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三十九章 翠轩阁私房夜话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2037 2019-07-19 23:45:30

  此时的叶一枚,是隆盛阁的头牌凤奕姑娘。她随着老鸨来到翠轩阁。

  翠轩阁内暖香扑鼻,绿松石做的窗棱,朱罗纱做灯笼,熏香缭绕华丽奢靡。

  她进到屋内,抬眸望去。上首一位四十左右的中年人;那人肌肤白净,长身四方脸,正襟危坐着。

  那人看到她,点点头;笑道:“凤奕姑娘到了,请坐!”

  “好,谢辛大人!”

  凤奕大大方方地入坐,挺直坐在乌木圈椅中。

  辛大人挥挥手,发了话:“来人,给凤奕姑娘看茶!”

  屏风后走出一位端茶壶的婢女;她将一整套茶具摆好,取出一只白瓷儿茶盏,小心放在托盘内;从茶壶内辟出水,徐徐注入茶盏中。

  辛泽宏细细打量她;近看凤奕娇俏嫣然,越发美丽标致。

  辛泽宏心里十分满意,乐得都合不拢。

  “姑娘在高台上起舞,今日一定疲乏至极;姑娘如此辛劳,百忙中还自过来,辛某实在感激;”辛大人客气地端起一茶盅;说道:“辛某以水代酒,敬姑娘!”

  “辛大人客气;”凤奕姑娘微微一笑;朱启,露出编贝般的白牙;“凤奕听妈妈讲,大人几乎场场都来,给凤奕来捧场,实在是感激您。凤奕孤苦伶仃一人,得大人如此照拂,无以为报。”

  凤奕未举茶盏,她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说道:“凤奕借花献佛,谢过大人!”

  辛大人夸道:“凤奕姑娘真豪爽,实乃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辛某佩服!”

  “大人说笑了,小女子藏身在这勾栏瓦肆场所,怎与那些英雄豪杰并论?”凤奕羞涩地笑笑;“我每日里在台上,看似轻松自在,从小苦练出来的;……为的就是学点本事,能养活自己。若能挣得一些银两,那后半生都有保靠了。”

  凤奕说得凄切,不知不觉既落下泪来。

  “大人见谅,凤奕太感情用事了;……”她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用丝帕拭脸上的泪。

  “大人,凤奕打扰您的雅兴;……”她抬眸,笑道:“凤奕败了您的兴致,实在该死!请大人您责罚!”

  她脸上的笑容很勉强;星眸灰塌塌的,像珍珠蒙了尘。脸颊上的泪痕还在,楚楚动人我见犹怜。辛宏泽心里痒痒的,得都不行。

  不过,这样刚烈的女子,实在急不得,需得慢慢来。

  “凤奕姑娘不必如此!”辛大人欠欠身;说道:“听姑娘所言,辛某方知姑娘身世凄苦。辛某心里同情,怎会责罚姑娘?难道,我是那势力小人?”

  “凤奕不敢!”

  她低着头,心里实在惶恐。

  辛大人眼里带笑,闪着柔和光;“姑娘不必介;我们既坐在一处聊天,也是机缘巧合;……我实在是将姑娘当朋友的;姑娘心里不痛快,在这哭一哭,去去浊气;有何不可能?……姑娘当我是朋友,我岂是那不知好歹的?”

  “大人,您如此看得起;我……我真不知该如何了?“凤奕感佩,眼里噙满了泪;“大人是真君子,我怎敢奢望与您做朋友?……凤奕比不了,也实在高攀了。”

  “凤姑娘此言差矣!姑娘容貌秀丽,风格高洁;辛某对姑娘,……原本就好生钦佩!”辛大人望着她,小心地说道:“辛某自看过姑娘的舞艺,实在惊为天人!回去,反复想的,都是姑娘的一颦一笑;思念至极,竟会吃吃傻笑的。”

  凤奕姑娘闻言,兀自一愣;抬眸望着他,他正好也望过来;……

  两道目光在空中交错,相遇。

  他的目光含情脉脉,双眸直直地望着她;……

  凤奕猛地一惊;脸色突然变得绯。

  她含羞低下头去;

  手指搅在一起,使劲地揉搓着;……

  她,走心了!

  辛大人心里暗暗得意;“姑娘,先饮茶吧!”

  “嗯,谢谢;……不渴!”凤奕答道。

  辛大人给她递茶水;他端着茶盏,走到她跟前;低下头道:“凤奕姑娘,茶都不能喝吗?”

  “不,……谢谢;”凤奕抬起臂,伸手接住他递来的茶盏。

  她手背的肌肤细腻白皙;他顺势在她柔荑上轻捏了捏。

  他上去如绸缎般光滑,竟捏住她的手不放;……又捏到她的手指,指节柔若无骨;到她的手掌心,到手掌的几处厚茧。

  “大人见笑;……不过蒲柳之姿。”

  她心慌意乱地抽回了手。

  “姑娘每日辛苦练习,不过为了生活好一些罢?”他大着胆子说;偷偷瞄她一眼,未见她生气。“姑娘实在是辛苦啊!不应该这样过生活。应找一处人家精细养着,好好地调养治疗身上是伤;……譬如,手掌处的厚茧能变柔和;再过一阵子,调养好了能退下去的;……”

  “谢谢大人关心;……小女不过是粗鄙之人,哪里来的那样好命?”她幽幽地说道。

  刚才被他掐了一把;她很有些不自在,脸上还是绯的。

  他心里又一阵窃喜;……这,还是个雏儿呢。

  “小女子地位低贱,在盛隆阁还能吃饱饭;……像我们出生勾栏瓦肆之人,好人家的人,谁能瞧得上吗?”凤弈姑娘苦涩地一笑;“我不像一般姑娘那样好说话;……有心人前来,我这低贱的出身,在大家族中难出头的。我只想清静过日子。嫁,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不和夫家人同住一院;不受任何人管辖,省得人家给我脸色!”

  “姑娘,您说此话当真?”辛宏泽似乎兴致很高。

  “自然是真的!”凤弈认真点点头;“这么多年,自己一个人,看多了人骗人。我不相信任何誓言,只相信我能看见的;……真要迎娶可以!得先给我置办一处小院落;……我不会上夫家去吵去闹,去要别的东西;只求一家几口能安详度日!”

  “姑娘,就这点要求?”辛宏泽眼里泛着光,大声问她;“一处二进深的小院落,前后有园和庭院;不论面积大小可以?”

  “自然!不求大富大贵;……求个安稳度日!”凤奕轻声答道。

风半染

谢谢你来!感谢小可的打赏和票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