咛万嘱咐,莫要暴露身份,胡参将指定不会同意您这样行事。这,实在让我很为难。”

  “秋生,你放心。我知道自己该如何行事。”赵晔起身走到他跟前;轻声道:“你好好办差,好生做事。他日,回到汴梁城,不如跟我去王府,如何?”

  “王爷,您这是允偌小的?”秋生大喜过望。

  秋生无名小卒,跟着参将来到这,做得好与不好,他都没多少盼头。小王爷是宋皇的亲弟,跟着这位王爷,荣华富贵是不愁的。他躬身道:“王爷看得起小的。小的,一定鞠躬尽瘁,唯王爷马首是瞻!”

  “嗯,……我竟允偌你,就不会食言。”七王爷年轻的脸上,稚气未脱;“刚才,你说不能送礼;……那,我就过去白吃白拿;……岂不是很掉份?”

风半染

我在这里,你来到这,文字的缘分相识!小可爱们的票票和打赏,我都有看到哦;谢谢小可爱的鼓励和支持!感谢新友友,神息的飓风2推荐票,暮色炊烟2推荐;胖虎、虎宝宝推荐票。爱你们,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