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三十八章 勾栏瓦肆寻案源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2012 2019-07-18 23:58:19

  从水西门市集往北,靠近内河有一处热闹所在。男人们寻欢作乐的场所;虽不似秦淮烟花之地,是高门子弟不屑一顾的勾栏瓦肆场所。

  在南岸河堤处,很多酒廊茶馆。紧挨着秦淮内河,有一座高门宅院,白墙黑瓦森然而立;高大宏伟的门柱上,有一墨绿色匾额,上题“盛隆阁”朱红大字。

  跨进盛隆阁门内,雕梁画栋气派非凡,端得是富丽堂皇。中央有一方高台,高台上有六位妙龄女子,身姿婀娜,撑着油纸伞,在翩翩起舞。

  盛隆阁雅座间内,一帮公子哥儿在喝着小酒,聊着天;眼睛不时朝中央的高台上瞄。

  高台四周是一桌桌的散客;一众看客边喝着茶,边吃着零嘴儿;不耐烦地瞅瞅台上。

  那几位姑娘还在;有茶客很不耐烦,起哄;“下去,下去;……叫你们的头牌姑娘快些出来!”

  “好,这就好;”花枝招展的妇人走上前;笑嘻嘻地朝四座作揖;“各位爷久等了。凤奕姑娘正在装扮着;她忙完,一会儿、立即就来了!“

  “妈妈,还装扮啥呢?……凤奕姑娘那模样、那身段,只需往这一站,勾人心魂的;……”

  众人一阵浪笑。

  男人们的轻慢之语,传到叶一枚的耳中;她不由皱了皱眉。她强按住心里的不快,静静地默立于台下。

  一阵羌笛声响起,一声声花腔吼起;行云流水般的音律在四周缭绕着;……

  一位环抱琵琶的丽人,踩着着轻盈步子,轻轻跃上了高台。

  高台上,伴舞的美人渐渐后退排成一整行。

  丽人右手反弹琵琶,一抡手腕,乐音清扬。她一个华丽转身,又一反弹琵琶之姿,来一个唯美的亮相;恍如飞天仙女;……轻薄的面纱,若有若无,挡着她的华光,更显得神秘。

  众人睁眼欲仔细再看;

  丽人又一个转身;她飞身而起,双脚在空中踩了好几步,好似腾云驾雾般,仿佛仙子腾云在空中。

  众人看得傻眼,空中仙乐飘飘,琵琶声声传;……众人皆赞叹,以为天籁之音。

  “好,好;……”

  “好呀!”

  丽人一曲舞琵琶,赢得了满堂喝彩。

  看客们看得高兴,纷纷朝高台上投掷花银。

  怀抱琵琶的丽人隐身退下,自有小厮等上台拾取花银。

  叶一枚回到内堂,换下刚才的飞天服;她对着梳妆匣坐着,云曦正在帮她梳妆。

  云曦心里一直憋着气;她很为叶一枚鸣不平。

  云曦气嘟嘟说道:“姑娘您升了职,还连升了两级;婢子跟着您高兴。我们都以为,姑娘以后有好日子过。谁曾想,娘娘却将您外放到宫外。外放到宫外也罢,将您安置到这勾栏瓦肆场所?……姑娘,您心里不觉委屈吗?”

  “委屈有用吗?……既来之,则安之;”叶一枚瞄她一眼;轻轻说道:“国后娘娘信任;才派我们到这来办差;……我们只需好好办差,莫辜负了这份信任就好!”

  郑尚仪帮她分析得清楚明晰。娘娘在考验她;换言之,娘娘不信任,她在宫里,也不可能有好日子过。

  “办差?……每日吹拉弹唱,为博人一笑,与青楼卖笑女子有何区别?”云曦瞧她一眼;嘟囔一声:“娘娘若真疼你;怎能这样待姑娘?姑娘的心也太好了;你,都这样了;……还那么想得开?”

  云曦心里很不开心。她出生于富贵之家,看不上这勾栏瓦肆之地。好人家的儿女,哪有愿意到这种地方来的?

  云曦哪里知道,娘娘不信任,可能会除去自己。这里,是南朝密宗的地盘;说不定隔墙有耳呢?

  另外,也怕吓着她;……终于,叶一枚没法实说。

  叶一枚轻叹;“娘娘,有娘娘考虑与谋划;……我等在这,莫要讨论这些个是非!”

  “嗯,”云曦一边替她卸妆,一边懒洋洋应承着。

  不知这姑娘是心大,还是傻;……好好的一个美人儿,甘心在这市井里弄混?云曦心酸酸的,越想越觉委屈;不仅为叶一枚,也为自己不值。

  她不再想说话了,帮叶一枚卸完妆;独自坐在一旁生闷气。

  叶一枚却不这么想。这小朝廷年寿不长,也没有必要愚忠,非得跟那个小朝廷绑在一起。

  她得趁着这段时间,把一切都安排妥当。

  现在,让她觉得最舒心的,银子可以随便花。她站起来,摸摸内袋里沉甸甸的碎银,心里就觉得很实在。

  手里有钱,心中才能不慌。经济决定一切;无论到什么时代,这个铁一般的规律,都是通用的。

  勾栏瓦肆之地,总比流离失所要好。这里是卖艺场所,虽没有地位;但,可以赚一些钱财,最起码,保有清白。这段时间,得足足地备齐银两;到时候,无需依靠任何人,自己有能力支撑起日后的日子。

  她抬眸,这盛隆阁,也并非随随便便的烟花之地。查有司衙门一些贪腐分子,就得从这样的地方入手。有些人常来常往的;如果,花钱如流水一般;这个人可能就有问题。

  常言说得好,‘不是自己挣来的辛苦钱,他不会好好把握珍惜;’花钱如流水一般,花得最惬意的,就是到这种风月场地,喝酒买醉买笑度日。

  再说,这个地方又怎样?靠卖艺为生,叶一枚是穿越而来的;一点都不觉得丢人。

  “姑娘,这是您今天该得的!”黄妈妈笑嘻嘻进来;将一把碎银子放在桌上。

  叶一枚点点头,拾起一个银角,放在她手里;“妈妈,您辛苦;……这些日子,承蒙您的照拂,凤奕心里感激;无以为报,这个,一点点心意,您请收下!”

  “这个?……姑娘,怎样好意思呢?”老鸨掂量掂量银子,脸上笑成了一朵花;“姑娘,翠轩阁内,辛大人请您过去!”

  “辛大人?”凤奕姑娘抬眸;“您是说,户部的那位辛大人?”

  “正是!”老鸨连连点头,笑得像朵花;“辛大人为看姑娘,场场不落都来捧场;……大人没别的意思;想请您过去坐一会;……”

风半染

感谢你来,感谢小可爱的打赏和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