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二十二章 市集乔装起风波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2036 2019-06-29 22:00:00

  叶一枚一袭青色长衫,轻摇折扇走进前,刚才拥堵的人群已进去多半。茶楼内传来丝竹管乐之音,许多人迫不及待欣然入内,找了位子就坐。门前稀疏几人在观望着。

  叶一枚以手遮阳抬眼望;这茶楼端得是气派,上下整整三层,大进深大门洞开;阵仗不输正街的酒店。

  门楣上一深绿烫金牌匾,为“清月轩”。左右门柱上皆有一匾。左联,清风入吾室;右联,明月照尔颜。

  此联,清风与明月相对;拆开字来看,清与明,风与月,亦是相对。清明之气,与风月扯一处?

  叶一枚忍俊不住;“清风与明月本无价;附庸风雅也就算了,还堂而皇收费,当得是有趣。我们且入内一观,看看这钱花得值不值?。”

  “叶……叶公子,”云曦惊呼一声,差点叫错称呼;“公子止步!”

  “哦,为何?”叶一枚立住;将折扇收起,轻敲云曦的头;“可是说,这里面去不得!”

  云曦低眸,凑近她耳畔;“这种茶楼不是单纯喝茶的。喝茶是个由头,歌舞雅乐取胜。若真进了里面,简单喝口茶,不单是茶水钱,唱曲舞艺姑娘的钱,还有打赏的红包;……不止那区区两钱纹银。您若再点一支曲子,让姑娘单独演奏,那又是另一种价码。若不给银子,会有打手来问候;……打手都是练家子,不是好说话的。公子,咱还是去别处喝茶!”

  “走?”叶公子桃花眸一沉;再不济,喝个茶、打个赏,银子还是有的;叶公子俊眉一挑,折扇一指清月轩;“怕啥?进!”

  叶公子折扇一摇,迈开四方步踱到门前。她抬脚正要往里进,两位虎背熊腰的壮汉往前一挡,虎视眈眈地喝道:“慢着!”

  叶一枚凤目一凛;“绿岫姑娘的演出,前面的公子都进得,偏偏我就进不得?“

  两名壮汉目光呆滞,双手环抱往胸前一靠;努嘴道:“进去吗,交钱!”

  我去!真是狗眼看人低的!我穿的这身青衫布衣,比不得绫罗绸缎高端,但是,看个演出喝个茶的钱还是有的!叶一枚实在无语,几乎崩溃……

  她折扇一挥,不由得气血上涌;“有生意不做吗?让开!”

  两名壮汉欺他面生,一袭布衣方巾,一副穷酸样,还想进来看戏?两人眼望着天,根本不为所动。

  “不就二钱纹银吗,我有!”叶一枚从褡裢里掏出两钱来递过去。

  “公子,您要喝茶,望南边走;有个和记茶楼。”左侧那汉子嬉笑着,将二钱碎银子还给云曦。“这哪是喝茶的地儿,还不快走!”

  “我去,欺负我没钱?”叶一枚气血上涌,哪受得了这个?

  “公子,别置气;……咱,走吧!”云曦心里着急。她们毕竟是出宫办差,千万不能惹事

  “君子不与小人斗!”叶一枚气呼呼叫道:“不就是看美女跳舞吗?谁还没看过似的!更好的我都见过!咱不跟他们矫情。算了,走!”

  叶一枚狠狠一甩袖;毅然转过身去。一阵风吹过来,腰间的玉佩发出绿莹莹的光。

  叶一枚走了没两步;感觉后身有人逼近来。突然,腰间被人摸了一把。她心内不由一惊!

  这一惊,非同小可。人家神不知鬼不觉近了身,她既会毫无知觉。腰间玉佩是近身唯一值钱的;莫非真是什么宝物,被明眼人一眼认出?还是,遇到了顺手牵羊的惯偷?

  她心里一个激灵,摸一下腰间的玉佩;还好,它还在!

  一个嗲声嗲气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公-子-爷,莫生气,您稍等;……”

  那发嗲的声音,绵软深情故意拖长,尾音甜得发着颤。叶一枚头皮发麻,鸡皮疙瘩掉一地。

  她转过身来,抬眼望过去;……眼前,一位风韵犹存的中年妇人,珠翠满头油头粉面;一看就是风月场所的高手;或许,还是位见钱眼开的主。

  “公子,您别跟两个奴才一般见识!”妇人一脸媚笑;“两个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哪能识得公子您这样的人物?公子穿着虽普通;但您这通身的气派,就不是一般人;……我等实在怠慢了。”

  妇人好口才,简直妙嘴生花;将家奴的倨傲和势力狠狠骂一通;不显山不露水地抬高对方的身份。

  妇人的身手了得。若执意不搭理,硬与她动手;她人多势重,自己势单力孤,必定是她的对手。她执意挽留,莫非与这块玉有关?想必,她认得原主的玉?

  不过,她心里一口恶气还在。她轻摇折扇,不屑一顾地望向她;“看戏不让进!要走,也不让走?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没有王法么?本公子想走便走,您这苦苦阻拦,端的是好笑!”

  “公子,您消消气!”那妇人眉眼堆着笑,谄媚道:“您贵人雅量,莫与奴才们一般见识。”

  妇人见他没回应;想必,还在为刚才的事恼怒。妇人突然发起狂来,伸出右腿踢左侧那壮汉一个屁墩;骂道:“狗奴才,还不快给公子赔不是?”

  “妈妈,您这是?”那壮汉揉着屁墩,心里实在是委屈的。

  妇人手脚伶俐,见他闷声不动,上手一把揪住他耳朵,就势扯着往上使劲儿。“愣着干啥?……还不快给公子赔不是?”

  “嗷嗷,………疼!妈妈,您撒手。”

  那壮汉跪在地上;用手捂着耳朵,疼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他忙不迭地道歉:“公子,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狗眼看人低,请您消消气,别计较!”

  此时,四周看热闹的人围了一圈。

  “公子,您就饶过他吧!”边上有看客道:“清月轩从来霸道得很;主动给人赔不是,今儿个是第一遭!”

  眼见那汉子跪地求饶,耳朵都被揪得通红;那妇人一副狠相;叶一枚若不谅解,真就不会散手的。

  叶一枚心里不忍;说道:“算了,本公子向来雅量;……这位妈妈,您高抬贵手,饶过他这回吧!”

  “公子不生气了?”妇人撒了手,满脸堆着笑;“公子,您请进!”

  

风半染

感谢各位小可爱给的票票和打赏。寂静的夜晚,我在这里打字,看到你们的鼓励,心里很温暖。可能的话,帮我多多收藏哦!感谢校车颠覆18票,糖糖、张小闲、玲珑心等等的票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