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二十九章 副使乖巧化矛盾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3053 2019-07-06 23:57:27

  木玄师父离开后,叶一枚才放松下来。木玄师父对原主是真好,怕她受委屈,亲自送回到这。

  她一路护送过来,抱着自己的时候,像抱着极其珍爱的孩子;……没错,像母亲安抚自己的孩子。

  前世的妈妈对自己,叶一枚就是这种感觉。叶一枚鼻子一酸,眼前雾蒙蒙一片;……

  一滴清泪,顺着脸颊淌下来;……

  她很想回家,日思夜想;想念老妈的唠叨,想老爸的叮咛;……我,还能回到前世的家吗?

  夜深人静的时候,叶一枚经常问自己;莫名其妙地穿越而来,是不是,某种契机下依然可以回去?

  她该去问谁?谁又会知道?……

  叶一枚叹一口气;大概,就是思虑过多,太想念家人了,师父对她稍和蔼些,她就有了这样的错觉?

  木玄师父这等本事,能瞧上眼的必定不凡;……怎可能看上叶家的爹爹?

  叶一枚不由哑然失笑。

  虽没见过叶家五品的爹,她也能想到,叶家这位爹不是个有趣的人,更不是个有经世之才的人。不然,怎么能送自己女儿进宫?

  别再胡乱猜测了,勿须强行解释;师父极其宠爱这个徒弟罢了。

  这样一想,叶一枚的心渐渐平静、安定下来。

  她方才在榻上睡了一觉;现在一点困意也没有。

  云隐门,是个什么派别?

  叶一枚想,绝不是一个普通的江湖门派。

  郑尚仪那样的人物,后庭堂堂三品内官,不同于俗流的人物,会与江湖门派有牵连?

  谁没有难说出口的事?她,出于云隐门,也没什么不妥。所谓“英雄不问出处”,生逢乱世,这个可以忽略,也是说得过去的。

  但是,奇就奇在,现在的郑尚仪还能听命于云隐门。这样的门派,绝不是普通的江湖门派;就像荣漱斋,不是个普通的商号;……

  这一天的见闻,说惊心动魄,也说得过去;……

  江湖帮派,与庙堂高阁,是互相对立的;……在这里,好像不是这样。

  就比如原主自己,堂堂叶家小姐,在江湖帮派度过五年时间?还有,郑尚仪出在云隐门,又怎会来到后宫?……难道,她也和自己一样,有个高贵的身份,通过选秀进宫的?

  她,在南唐后宫至少十年的时间,都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她,不仅仅是做乐官,那,她在这干了什么?

  叶一枚想想这些,想得脑壳都疼。

  她也无睡意,翻来复去睡不着。她想想,干脆坐起来;下床披了一件衣服,来到院中想走动走动。

  正是盛夏时节,白天酷热难挡;晚上微风习习,人稍微感觉凉快些。

  茉莉花开得正妍,微风轻轻吹;阵阵幽香在空气中荡漾开来;……

  夜晚很宁静,大多数在梦乡;……她一个人像夜游神一样在闲逛。

  前面,有个人影一闪;惊呼了一声;“谁,谁半夜三更在那走动?”

  叶一枚定睛一看,是女史容佩。

  她走上前去,说一声;“容佩,是我!”

  “姑娘,你还没睡?”容佩很惊讶。昨晚茶水喝得多,容佩起夜回来,看见花园里夜游的主子。

  “嗯,……我不放心云曦;想去看看她!”叶一枚轻声道。

  “云曦吗?……她,不正在屋子里睡得好好的?”容佩眨巴眨巴眼睛;“姑娘,你和云曦怎么回事?她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问你。姑娘你呢?这么晚了,还想着她怎么样。你……你们在外面,是不是遇上什么?……不是一块回来的?”

  容佩能这样冷静地分析,高度概括事情;叶一枚觉得,还真小看这丫头了。

  “嗯,……也没;不是你想的。”叶一枚一顿;一脸漠然站在那,还真不知怎么回答。她压根不知道,云曦是怎么回来的;醒来后,与别人怎么说的。

  “在外边出了点小岔子,我们不是一道回来的;……我让她先回来复旨,不知大人们回复她什么?”云曦那丫头嘴巴紧,不会跟别人乱;“我不放心,想起来,怕明日知道太晚,有些事会措施不及;……她既已睡下了,那我先回屋了。”

  叶一枚往前刚走了几步;容佩想起什么来,说道:“姑娘,您快点回屋休息吧;明天早上,还得去给娘娘回话呢。”

  “你,是说中宫娘娘吗?”叶一枚一愣;转过身来望着她。

  “自然是周娘娘了。”容佩答道。

  “谁过来传的口信?”

