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二十四章 叶副使茶楼遇险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3032 2019-07-01 22:40:00

  “公子,招待不周,您多包涵。”

  崔妈妈换了一身便装。她去了头上的珠翠,青丝向上挽起,随意束了一个发髻;洗去脸上的油脂水彩;显得清爽利落许多。她浅笑着,为叶一枚斟一盏茶;“公子您贵姓?请用茶。”

  “免贵,姓叶。”叶一枚瞥她一眼;将折扇一甩,没好气说道:“多谢!坐了许久,茶喝饱了,不能再喝了。”

  “呃,……公子客气;”

  叶一枚抢白她;一时间,崔妈妈不知该咋接话。

  不过,她毕竟是老江湖,见多识广。看她主仆二人,在这羁留许久,再没人寻来,崔妈妈的底气是足的。

  她柔声问道:“小姐,看您年纪轻又花容月貌,怎会乔装成男子,与丫鬟到这市集来逛?”

  “小姐?……我,……你……;”

  对方既早看出她乔装,叶一枚没想到。她到底年轻脸皮薄;顿时发窘,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叶小姐,您的装扮自然是好的,一般人自然看不出来。”崔妈妈笑道;“我看到您容颜俊秀,耳垂上还有耳环印痕;……就猜到您是一位娇娘子。”

  哎,耳环印痕!女孩子自小扎的耳洞,她有什么办法?叶一枚心里颇无奈。看来,这妇人压根不认识原主。

  “勾栏瓦肆之地,本姑娘想看个热闹,不得不如此。”叶一枚脸上一阵红,小伎俩被人当面捅破,心里总是有些不得劲。“妈妈,您既识破我是乔装的,为何邀请我上你这茶楼来?”

  “姑娘,我没有恶意。不过瞧着姑娘身上有个物件,很有些眼熟;”崔妈妈放低嗓音,说话尽量温软;“姑娘腰间这块玉,是从哪里得来的?”

  崔老板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去拽那块玉。

  看来,这妇人压根不认识原主;只是对这块玉感兴趣?叶一枚身子往后一闪,伸手按住那块玉,说道:“这玉,打小一直跟着我;妈妈稀罕它;竟是要抢了去吗?”

  “不敢!”崔妈妈住了手,笑道:“民妇只想问问,这块玉,姑娘是从哪里得来的?”

  “叶家祖传的!”崔妈妈既不是故人,没什么好商量的;叶一枚绣眉一挑;倨傲地站立着。

  “姑娘,我看这玉佩不凡,可否容我一观?”崔妈妈眉眼堆着笑,躬身极力讨好她;“姑娘放心,我就看一眼!”

  “空口白牙的,谁信啊?”叶一枚神色一凛;冷笑道:“你若对这玉起了歹意,强占了去;……这是你的地盘,你人多势众的,我能拿你怎么办?”

  “姑娘,老娘我好说歹说,你就是不听!敬酒不吃吃罚酒?”崔妈妈脸色瘟怒,身子一晃直直立起;双手交叉掌风凌厉,直冲叶一枚心窝来;……

  崔妈妈忒大胆,想生擒叶一枚,再抢她的玉佩。

  叶一枚“咦”一声,微微侧过身去,轻轻往后迈一步,躲过那道凌厉的劲风。

  她虚掩一招,身形一晃;转过身去,低声云曦耳畔说道:“别看了,快跑!”

  云曦怔怔地;不知道该咋办。

  叶一枚身子轻盈,在屋内左窜右跳;……她攀着屋檐,窜到外间的过道上。崔妈妈奋起直追,双手连连掌击;叶一枚连连后退,招招轻松化解。崔妈妈凌厉霸道的掌风,既奈何她不得。

  崔妈妈立在原处;诧异她年轻姑娘,内功心法却不差。这冷艳绝色的美人,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将那块玉占为己有?真真是可恶!

  念她如花似玉的女子,崔氏刚刚只用五六成功力,现在,她凝神聚力将双掌抡得呼呼生风;……

  云曦悄悄蹩出屋,从过道另一侧往下走;……

  叶一枚以手拨开这连绵而来的掌风,眼角余光瞟到下楼梯的云曦。叶一枚不慌不忙,一边闪躲,一边向后退。崔氏步步紧逼,毫不退让。

  两人你来我往,从二楼回廊一直打到楼下。

  一楼茶座看戏的茶客,见崔氏和一青衣少年对打;不由看得兴起,一齐起哄:“崔妈妈,你偌大一把年纪,看上这俊美少年郎?若真想强,得看人愿不愿不是?”

  “住嘴!”崔妈妈气得怒发冲冠;“尔等少说几句,小心闪了舌头!”

  “崔妈妈,您那么大岁数,积点德;……呵呵呵……”

  众人吹口哨的,喝倒彩的;……

  崔氏圆睁双目,冲左右挥手;大喝一声:“左右都死相吗?都愣着干嘛?……还不快将这些人轰出去!”

  “是!”

