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四十四章 细思量达成共识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2004 2019-07-24 23:58:52

  漫漫长夜笼罩,她一点都看不到出路;叶一枚觉得呼吸都难,后背嗖嗖冒冷汗,拔凉拔凉的。

  “叶典籍,咱言归正传,说说这姓辛的。”见她总算平静了,无尘脸色一正;说道:“姓辛的真不一般。他原不过是外省知州的幕僚,不知是搭上了哪根红线走了什么狗屎运;前年竟从外省调来了京城,当上户部五品大员。他的父亲当过书记员,也没有什么家财万贯,良田万顷;……”

  “如此说来,我们的怀疑是对的;辛大人有来历不明的财路,”叶一枚点点头;“不过,我有一事很疑惑。他每天悠哉悠哉闲得很,好像没什么正经事;也不曾见到他做这不能摆在明面上的事,他是通过什么途径办到的呢?”

  无尘嘴上浮起讥讽的笑;“姓辛的这人确实有些头脑。他有个胞弟,叫辛鸿泰;原不过是一走村串巷的货郎。突然间,有一天做起了大买卖,有了自己的大铺面,后来还做起了钱庄。在他们家乡被传得神乎其神,兄弟两个真是个传奇呢。”

  无尘禅师略停了片刻,又道:“哥俩一个在上面牵线,一个在背后做事;……两人配合得是天衣无缝。”

  “嗯,这么说来,我明白他无义之财是怎样转过来的。”

  叶一枚心里暗暗叹息。他自忖,以为自己聪明,人不知鬼不觉做得漂亮;怎不知,人在做天在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明白这个中原委,他花钱这么大气,不知心疼,也是有缘由的。

  “既是如此,找到人证物证,密宗也好,有私衙门都可以出面缉捕他。”叶一枚稍稍松了一口气,说道:“眼下,我帮禅师追捕到要犯,您只管去缉捕他好了!没有我什么事儿了,我是不是可以准备回宫?”

  “我们证据不足!”无尘禅师没点头,语气依然强横;“叶典籍,先不忙!像私自买食盐,偷盗府库的财税,像这样的行为,小小的五品官员不可能独自做到。”

  “禅师的意思是?……”

  叶一枚心头一凛;说话有气无力,感觉,前面无尽的深渊在等她。

  “辛泽宏来京城前,这些暗黑勾当就已开始了。我要从他身上追踪查缘,找到那幕后的罪魁祸首;……”无尘禅师望她一眼;说道:“叶典籍不觉得,只有幕后的黑心人揪出来,才能制止住的荒唐行径;杜绝他贪婪可耻?”

  “幕后的黑手?……”

  叶一枚呆了呆;她努力咽下口水;必定关更高层的人,府尹、侍郎、还是某个王?

  这么查下去,自给的小命能保?她不由打了个寒颤。

  “禅师,您一个出家人,不应该在寺庙里,烧香拜佛早登西天极乐?衙门的事、宫里的事,你都要管一管?”叶一枚瞥他一眼;管得还真宽,不清楚他闹哪样?

  “叶典籍必定以为我是恶人,”无尘好像并不气恼;“我虽已入佛门,但心忧天下事;……看到王庭如此不安定,出来尽力做些事吧!”

  “禅师,你也看到了周边的情势;……”不知他是不是真的感觉到,南唐气数已尽?叶一枚沉吟片刻,终究还是没敢说出来。;“您做得再多,也无法改变有些既定的事实。出家人,还是不要管这佛门之外的事吧。”

  “此言差矣!”无尘禅师凛然而立;“如家国之不存,那佛门岂能清静?……你,只需做好你的事情,我会让人在暗中保护你的。”

  看起来,他并不想跟她说太多;“你只需做好你的事,有人会在暗中保护你的;……切记,不要莽撞行事!”

  无尘禅师说完,急着要离开这。

  “禅师,您稍等。”叶一枚叫道:“关于我云隐门的身份,娘娘是不是知道了?”

  “你放心,这一点我有分寸,我不会与外人道,包括娘娘;……”无尘脸色是凝重的。

  “哦,那这样就好!”叶一枚点头,终于可放下心来。

  不知为什么,她愿意相信他。觉得他这样的人,不会骗人家姑娘。

  “禅师的意思是,我若是不帮你将件案子追踪下去,是回不了王庭了?”叶一枚轻声说:“我就是想知道,如果没追查到这案子的源头,那我岂不是要流落在这勾栏瓦肆之中?”

  “也不会太久了!”无尘转过身来;“嗯,最近衙门里的人去捅过他们的老窝,那些人已按捺不住,要蠢蠢欲动了。”

  “哦,何以见得?”一枚心里有些不信。

  “查封过两个私有盐铺,他们当中不少人,很是吃惊,正从四面八方聚拢来,要开始商议对策。”无尘说道:“辛大人的胞弟辛泽泰,前两天已经来到了金陵;他没有住在辛府,而是住在一个风月场所,叫’清月轩’的;……辛大人有事没事经常往你这儿跑。我是担心,他们可能准备外逃,很可能会将你带上。”

  “清月轩?……“叶一枚心里一动;

  她眼前突然浮现出一个俊美的年轻人身影;……赵晔,他还在不在啊?

  自那日客栈离开,他们再没见过;……他当时是昏迷的,师父说,他没事;她心里多少也挂念的。

  挂念他什么?叶一枚苦笑,摇摇头;……驱赶出脑中的杂乱念头。

  “怎么,叶典籍不信我说的话?”无尘见她摇头,问道。

  “不是不信。”叶一枚笑笑,说道:“我刚刚想到大师刚说道的,觉得好可笑;……外逃,他要带上我,这,为什么呀?”

  “你这么一个小美人,一个娇滴滴的小娘子,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之貌;……辛大人怎会舍得放下你?”无尘禅师道:“他不是说,要替你拿一万两的赎身钱?”

  “他说,替我拿一万两的赎身钱?大师,可不能这么说。”叶一枚正色道:“为了套他的话,我什么计策都用上了,您还这样子冷嘲热讽?”

  .“岂敢?……不过,一报还一报罢了!”大师笑道。

风半染

感谢你来,我在这,谢谢小可爱的打赏和票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