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二十六章 浓情蜜意险中求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3037 2019-07-03 23:40:00

  赵良笙站着,脸色阴郁,看起来心里很不爽。叶一枚似乎看到,他眼眸深处的一丝阴翳。

  凭女人的直觉,叶一枚能感觉到,他心里深处的爱意;可,这突如其来的的杀气,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她方才说的话,触怒到他,掀了他逆鳞?

  叶一枚凝神细想;……方才,自己无心之语,戳中了他的隐秘;或者,是他心底的痛处?

  不像!那,是荣漱斋有问题?

  荣漱斋不是普通的店;……荣漱斋借着做生意的幌子,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暗中做的不是正经生意?是黑道生意吗?

  叶一枚一时想不明白,心里着实后悔。自己这嘴太快了,想什么就说什么;……真被自己害死了!

  此时,她不能乱了分寸;刚经历了一场大战,体力上和耐力注意力都赶不上他。况且,他是少东家,在暗处不定有多少人跟着,保护着他;……

  千万不能轻举妄动!

  我是女孩子,女孩子天生招人疼的。我要博同情,赢得这人的好感!

  叶一枚抬眸,眨巴着眼睛;软绵绵唤他:“公子,……赵公子;……”

  他站在那一动不动,好像完全没听到。

  叶一枚稍顿。她踌躇几秒,伸手去拽他衣袖;“赵公子,怎么了?……”叶一枚声音极尽柔媚;“公子,你是不是也饿了?……我们快些走,就吃饭。”

  她竭力控制声;声音很轻很柔,一双凤目含情;眸子里星光点点。她更大胆些,轻轻牵了他的手,撒娇道:“公子,……”

  她的触碰,赵良笙触电般一颤;……

  他很快将自己从混乱的思绪中抽离出来,定眸朝她瞅过去;……

  她深情地望着他,眉眼间尽是关切。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像做梦般发出呓语;“方才,姑娘是在唤我?……”

  “是……;”

  叶一枚芳唇漾起微笑,露出编贝般好看的牙齿。她的眸子含情带笑;见他望着自己,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

  “叶副使,……”他心底的柔波荡起,脸颊飞上一片红晕,桃花眸里全是笑意;“……叶副使唤我有事?”

  叶一枚含羞点头;浅笑道:“公子,这金陵城我不熟悉。我和云曦一直饿着呢;……公子,附近有没有熟悉的饭馆,您可否领我们前去?”

  这时候,她不能颐指气使。男人吗,一般受不了她前世那种大女子。要让他感受到被需要,被人景仰,被人依靠。更要让他觉得,我是仰视他,敬仰他的。

  眼前的叶一枚低眸垂首而立。她站在他面前,这么的娇小柔弱;那弯弯柳眉下,星眸在忽闪忽闪发着光。藏青色的衣袍,掩盖不住她的美好,更添了另一种妩媚气质。

  赵良笙低眸瞅她;藏青色方巾有些歪,方巾下的头发有些乱。他伸出手将她头上方巾扶正,将她凌乱的发丝抚平。

  她左侧细腻白皙的肌肤上,有一点暗红的淤青;可能,方才她与人打斗不小心留下的。

  他心里一阵抽紧,指尖划过她的发丝,触碰到她脸颊上的淤青。

  叶一枚不由一颤;“哎呦,……”她没忍住,轻叫出声来。

  他心里一颤,捧着她的脸颊,轻轻哈着气;然后,柔声问:“还疼吗?……”

  “嗯,……还好!”

  叶一枚脸上红霞一片;抬眸望见他深邃的眸子里柔波一闪。

  叶一枚的心,突然扑通扑通直跳;“公子;……”

  两个俊美男子,靠得很近,四目相对,一个捧着另一个的脸;……大庭广众之下,引来众人的侧目。

  “呵呵,瞅瞅现在的人,两个年轻男人,光天化日之下,不学无术,这简直;……世风日下,有伤风化啊。”一位路过的老者,掩面而去,痛心疾首。

  “这些年轻公子,学什么不好学;偏学什么断袖之谊;……”

  街上路过的人,都在指指点点。

  “喂,你们瞎说什么!”云曦看到这,气不打一处来;她拼命维护自己的主子;“赵公子不过帮我家主子正正衣帽而已,你们什么也没看见,别瞎说!”

  “哈哈,我没看见?“一汉子嬉笑着,学着赵良笙的样子;“这样,……这样;……我全看见了!”

  “哈哈哈;……”众人哄堂大笑。

  赵良笙脸色一变;“叶……叶副使,我……我,对不起;……”他放开自己的手;“叶副使,请原谅,我不是那;……不过是心急,关心你的伤势。”

  “我懂;……”叶一枚倒没什么。她心里小小的得意;“赵公子,我们先找个饭堂填饱腹部要紧!”

