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二十八章 师徒宫廷诉衷情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3010 2019-07-05 23:55:25

  “枚儿,……你,正常的运功都忘了吗?”木玄惊讶地望她一眼;“是不是那次落水,你失去了某些记忆?难怪,为师总觉着你像是换了一个人;……”

  “师父,……我;”

  叶一枚望她一眼,预言又止。能说,你徒儿已挂掉,自己是穿越来的?

  木玄应该对徒弟非常了解;所以,才会感觉像换了一个人。

  叶一枚这样一想,更不敢抬头看她;生怕自己说的什么,做的什么,与以前的好徒儿大相径庭,引起木玄师父的怀疑。

  她眼睛望着地,规规矩矩坐着。

  见她久久坐着不吱声;木玄以为,徒弟还因进宫之事,在与她怄气。她体内气息不稳;如果不及时运功,恐怕她身子熬不住。

  木玄道:“师父帮你将任督二脉打通,浑厚的真气充盈在你体内。你既已忘了,跟着师父一起来练,一起调理气息。慢慢调理,保持呼吸顺畅。”

  木玄不再看她,自己先盘腿坐好。

  叶一枚点头,学她那样盘膝而坐。

  “你保持全身放松;……慢慢吸气,呼气;感觉胸腔里有一股暖气流在四散涌动;”木玄闭上眼睛,轻声引导她;一点一点地教;“集中请你所有的注意力,聚成一股气,用意念是捕捉它;……你慢慢地,将真气聚集到丹田处;……”

  调理吐纳之法,是学内功心法的人,必须掌握的最基本运气调养法。

  叶一枚屏住呼吸,学木玄那样运气。不一会,方约莫过了半柱香功夫,她已将气息融会贯通;顿觉神清气爽。

  叶一枚慢慢睁开了眼睛;鼻尖与额头上沁出细微汗珠。

  木玄看在眼里,有些心疼她;拾起桌边的帕子,想帮她擦拭汗珠。

  木玄白皙的手指未及她脸颊,叶一枚觉着不自在。她慌忙将头一偏,有意躲避开了;“师父,徒儿自己来吧!”

  她利落地捏起木玄手中的帕子,擦拭着额头和鼻尖上的汗水。她自顾自己的脸,没看木玄脸上的表情。

  木玄不由得一愣;手上空空如也,她心里空落落的,手就这么擎着;……良久,她方才反应过来。

  木玄脸上落寞萧瑟;那份难为情,很难掩饰得住。

  “枚儿,你还在为进宫之事生气?”木玄扫她一眼,轻声问她。

  “师父,没有!”

  叶一枚哪能注意那些?话说得,满不在乎的。

  她这样的回应,木玄更觉得,徒弟心里有芥蒂。徒弟跟着她,在山上住了五年;从不会忤逆,对师父很恭敬。

  哪里像现在这样;师父说什么话,也不用心体会?

  木玄叹口气;“人活在世上,很多不得已,不是那么容易的。那时,为师对你太苛刻,也武断了些。你呢,钻进了死胡同,忒想不开投湖。”

  感情,前女主跟谁怄气?就这么大点事,她至于吗?……她想,过去的,让它过去;现在开始,必须好好的;……

  徒儿明显跟自己有了隔阂;木玄心里有些微微的难受。这孩子大了,不能管太多。

  “徒儿,你要知道,这套心法你刚学会,必须勤加练习。”木玄想起什么来;脸色突然一变,说道:“你怎会与荣漱斋少东家在一起?看起来,你对他挺关心的。”

  木玄记得;晚上临走时,她嘴里念叨着要救赵良笙!

  “没有,我们原认识的,是偶然遇到的。”叶一梅没来由地害羞;脸色有些微微发红;“我到那儿去吃饭,我们碰巧遇到。他也在那,两人闲扯了几句。”

  她装得若无其事,可脸上有些不自在。

  “徒儿,你不善于撒谎。”木玄的目光越过她;“我知道,你今天会从清凉寺回来,我一大早就在那水西门城墙边上等你;……我看见你乘坐的那马车进了城门,却没有直皆回宫;而是,在后面的墙根处停下来。我看见你换了一套男士的便装,乔装打扮去了市集;……”

  师父的目光清凛;……她神态坚毅,话语简短,不容任何人驳斥。

  原来,一切都看在她眼里,只不过她没有现身。

  师傅这样级别的高手,最好还是实话实说;免得扯谎多了,时间一长,自己就会忘,自己也很难圆回去。

  “师父,是这样,我奉命出宫办差;原本是欠了他点东西,可是,我又没有礼物,也没有多少银两,;只能约他一起吃饭的。不过,我走到那清月轩。那老妈妈很可恶了,竟抓着我不让我走;……”

  叶一枚存了一个心眼;对方要看她玉佩,这尽量遮掩下来。

  “你们俩仅见了几面,他竟能舍身来救你?难道,就没有别的什么吗?”木玄冷冷问道。

  “师傅,我们真的没有什么。他见我一人关在里面,被人欺负很可怜我。”

  叶一枚突然想到什么;问道:“师父,徒儿有一事不明。那清月轩,三教九流人士扎堆的地方,在众人面前骄傲得很;为啥看见他,都怂了呢?他甚至可以对老板耳提面命?”