  众打手听崔老板号令。一个个凶神恶煞般,将茶座看客和茶友往外出;“各位,今日闭店了,闭店了;……烦请各位速速离场!”

  打手们将看客一个不剩,全都赶出清月轩;……

  众打手站在四周,将叶一枚围在正中央。

  崔氏站在圈外,势在必得;“叶姑娘,本来,我只想看看您那块玉佩的。您真不是个省心的主,油盐不进吗?乖乖束手就擒吧!”

  “你敢!”情急之下,叶一枚只得甩出身份,想震一震这么没王法的。她厉声大喝;“我乃宫内仙韶副使叶女官,奉命出宫办差;……尔等有几个胆子,敢阻拦内官办差?”

  “内……内官?”周围的壮汉吓得腿都软了;苦丧着脸,齐刷刷转过头来看向崔氏;“崔妈妈;……”

  崔妈妈心内一凛;……好乖乖,得来全不费功夫,果然是南朝的狗腿子!

  崔妈妈轻轻拍着手掌,笑道:“姑娘真好计策,敢冒充宫廷内官!”她冷笑一声;呵斥道:“你既说是内官,为何做如此打扮?……圣上的懿旨呢?你的朝服,授印在哪呢?……只怕,是哄骗众人的缓兵之计吧!”

  周围的壮汉觉着有礼,连连点头;“说!快说!”

  “这……;”叶一枚心道不好,正要说:“……圣上的懿旨,朝服、授印在……;”

  崔妈妈哪里容她再说话,一声令下:“左右一齐上去,将她擒拿住!”

  叶一枚左右闪躲,她学的都是轻功和心法,对方人多势重,如何抵挡得住?

  她娇喘嘘嘘,渐渐体力不支,处于下风。崔氏一步步紧逼,眼看着叶一枚要抵挡不住;……

  这在此时,清风轩大门“咣当”一声巨响,被一阵劲风强横震开。

  只见人影一闪,一位翩翩公子指尖带风,凌空一跃纵起,轻轻落在圈内。这位公子笑眸勾唇,玉树临风般挡在叶一枚前。

  他低眸浅笑;“诸位,都是自家人,且慢动手,莫伤了和气!”

  众人都大吃一惊。不知他什么时候来到,又是怎样落到这里的。

  崔妈妈定睛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她赶紧收了手;“七……七爷,您怎会到这来?”

  “怎么,我来不得?”赵晔浅浅一笑;“崔妈妈这样没风度,是为何?”

  崔妈妈愣了愣,望着面前的玉面郎君;“七爷,认识她?……”

  “崔妈妈,叶姑娘是我的朋友;”赵晔作揖稽首,笑道:“叶姑娘和我早约好的,今天在排云楼见面。宫里娘娘们要采购一起时兴玩意,让叶副使出来看货。我在宫内见过叶副使;也跟她讲带她到清月轩看戏;……不想,叶副使乔装从这路过;她一时心急,还是先来了。”

  “七爷,你与姑娘约好来的?”崔妈妈一脸狐疑,实在是难以置信。

  “对的!”赵晔笃定;“荣漱斋的货品,常年供应宫里的;……所以,我和内官们走得近一些。”

  “七爷,您私下和内官走这么近;……大当家的,知道吗?”崔妈妈低声道。

  “我约谁,要干啥?还用你管吗?……”七爷的脸色骤变,看似很不高兴。

  “这个……爷,……您真折煞民妇了。”崔妈妈心里惴惴的。

  她望望七爷,再望望叶一枚;心里委实不安。

  “叶副使,我们走!”赵晔转过身,望着她满头汗水;不由心生怜惜。他托住她的手,携着她要往外走。

  “七爷,您等等;……”崔妈妈进前,低声道:“爷,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说这许多干什么?没看到叶副使很累吗?……还不让走!”赵晔一脸不耐烦,大声喝道:“你,……还不赶快退下!”

  “是,……不敢!”

  崔妈妈望着他,自不敢忤逆。她叹了一口气,极不情愿地挥挥手;左右人等只得散开,让出路来让他们走。

  赵晔牵着叶一枚的手,双双离开了清月轩。

  叶一枚没想到,认识他并没有多久;不过见两次面,他竟能亲身而来搭救自己。

  更让她吃惊的是,这荣漱斋是何方神圣?真深不见可测,它能取得南朝王族的信赖,买卖货物;就连清月轩茶楼也听命于它,着实是不简单。

  出了清月轩大门,叶一枚才安下心来。她抬眸,望着他;悄声问:“公子,不应在流云阁等我吗?……您怎知我困在这里?还能及时赶来搭救?”

  赵烨勾唇浅笑;“我老早就到了流云阁,左等右等不见二位姑娘来。不知道二位姑娘被什么堵在半路;或是,有什么急事没处理完。我也不能瞎等,只能溜达回荣漱斋;……”

  

风半染

感谢小可爱的票票和打赏;请多多收藏哒。特别感谢校车颠覆20票,其ye蓁蓁3票,虎宝宝,胖虎、青莲、唐唐推荐和打赏,爱你们,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