  “今儿到现在,我也没吃饭呢;……前面不远处,有一家饭馆;里面做的吃食还不错的。”赵良笙慌得狠。他转过身往前就走;“叶副使,您要是不嫌弃,觉得还行,就随我一起去。”

  赵良笙慌张得紧,不好意思拔脚就跑。

  叶一枚望着他的背影,心里的得意渐渐消失;……这孩子,心里单纯得很,简直五好青年啊!她不过柔情攻势,片刻间,他心里那份杀意,消失得无影无踪。如果,知道她是刻意的,利用了他的纯情;他,会不会真的下狠心?

  叶一枚心里打了一个寒颤。

  “主子,在想什么呢?……赵公子都走远了;”看她站住不动;云曦凑近来,问道:“赵公子说,前面有个饭馆,咱去不去呢?”

  “当然去!水西门这地方,我们不听他的,自己还能找到更好的饭馆吗?”叶一枚静下心来;说道:“我饿得前胸贴后背,腿儿都发颤;……赶紧跟上他,先吃饱了再说。”

  云曦走过来,搀扶她往前走。“主子今儿个出了大力气,我明白主子很累。不过,咱们真得抓紧了,今儿要回不了宫,司乐大人那还没复旨,尚仪大人那关更不好过。”

  云曦这一说,叶一枚心里当然晓得。不过,她现在这样疲惫的样子,哪里还有力气走回到马车那。

  “赶紧儿地,我们先去吃饭!”叶一枚点头,吩咐她;“云曦,一会儿,你还得打起精神来,咱们吃过饭就赶紧撤!”

  “是,姑娘我明白。”

  她们跟上赵良笙,过了前面的三岔路口,拐进一条相对狭窄的胡同。

  赵良生往前走了几步,跨进了一座独门独院的院落。

  叶一枚带着云曦跟着走上来;她抬眸瞅去,是一间别致的饭馆;饭馆门上有四个字;“水上人家”。

  叶一枚和云曦进了大门,穿过院子,进去里面的大堂。饭馆内人不多;赵良笙在一张桌子旁坐着,等着她们来。

  “云曦,我俩坐这桌!”叶一枚朝赵良笙拱手作揖;指了指近前的一张桌,抱歉地笑一笑。

  赵良笙点点头,也不再说话;他点了菜食,自给倒了一杯酒,闷头就喝起来。

  叶一枚坐下,悄悄对云溪说道:“这地儿,我们不熟悉,不能占那赵公子的便宜。咱们单开一桌;以后,再单请他吧。”

  “好,都听姑娘的。”

  云曦唤店小二来叫了两个菜。主仆二人吃完饭,拿上包裹准备走。

  两个人出了饭堂,来到大院子中。

  “云曦,先别动!”叶一枚大喊一声。

  原来,院子里站着十几个陌生人,他们手中明晃晃的,都拿着砍刀短剑等家伙。

  “姑……姑娘,……这,是什么?”云曦吓得腿儿发颤。

  “别慌,我们退回屋里去。”

  对方人多势众,不能跟他们硬拼;叶一枚护着云曦,退回到饭堂内。

  那群人好像不害怕,也不愿罢手;跟着蜂拥而至。

  叶一枚挡在云曦前,厉声喝道:“你……你们要做什么?”

  “做什么?”为首一位汉子,恶狠狠说道:“什么不做,你的命,拿来!”

  那汉子拿一把砍刀,抡得忽忽生风。叶一枚不敢硬拼,也不想恋战,左右躲闪,避开他的锋芒。

  那人一刀又一刀,刀刀致命;端得是毒辣狠绝。

  叶一枚十分吃惊,真不知道这些人为何要她的命?她不断往后走,一直躲到最里面。

  “救命,赵公子救命;……”像看见亲人般,叶一枚使劲唤他。

  赵良笙听见她叫喊;抬头正要上前,突然一阵头晕。他身子一软,晃荡着趴在桌上,然后没了反应。

  “赵公子?”

  她伸出手去使劲的摇晃他;他竟毫无知觉。

  叶一梅一惊;难道,着什么人的道?

  “”赵公子昏倒了,救命啦!”云曦拼命嚷叫着,希望外面有人听到。

  可,外面没人应答,既毫无反应。

  那几个汉子嘿嘿直乐;瞪着叶一枚步步紧逼。

  叶一枚没办法,只能往后退。眼看没有退路,退无可退;……

  “住手!”

  从屋顶的上方,传来一声怒吼,震得人耳膜疼。

  一黑色的身影,从房梁上飘然而下,挡在在她的面前;那人望她一眼,才转过身去;冷冷地呵斥:“你们,退下!”

  那人黑衣黑衫戴着面衫,看不清长相。

  不过,从露出的那双眼睛里,叶一枚竟觉那双眼睛无比温柔,是很熟悉的感觉,像是什么地方见过。

风半染

寂静的夜晚,我的更新如期而至;……今日白天忙,更新晚了些;谢谢小可爱和小仙女的票票和打赏!特别感谢校车20票,甜心宝bei4票,虎宝宝、胖虎1票;张小闲等等的打赏,爱你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