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三十章 下旨移驾清凉寺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3023 2019-07-07 23:59:30

  内务府传了娘娘的旨意。

  圣躬出行,需提前安置好,不得扰了主上虔诚拜佛;命尚工局努力监办。

  尚宫小心地接旨,客气地送走小黄门。

  尚宫大人道:“每年七月十五,圣上与娘娘必去清凉道场,为我朝百姓求福祉,为江山社稷祈福。今年,娘娘像是特别谨慎,我等不能懈怠,要更加勤勉些!此事,是我等现今最重要的事,大家千万小心,一定谨慎更谨慎,不能出乱子!”

  “喏!”

  众人皆慎重回话。

  眼下已是月末,离十五不过半月。

  尚工局的尚宫与各尚仪合在一处,为圣躬出游清凉寺做准备。

  日日忙乱,各司各负其职。

  众人竟领了旨,看看离十五时日不长;皆按照各自的职责,一一安排下去。凡采买的祭祀文玩以及念佛诵经的一应香烛,众人都认真着手准备。

  尚宫汇同各宫几位女官认真筹划;“各位娘娘们去寺庙,与庙里的和尚们相处,自是不妥当。记得请一批伶俐的小尼姑、小道姑陪着娘娘们,跟着一起念佛诵经。”

  “这个,自然要的!“尚工局的回道;“已请若尘禅师去办了!”

  “嗯,若尘禅师自然不错;”尚宫点头,抬头望郑尚仪;“昨儿个,娘娘特意召尚仪局问话,到底是因何事?”

  宫里的人,都有玲珑七窍心;怕别人越过,在主上或娘娘前,编排自己的不是。无论位置多高,都怕被人算计;郑尚仪心里一紧;……难道,尚宫大人对此不知情?

  “禀大人,没特别重要的事!”郑尚仪脸上堆着笑;“各宫娘娘说,寺庙里的梵音太清幽了些;……主上忧心劳神,睡眠不好。娘娘的意思,适宜的时候,让乐师演奏些舒缓的乐曲,以助于主上睡眠。”

  “嗯,娘娘考虑得极周到。”尚宫大人点头,脸色和缓了许多。她望了郑尚仪一眼;“那个仙韶副使,娘娘好像特别偏爱她;……这叶副使,是郑尚仪推荐给娘娘的吧!”

  “大人,属下哪有这样的能耐?”郑尚仪一惊,拱手道:“越上官往上推荐新人,乃是僭越之举;下官怎那能如此做,也没有这样的胆子。”

  “不是?……”尚宫大人显然不太信。

  她不容置喙地笑笑,说道:“娘娘千岁久居内宫,她是个活菩萨,又是不喜揽事的;……你若没向上举荐,娘娘是如何认得她的?”

  尚宫心生怀疑,是怕属下有私;背着她,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以后,别的人都一一效仿。她这内官之首,还能有什么威信?所以,断不能助长这样的歪风邪气。

  “大人,还记得御花园的夏日荷花宴吗?金莲台顶领舞的那个秀女,不正是叶副使吗?”尚宫是在怀疑自己有私,郑尚仪谨慎地答道:“在那次宴会上,娘娘就看中了她,想赏赐些什么给她;……”

  “啊?叶副使,她是代替窅娘娘跳步步生莲舞的那位?”

  尚宫大人真没想到;

  一般这样出彩林立的秀女有这样的模样毕竟,当时,尚宫大人也在看,看见圣上要赏她的;那丫头那帮精致美丽,有那样绝色的舞技,……尚宫以为,早就扑入君王怀了;……没有投入君王怀,而是投入了娘娘的怀抱?

  “啊我懂了;……这叶副使是还真不同于一般人啊!”尚宫有些不好意思;“他年纪轻轻的能这么看得开?进宫不争宠?着实是难得啊!这么说,娘娘诚心要栽培她?”

  “这……这个;卑职不敢胡乱揣测上意。”郑玄静谨慎说道:“娘娘只是将她交给我,让我好生调教她,并没有说别个。”

  “对,对!娘娘千岁这么安排,那是自然对的。”尚宫大人心里颇为舒爽;说道:“上意不可胡乱揣测!你呀,谨慎好啊!”

  郑尚仪微微一笑,谦虚地说道:“属下只是按照大人您的教诲来行事;为圣上和娘娘分忧,卑职应尽的职责!”

  “对,对!我完全同意!”

  尚宫大人见她如此说,心里不免洋洋得意。

  她心里想着,叶副使年轻轻的,有后宫娘娘撑腰,绝对不可以小觑。

  物资采购齐备后,还有安置好寺庙里各宫的娘娘们的住处;何处更衣,何处受礼,何处开宴,何处退息;……拟订好了一个折子,交由管事的大太监;总管太监应允后,再传给中宫娘娘定夺。

  还得奏请圣安,予工部官员兵马司打扫街道,真闲的时间闲杂人等驱除;圣驾来临时,必须封锁街道,禁军兵马护持;……

  还有督办匠人准备照明灯、烟火之类,安排妥当后,已至十四日。行住等等诸事俱已办妥。

  第二日圣驾出行,内官们在一处,细细商讨一应事宜。怕有欠缺,怕有遗漏,怕出差错;……

  这一夜,尚宫局上下人等皆不曾好睡。

  ……

  至十五日,更鼓过后,鼓声隆隆,号角呜呜;各宫已经准备移驾清凉寺。旌旗飘飘,蟠龙飞舞,帘飞走凤;金银焕彩,珠宝生辉。

  李国主和娘娘焚香祷告,致敬天地神灵,叩首跪拜再起。

  这时候,黄门官大呼一声:“圣驾移驾清凉寺,起!”