  “荣漱斋很特殊,有些东西不要碰,弯弯绕绕的东西多;……你记住,以后,离远一点好。”

  “师傅,弟子明白了。”叶一枚道。

  叶一枚目光一转;“师傅,你怎么能进得了,这深宫大院里来,万一被人看到了;……那,可有点说不过去。”

  “你管好自己就好,我竟能进来,也有办法出去。”木玄说得神态自若。很显然,这个问题,在她眼里压根不是事儿。

  “是,弟子懂了。”叶一枚低声应着;“徒儿没别的意思;只是担心师父您的安危。毕竟,这是在王庭,有不少武艺高强的禁卫。”

  “这些,不足为虑。”木玄微微一笑;“师傅毕竟见识过,在山里的时候,你那些师姐和师妹常出来;不跟玩儿似的?……倒是,你一个人在王庭内苑,自己要小心。”

  “是,谢谢师父垂怜。”

  木玄点点头,拿起自己的包裹,转过身就走。她走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

  她望着一枚,说道:“郑尚仪是云隐门中人。以后,但凡,你有什么自己定夺不了的事,师傅又不在你身边,你就可以找她商量。”

  “尚仪大人?怎么会?……”叶一枚惊讶极了;又不敢多话,“是的,徒儿记住了,师父放心吧。”

  这云隐门是什么样组织呢?好家伙,宫廷内苑也有人;……成员几乎无处不在。

  “好,你年轻,行事多用脑;……多多努力,……”她顿了顿;看叶一枚目光的疑惑;可能觉得她太婆婆妈妈了。

  她有些不好意思。很快,她调整一下自己脸上的表情,掩饰着自己的失态。

  “师父,弟子送你。”叶一枚紧紧跟着她;担心她会有闪失。

  “徒儿,你止步!”

  木玄笑望着她;指指窗边的一道暗影。

  那暗影显然感觉到她们的目光,便朝前走了两步。

  那人的脸庞露了出来;熟悉的面容,叶一枚惊讶;“尚仪大人?……”

  郑尚仪没有说话,朝她微笑着点头。

  “师妹,我们走吧。”木玄接过她替来的宫廷服装换上;两个人一起出去,消失在夜色中;……

  叶一枚伫立在窗前,望着她们离去,是在最重的暗夜之中。

  师傅木玄一定在云隐门级别很高,不然,尚仪大人怎会亲自送?

  师傅为什么要冒这个风险呢?她完全可以让别人来送她回宫;难道,自己这个徒弟,在师傅父心目中你是如此重要?

  甘愿冒着风险,亲自来安置自己?这有些说不通啊?叶一枚心里觉得,这里好像还有什么事,可是,他完全说不出来。

  ……

  “师姐,你亲自来送她,可否满意?”郑尚仪道。

  “玄净,你们可能都觉得我,行为有些莽撞。”木玄避开她的目光。“她的行为举止,总是让人有些不放心;……这孩子主意太正,又太过有想法,我真怕别人应付不来。你我必定能过来,叮嘱几句。不管怎么说,我毕竟是师傅;我的话,她还是要听的。”

  “你呀,不放心。这些年以来,你从来都没有清闲过;……”

  “我们云隐门中人,谁有能够得闲?”木玄望着她;“你不还是一样?忍辱负重,尽力做好。我真的感谢你,将她照顾得这么好。”

  “师姐,您千万不要这么说;我们之间还那么见外?”郑尚仪道:“你们姑娘冰雪聪明,学什么都快;就是胆子太大,对好多事很好奇;在宫里容易惹麻烦,我拼命地盯着她。放心,有我在,她不会有事。”

  “谢谢你,师妹!云隐门的厚望寄托在她身上;……感谢的话,我不说太多了;以后,必然会有回报。”

  “师姐,别这么说。”郑锦将她送到宫墙边;“我不方便往前了。这有一块令牌,等一下你出去,城门当值的认得这令牌;它可保你安然无恙;夜深露重,我不送了,你一路小心。”

  “谢谢师妹,以后再会!”

  木玄说完;披上披风转身,朝宫门走去。她用了令牌,顺利出了宫,消失深重的暗夜中……

风半染

深夜,我的文字如期而至。感谢小可爱的票票和打赏。谢谢校车颠覆、虎宝宝、张小闲、糖糖等等小可爱的倾力支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