  “娘娘身边的嬷嬷;”容佩望她一眼;小声说道:“是那年岁渐长的嬷嬷;……说,娘娘看姑娘没回去复旨,有些担心你,让嬷嬷来问问怎么回事。”

  “谢谢娘娘挂念,真没有什么事;……今儿,从清凉寺出来就晚,在城西车马拥堵,耽搁在那了。我怕宫里等着急了,派云曦先回来了。”叶一枚谨慎地答道。

  叶一枚心想,娘娘怎会知晓?她不知别人到底因何源由。切记要慎重!宫里这些人,谁是谁的人;说错了话,万一触怒了谁,自己就要倒霉。

  “这些,……郑尚仪也说了。”容佩道:“她说,云曦回来很赶,受了些风寒,正好被她撞见;云曦需要安静休息,最好别去打扰,让她多休息。”

  “尚仪大人如此说,我们照办就是!”叶一枚放下心。

  郑尚仪安排的,自然是可放心的。

  ……

  中宫鸾凤殿内,周娘娘雍容华贵端坐着,手里端着一鎏金叠翠茶盏,轻轻呷了一口茶,在放回婢女端着的盘中。她转身,俯视着下面站着的几位女官。

  郑尚仪站在左侧,薛司乐和叶一枚在其后,等着听娘娘训话。

  娘娘凤目微眯,扫视她们一眼;“嗯,……今儿,你们到时来得齐全;……有事的留下,没事的自回吧!”

  “喏!”后侧的女官们行礼退下,留下来的是尚仪局的女官。

  娘娘神色一变,语气稍稍不同;“说吧!怎么回事?”

  “娘娘,下官命令叶副使去清凉寺办差的。”郑尚仪双手拱起,不紧不慢地说道:“副使是个非常能干的,只带了一位女使过去,将那清凉寺三十多间禅房重新丈量一遍,又登记在册了;……从今儿起,我们一起将往年忽略的细节,仔细制定一个方略;卑职重新做一遍,在呈上来请娘娘定夺;……”

  “好,郑尚仪辛苦!”娘娘微微点头;望着后面的叶副使,目光慈祥;她招招手;“小叶子,你上前来!”

  叶一枚一愣;……这个,什么意思?

  她也不能问;也不敢抬头,蹩着身子,往前蹭一蹭;“娘娘。”

  “一个人去办差,累不累呀?”娘娘的声音很和婉。

  “回娘娘话,不累!”叶一枚依然低着头,小心地应答着。

  “能不累吗?”娘娘声音格外严厉;“她才多大点孩子?进宫才不过半年,将将十四岁而已;……派她自己一个人去。你们不怕她出点意外?”

  郑尚仪和薛司乐一震;娘娘,这话里有话呀!

  “娘娘,叶副使主动请缨去办差;……”薛司乐惴惴不安,小心翼翼说道:“微臣本来是要一起去的;但是,副使说,她自己完全可以应付。所以,……让她自己去;……”

  “让她自己去?”娘娘的声调都变了;好像很不高兴;“她一个孩子,你们这样欺下瞒上!”

  “娘娘,我等不敢!”

  “不敢?……”娘娘望着她,很是和悦;“小叶子,抬起头来!你想说什么尽管说!”

  周娘娘这话里的意思,明摆着是庇护自己呀。

  叶一枚赶紧说:“娘娘放心!小叶子替娘娘办事,一定是尽心尽力尽责;……绝不敢偷懒耍耍滑半分懈怠。您不用让司仪大人和薛大人她们在旁看着我的。我总是要独立去做事的!”

  她将话说得轻轻松松;乖巧地将这难堪别开说了。薛司乐心里一阵轻松,感激地望了她一眼。

  “你能干啊?”娘娘望着她;笑道:“既如此,你说说都怎么干的?……差事若办得好有赏。你去一趟清凉寺,可有些收获;且一一说来听听。”

  “启禀娘娘千岁,卑职尽心办事,清凉寺共有三十六间禅院,重新丈量过了,有些院落确实有出入;”叶一枚说道:“卑职带了女史叫云曦的;我们合力一起做;……看着事情很多,一间一间房屋,丈量土地而已。事情看着是繁琐一些,无非就是多跑跑腿,锻炼锻炼。卑子真觉得没有什么;……”

  她没蹙一下眉,好像压根就不累。轻轻松松说前院规模的宏大,又说道清凉寺,清凉道场……;如何如何,事无巨细的,答得都很清晰。

  娘娘饶有兴趣听她说完;“小叶子,你这趟差事办得不错!这么些差事,换别人都得四五人吧?你们两个姑娘就成了?”

  叶一枚眨巴着大眼睛;“娘娘这差事啊,一点都不累!下次这种差事,还是交给我去办,真的!”

  “你这小丫头,真是不知累呀!”娘娘哈哈大笑;“好!你愿意跑腿;以后,这些跑腿的活都给你了!”

  “小叶子办差得力,稍后再给赏!”娘娘满意地点头;“圣上七月十五在寺中礼佛,卿等应当着手准备!”

  “喏!”

  郑尚仪、薛司乐、叶副使三人异口同声回答。

  

风半染

感谢可爱的打赏和票票,爱你们(ɔˆ³(ˆ⌣ˆc)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