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三十七章 闻详解花枝乱颤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2024 2019-07-17 23:38:46

  叶一枚恍惚着,不知自己怎么离开的未央宫。

  她有些失神,刚走到御花园,瓢泼大雨倾泻而下。她跑去凉亭内躲雨;望着满塘菡萏开过,被风吹得左右摇摆。

  东风忽起垂杨舞,更作荷心万点声。

  叶一枚眼眸凄迷,望着雨中荷塘沉思:自那日宫中荷花宴,步步生莲脱颖而出;自以为获得周后青睐,在这后宫可安枕无忧。危急时刻,周后还不是将她扔了出去?

  你,不过是人手里的一枚棋子。用时,你才能有价值;不用你,弃之如敝屣;……

  她,管你是福是祸?叶一枚心里阵阵酸楚。

  一阵狂风大作,夹着雨丝呼在她的脸上,湿哒哒的。叶一枚的眼里噙着泪,和着这咸湿的水雾,哽咽着倾泻而下。

  不知过了多久,风停了下来,大雨停住,天气晴朗。叶一枚稍稍平静下来。

  叶一枚冷静地想,尚仪局乐官怎能出外调查衙门的人?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她自忖,平日里自己非常小心,从未露出有任何的武功。她一个娇滴滴的小娘子,周后让她去做那危险的事,是不是很反常?

  一定有人知晓了她的底细,并将这事禀告了国后娘娘。

  会是谁呢?

  宫里唯一知道她是青木堂弟子的人,只有郑尚仪。

  难道,郑尚仪怕自己擢升太快,抢了她的风头而使的阴招?

  她不是木玄师傅的师妹吗?同门同宗有这么陷害人的吗?

  叶一枚心里顿时火起。

  是了!周娘娘还说,要拿什么东西,去郑尚仪那里取。莫非,真是她编排的自己?

  她处心积虑,无非就是想把我踩下去?

  叶一枚心里恨恨的。

  这事,非得要找她问个清楚不可!

  她快步往前走,穿过一道一道回廊,回到尚仪局议事厅。

  叶一枚不等人禀报,大步流星走进去。

  郑尚仪在正堂靠窗而坐。她穿一身青色的常服,纤纤玉指握着一支狼毫正在奋笔疾书。

  见到叶一枚进来,郑尚仪微微抬眸;说一句:“叶典籍稍坐,我这就好!”

  叶一枚‘哼’了一声,没好气地应承着;毫不客气地在旁的椅子上坐下;耐着性子看她挥毫泼墨。

  郑尚仪将折子写好,小心地放入木匣中掏出一枚牛皮封,将刚写好的折子放入;再从另一只木匣中拿出一张烫金的折子。

  郑尚仪拿着那两张折子,起身走到叶一枚身旁的圈椅上坐下;“叶典籍刚从娘娘那过来吧?……这两封折子,你且认真收好!”

  “嗯,娘娘吩咐我来取东西,就是这两样?”叶一枚问。

  “你出去办案,遇急事,需有司官员相帮;”郑尚仪将细小的烫金密折递过来,说道:“这是娘娘赐给你的懿旨,上面有圣上的玉玺图章;百官见了这一道密折,就跟见到了圣上本人一样。到非常时期,有司衙门的官员,看到这绝不会为难你的。”

  “好!”

  叶一枚点头,收下密折。

  “这张折子,从宫外密宗处取银两,需要递过去的禀函!”郑尚仪吩咐道:“到时候,会有人与你联络;……你不能走动去找。”

  “嗯,卑职记住了!”

  叶一枚收下了折子;还好,有银子花,这一点还不错。

  “谢过娘娘和尚义大人。”叶一枚接过密折,轻飘飘说道:“尚仪大人隐藏得好啊,娘娘知不知道,尚仪大人您是云隐门的人?”

  “叶典籍,话,不要乱讲!”郑尚仪手微微一震;她迅速起身来到窗前,仔细看看,确定外面没有人。她这才回望了一眼一枚;”叶典籍,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儿?”

  “你明知故问?……还反过来问我?”叶一枚目光直视,毫不畏惧;“我还得多谢尚仪大人举荐卑职,让去宫外办案子,免得受你们的排挤和打击!”

  “叶一枚;……你,这,说什么话?”郑尚仪低吼。

  “难道不是吗?”叶一枚轻轻一笑;“如果不是尚仪大人,国后娘娘怎知,卑职能轻松应对那些繁杂的事?……尚仪大人,您就这么急于除去自己的对手吗?”

  “叶一枚,说的什么疯话?”郑尚仪脸色瘟怒。

  她望着叶一枚同样瘟怒的脸,突然有些明白她想问什么了。

  郑尚仪叹息一声,低声说道:“在后宫,你就得守拙藏如,你呢,可偏不听!你对无尘禅师说的那一番话,你以为无尘禅师是那么好对付的人?”

  “无尘禅师?……这关无尘禅师什么事?”叶一枚不禁愕然。

  “怎么,你师傅教你的那些东西全忘了?”郑尚仪望她一眼,心里很疑惑。“做谍者要懂得示弱,韬光养晦;千万不能太冒尖。你自以为是,在无尘的眼皮子底下那么表演一通。这非同于一般人的见识和胆略,不会让人家对你另眼相看了?”

  “无尘?……他和娘娘也不常见面,娘娘怎会知道?”

  叶一枚想起无尘那泛精光的眼睛。他,绝非一般的内功深厚,能觉察到她的功力非比寻常?

  郑尚仪瞄她一眼;“禅师本是世家子弟;……虽出家,心是热的;对天下事还是关心的。你这么旗帜鲜明的说出那些话,他自然要试你一试!你若是一心一意为了娘娘,他自然会相帮你;你说有什么三心二意的非分之想,那他很可能会借这次事结果了你!”

  哦,我的天!

  我去,他大爷的!

  我不过看他跪在地上,那么执拗,那样可伶,不过说了几句而已;……他想东想西想那么多,还向娘娘告发我?

  叶一枚如吃下一只苍蝇,心里极不是滋味。

  “你这次出去;全力以赴办差;……别的,不要想!”

  “禅师和娘娘就是为试探我的?”叶一枚难以置信;“出宫外办案子,惩治那些污吏,都是假的喽?”

  “那个,可是真的;有司衙门有折子递上来,内务府相关的购盐税太多,确实是很不正常。”郑尚仪认真点头;“你还得好好办差。你要是查出来真相,那么,能证明你对娘娘毫无二心,是绝对可靠的!”

风半染

感谢小可爱的关注打赏!谢谢你来,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