  前有禁军开道,马儿嘶鸣,禁军一众骑乘,执辔缓缓前行。后面跟上来是黄门的车乘,再后,才是主上的车辇;……

  再后,就是各宫娘娘的车辇……;庄重肃穆的气氛下,浩浩荡荡的车阵,一眼望不到头。

  车粼粼,马潇潇,主上与各宫娘娘行路,前后有好几里地;街头巷口,用帷幕挡得严严实实,街道上再不见一个闲人。

  延绵不断的山岚,满山清脆的树木,金陵城外这清凉寺,在这里静静岸卧;它像个老人,静静守护者金陵城。

  清凉寺香火很旺,十里八乡来烧香还愿的,络绎不绝;……这里,是南朝皇家圣地,从高祖开始,每年禅师讲经大道场,人数众多,传经讲法天下闻名。

  每年七月十五,皇帝带着后宫佳丽来,一为朝圣还愿,二来此地避暑。

  一批内官先离宫,早早来到清凉寺,先指挥人将帝后的寝宫洒扫,在炉鼎内焚香等候圣驾的到来。

  叶一枚站寺庙前院大门前,静悄悄地等候着。叶一枚肃立着,等候了许久,没见到国主国后的仪仗到来。忽而,一队禁军人马先行到来,下马将马赶出围幕外,在清凉寺墙下站立。

  忽而,一队黄门官骑马缓缓而来;在西墙边站立;又半日,另一小队小黄门到来,依然悄悄下马,在东边墙根下站立。少时,又有两对来到,闻听到隐隐的古乐声。

  一对对凤銮龙旌,雉羽宫扇;然后一柄龙凤金黄伞过来,冠袍带履,执事太监捧着一个个礼盒,鱼贯而入。一对对过完,后面是八个太监护卫的一顶金顶鹅黄金龙銮舆缓缓行来。其次,是中宫的鹅黄绣凤銮舆;紧着的,是其他妃嫔的銮舆。

  各宫的主事太监在前,与总管太监一一报备着。

  国主的金顶鹅黄金龙銮舆进入寺内,叶一枚便上前去,走到中宫的鹅黄绣凤銮舆前。她微微屈膝,道:“娘娘安好,叶副使迎请娘娘入寺!”

  鹅黄绣凤銮舆薄薄的纱帘后,国后娘娘正襟危坐,她微微点头,笑道:“小叶子,差事办得不错。”

  “婢子能为娘娘效命,是莫大的荣耀;……”叶一枚的嘴儿甜,专挑些好听的说来。

  “好,进去吧!”国后顿首。

  早有太监过来,将抬进了寺庙内,东边一所院落的门前,有太监跪请下與更衣。

  入门,太监散去。

  娘娘身边的嬷嬷和女史珠儿上前领着娘娘下與。院内的庭院很别致,香烟缭绕花影缤纷,绿荫掩映翠竹幽幽,廊上房梁是精致的花灯。进了屋内是有一些名贵的画,各色精美食品摆在案几上。

  珠儿帮娘娘换过衣物,和女史嬷嬷一同退了下去。

  周娘娘雍容华贵端坐着,俯视着下面的几位女官。

  郑尚仪站在左侧,带薛司乐候在这的

  “娘娘,叶副是办差不错;”郑尚仪双手拱起,不紧不慢地说道:“副使是个非常能干的,一早就到这没一刻停歇。”

  娘娘微微点头,一团和气;“小叶子,今儿辛苦了!”

  “娘娘,叶副使主动请缨,对娘娘一片衷心;……”薛司乐笑道:“微臣也免不得叨扰几句,这孩子真勤快的!”

  她也琢磨出来了,娘娘喜欢这丫头;说几句好话,何乐而不为?

  “是,多大的孩子呀!”娘娘望着她,疼惜道;“她才十四岁,进宫不过半年;……”

  周后对十四岁特别在意;……那一年,她也刚刚十四岁,对什么都懵懵懂懂;因为姐姐生病了,她受母亲的嘱托,来看望生病的姐姐,发生了不应该发生的事;……

  “天色不早了,你们去看国主如何了;……小叶子,你留下,陪我说说话。”

  周娘娘话里的意思,明摆是喜爱她的。

  

风半染

感谢各位小可爱的关心!这几天更文都好晚,谢谢大家的票票和打赏~谢谢校车颠覆18票,虎宝宝的票票,小静的打赏。最近红袖在抖音推文,我在抖音发小剧场,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配了好看的美图,抖音号fwz2019,可去看看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