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三十三章 清凉寺道场宣讲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2018 2019-07-11 02:59:30

  东方刚露出鱼肚白,延绵不断的山岚中,金钟齐鸣哗然声,打破了清凉古刹的宁静。

  清凉大雄宝殿前,烟火缭绕,香屑遍地。旌旗飘飘,蟠龙飞舞;雉尾扇屏列;金黄华盖下,国主国后端坐于前。

  清凉道场讲经开始。

  殿前的空地上,出家人盘膝坐着;正中一处略高的台柱上,端坐一众得道高僧。重僧双手合十,低头吟诵般若波罗蜜经。高低起伏的吟唱后,白发苍苍的高僧上前宣讲。

  国主褪去华服身穿素净棉布青衫,在华盖下正襟危坐。国后娘娘卸下钗环,身上无一处绫罗同样是布衣。僧人吟诵开始,国主和国后进入佛堂,跪在蒲垫上跟着吟诵。

  国主笃信佛学,恭亲虔诚地伏地跪拜,全无半点偷懒之心。

  叶一枚一直紧随国后娘娘身侧,娘娘随着国主进入正殿佛堂;她一个八品女官,人微位低品阶低,只能留在了外面等候。

  南朝信佛,不仅国主信佛,百官要取悦圣上,自然跟着做做样子。信士笃信佛教,不佩服这个是他们做的最虔诚的事。

  主上都不在身侧,叶一枚这才敢抬起头;……眼睛扫了一圈,真有点惊着了。这战阵规模空前,场面宏大;不是自己亲自参与,几乎都无法想象。

  前方敌国声势浩大,国主心里郁闷,实在不知该如何把握;他忧郁,自己国家国土一步步缩小,实力越来越比不上人;……国家的前途命运,他已经尽心竭力了。现实的情况,不能按他想的发展;他希望看到那个方向,却看不到。

  这些唯心的东西,正符合现在这个情形。

  叶一枚眼睛滴溜溜转一圈;周边的人个个都俯首帖耳,嘴里念念有词;实在听不到在说什么。

  在她认真思考问题的时候;突然,她感觉到谁的目光望过来。叶一枚背脊一热,感觉像被热风吹过;一道灼热的目光注视着这边。

  叶一枚心里一凛;“什么人敢这么大胆瞅人?”

  她转过身来,迎着那束目光,狠狠瞪过去。

  高台上有个男人昂头,歪着脑袋往这边瞅;……

  那个,不是无尘禅师?

  他坐在高堂高台之上,和那些老和尚并列;……皮肤非一般地白,本来就长得极美;一个人更显得突兀,更显得风神俊秀。

  他好像朝她眨巴着眼睛,黝黑的眸子闪着狡黠的光。

  靠,什么意思?……

  这得道高僧,号称是禅师;怎么这样端详人?叶一枚从他那幽深的眸子里,看出一股不一样的东西;……

  叶一枚隐隐觉得;这个和尚,跟别的人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她说不上来。但是,方才他那紧张的一瞥;和他气定神闲的气质很不一样。

  叶一枚打了个冷战。她希望自己想多了,别过脸去不再看那人。

  好在,国主在清凉寺一共就待三天;听得道众高僧讲经。这三天三夜,安排得很紧凑;回宫之后,不用看这光头和尚了。

  一枚低头正想着;……

  国主和国后从屋里走出来。国主出门往左走;还有祭天的仪式,国主亲自去参拜天地。国后娘娘出门往右;她慢慢腾腾,踉跄地行走着。

  叶一枚看到后,匆匆迎上去,她知道国后在里跪了多半个时辰,走路有些站立不稳;搀扶娘娘到凉庭休息。

  “叶副使,娘娘这你多照顾点;”尚宫大人看到她,很是和颜悦色。

  她一直陪伴在娘娘身侧;……娘娘一直跪着,她是一直站着;自然能体会这个艰辛

  “娘娘刚才在里面跪了半个多时辰;您的膝盖一定疼得紧了。普通人这么跪着也受不了;更何况娘娘这千金贵体,怎么能受不了呢?”尚宫大人心疼地说道。

  “圣上信佛,心之虔诚,毕恭毕敬;哀家比圣上要小十几岁,跪跪又何妨?”国后娘娘笑道:“尚宫大人多虑了,哀家还年轻又不是那七老八十的人,没有什么事的。”

  “娘娘,您不为自己考虑;你要为江山社稷着想啊?”尚宫大人小声道:“娘娘,您今年又长一岁,要想法怀上龙裔,才能保我国之安定!”

  “你说的,我怎么不明白?”皇后娘娘苦涩地一笑;“想想主上丰年正盛,不仅是我这肚子不见动静其他嫔妃也没动静;……我还真不是嫉妒旁人受宠,真心怕主上年岁大了,有心无力了;……那时候,国祚如何传承?”

  叶一枚低着头,专心帮她上药;一心一意伺候着;……这样的话题,最好别插嘴!

  确实,她自己穿越到这,也没有生过孩子;但是,起码的常识还是有的。

  这么多大小老婆没有谁肚子见动静;难不成这李后主真有心无力?

  怀孩子的事,女人一般当不了责任。人家堂堂国主,谁敢指责?

  她在心里腹诽,真不敢乱说出来。

  她取出来一瓶陶瓷罐装的药膏,一心一意抹在娘娘发红的肿地膝盖上。

  尚宫大人扶着娘娘回榻上休息;郑尚仪从外面匆匆赶进来;“刚才,刘公公过来告诉我;圣上宣你娶,娘娘这有我,你快去吧。”

  “尚宫快过去吧!”娘娘虽还体虚,圣上是第一位;忙说道:“哀家现在已好,没有事儿;快快去就是啊!”

  “喏!”

  王命不可违,尚宫大人屈膝;躬身行礼,方才速速离开。

  “郑尚仪,你也去吧!今儿个都有得事忙。我这里,有小叶子陪哀家就行!”娘娘对她笑道。

  “娘娘,……;是无尘,无尘禅师要见你!”郑尚仪走上前,在她耳畔轻语。

  “无尘?……他来做甚?”娘娘蹙眉,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凤目一凛;说道:“他也算一位得道高僧了;……请他回去吧;我这里,他是不方便来的。”

  “娘娘,我方才对他也是这么说的;……可是,不行呀!他说,看不见你就不走!”郑尚仪低声道。

  “什么?……”周娘娘低头,紧咬嘴唇;“这是什么地方?他又是什么人?……他,难道还不明白?你去告诉他,让他赶快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