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四十章 施巧记不失底线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2003 2019-07-20 23:56:02

  凤奕姑娘低眸浅笑,将心里的想法细细说了出来。

  一个姑娘家能对你说心里话,说明她已不把你当外人;辛宏泽内心惊喜不已。

  他观察过这姑娘,姿容一等,舞艺一绝,为人也清冷;……年纪轻轻的公子哥,搭讪她的也不少;她始终,都是冷冰冰的。

  他喜欢她这份仙气儿;这姑娘存了那心思,不会有进高门大院的想法。她骨子里高傲,外表又清冷;谁对她再好,她若心里没认同,是不会对谁轻易付出的。

  再想想,那般公子哥们,不过都拿她玩玩;有几人会对她真心?……况且,还要分府单独过?

  大凡大家大户,门宗派系讲究很多。谁会为她这样的清倌人,与宗族礼法分庭抗争?

  他辛某人不一样;他从外省来到京城,亲眷也都还没过来;……不是她们不想来;辛泽宏没有派人去接。

  他心里有小九九;……人生在世能几时?得到这样娇媚娘子青睐,就足以让他底气足。

  外乡的黄脸婆,哪有眼前的美人高贵典雅?……这小清倌人模样、身段,哪一处不是好?

  他独自沉醉在自己的想象中;……在郊外弄一处宅院,美人儿自住不成问题;等到生米煮成熟饭,不怕,到时候她会反悔。

  新宏泽按耐住高兴,认真地问她:“凤奕姑娘方才都是肺腑之言。时光匆匆,女孩儿的青春极短;姑娘所说的话,是排在目前的行为么?”

  “这个,自然!”凤奕姑娘低眸浅笑;“奕儿有几个胆子?……敢与大人您胡说八道?”

  她自称“奕儿”,将两人的关系,又往前拉近了一步。

  这话,正中辛泽宏下怀;……

  他心里癫狂起来,不由咽了一下口水;情不自禁握她的手,低眸笑道:“姑娘话里的意思,是不是说,辛某也有这样的机会?”

  “大人面前,小女子怎敢乱说?……”凤奕瞧他一眼;既会娇红了脸,默默低下头去。

  新宏泽大喜,信誓旦旦;“你安心等我几日,我一定会回来帮你赎身的;……而且,会有一套宅府等着。”

  凤奕抬眸,眼睛里噙着泪,忽闪忽闪地;“好的,弈儿恭候大人!”

  凤弈姑娘款款而行,亲自送辛泽宏到门廊。

  “大人,您慢走;”凤弈低眸浅笑;“弈儿不能远送,只能送至此处。”

  辛宏泽笑容可掬,伸手去想掐她的脸;……

  凤奕姑娘身子一顿;脸羞得通红;“大人;……”

  辛泽宏笑了笑,收回了手;转身,跳上马车离去。

  送走了辛泽宏,凤弈转身往內走;刚回到卧房,她急急说道:“快,快去打一盆水来!”

  “姑娘,回来了?……打……打水,干什么?”

  云曦没有跟她去,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不明白姑娘的意思。“姑娘,……?”

  凤弈抬眸;眼神瘟怒;难得的威严;“快去!”

  云曦一愣;难得见她发这么大。

  云曦是专心服侍她的,主子发话不能违背的。

  云曦赶紧去打了一盆水过来;“姑娘,水来了。”

  想起姓辛的刚才抓她的手,使劲儿捏姑;……叶一枚心里阵阵恶心。

  她将头伸进水中;“呼“地起来,吐了口水;再扑入水中,如此反复几次,才将头抬起,抹了一把脸。

  拿了点胰子在手上抹抹,使劲地搓着双手;……她搓了好大一会儿,搓得皮肉几乎要落。

  “姑娘,这是干啥?”云曦惊呼。

  云曦上前护着她;捧着她红肿的双手,心疼地问:“您刚从辛大人处回来;……难不成,那个人没品位没教养,对姑娘做了什么?”

  “这,与品位和教养没有任何关系!”凤弈摇摇头,苦涩地一笑;“有些男人,家里有老婆、小妾都不满足;还喜欢在外包养偷吃;……”

  “姑娘,现在的公子哥儿,王公贵族们谁不这样?”云曦瞄她一眼;心里奇怪姑娘是怎么了?

  “好了,别说这些个没用的;……”

  叶一枚换了身干净素洁常服。她来到案几前,取了描金朱笔,一张微小的花字书笺;坐在案几旁,挥毫泼墨,急急书写起来。

  她写完书笺,放在信函中;再用火碱封上。

  叶一枚说道:“云曦,你等一下避开众人,偷偷去一趟街对面的流翠阁;将这封信亲自送给一尘禅师。一定要送到他手里;……你提醒他,一定照信上的提示去做!“

  “姑娘,是说一尘禅师?”云曦更加惊讶;问道:“一尘禅师是出家人,得道高僧;……他怎会在这?这里有什么问题?……难道是,姓辛的那人瞒着我们做一些机密事?”

  “有没有秘密,我还真不知道;”一枚望一眼云曦,轻轻点头;说道:“户部小小的五品官员,一年能有多少供奉呢?……一个人要养一大子人。还天天来为我。除非,他家境好得无边;……在家里有家族生意,或是祖上有功德;才会有能力在外单独买一处宅子。避开自己的宅院,另外配一处园林?”

  “他为何要单独买一处宅子?”云曦很懵;她完全不知,叶一枚说了什么;“为何不一起过,要另立门户?……姑娘,您又是如何知晓的?”

  叶一枚避开她的探寻;方才她刻意挑逗某人,是为了让他上圈套。叶一枚哪能将这小心思说出?

  “我从他的口中探出来的;……他说,一定要买座院子,离东门市集不太远的院子;”叶一枚道。

  “哦,姑娘是怎样探听到的?”云曦还想问。

  “时间紧迫,……”叶一枚没再解释;“云曦,你快快去见禅师;催促他尽快!我等他们查询后的结果……辛泽宏这人有没有问题?除非,家有巨额的资财,买一套宅院轻飘飘的;……否则,是很深的漏洞!”

  “哦,姑娘放心,婢子一定不辱使命,将这封书信送到!”

  云曦这才知道,这信笺的重要。她重重地点头,将信笺仔细揣好;麻利地出了门。

  下一步,该如何行事?叶一枚坐下来,一定要好好谋划。

风半染

文字的世界里相逢;感谢你来!每一个夜晚,我都在这等你!   叶一枚的女官生涯,毫不轻松;且看她如何步步生莲走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