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衔枚忘春归

第四十五章 失算大意入险境

衔枚忘春归 风半染 2018 2019-07-25 23:56:30

  出家人不打诳语,怎可胡乱取笑人?叶一枚心里想着,却对他无可奈何。

  无尘说几句勿急躁、要顺藤摸瓜之类的话,告辞离去。

  叶一枚也不挽留,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清早,盛隆阁开门迎客。

  有人来找凤奕;说是辛大人的手下,大人今儿个有要事;等大人从府衙回来,就过来接凤奕姑娘;让凤奕无论如何要等他。

  辛泽宏下了朝,径直来盛隆阁。

  凤奕姑娘闻听,忙笑脸相迎;“辛郎,你不是差人来送信,说今儿有要事?我还以为府衙出了什么事。有日子没来了,今儿才过晌午,你怎地亲自来了?”

  辛泽宏有好几日没来,凤奕甚至怀疑自己弄错了目标。

  “我惦记着你,想帮你赎身,将你早些娶回去;……”辛泽宏望她一眼,又道:“白银万两,真不是小数目;……”

  “是呢,”凤奕望他一眼;泪眼汪汪,楚楚可伶;“辛郎切莫伤心劳神,姻缘一事强求不得;……看天意吧!”

  “奕儿莫悲伤;……”她梨花带雨的模样,辛泽宏心里不忍;连忙说道:“银子,我已筹得差不多了;还差个一千两。你放心,要不了多少时日,我就能凑齐银两了。”

  凤奕破涕为笑;“辛郎,你说的是真的吗?……不是哄我?”

  “你怎会这样想?……我要娶你,自然是要定了!”辛大人像是在发誓;又道:“我心里将你看得很重!户部侍郎为母亲做寿,在家里开了酒席,需带家里的女眷。今儿个,我特意来请你,陪我一块去的。”

  “这……这个,不太好吧?”

  凤奕姑娘不由一愣;

  他是想说,已将她看成自己的家室?再说,离开盛隆阁去别的宅院;暗中监视和保护她的人是跟不上的。将自己置于那样的处境,可不是个好事。

  “这样不妥;”她说道。她抬眸,娇羞脉脉;“奕儿谢辛郎的看重,心里着实感动。但,辛郎是五品大员,弈儿出于勾栏瓦肆之地,只怕对大人影响不好。”

  “这有什么不妥?……你将成为我的娘子。以后,这迎来送往,少不得你亲自操持打理。”他笑着牵着她的手,摩挲着她柔嫩的指节;“男主外女主内,奕儿你可不能推脱;……”

  “辛郎,奕儿当然不会推脱责任;只怕管事的妈妈,不会赞同放我出去的。”叶一枚望他一眼,眸子里柔情似水;“我心里急想跟你去的,但,也由不得我。别看这是低贱之地,可,条条框框还很多。”

  “这个事,简单!”辛泽宏不慌不忙,说道:“我已在柜上交了银子,说,户部的大人家里,需你出去唱个堂会。结束后,自然有人送你回来的。”

  辛大人这样的提议,凤奕姑娘真没法拒绝。

  辛泽宏帮她告了假,托着了她柔滑的手,走出盛隆阁,上了门外的马车内坐好。

  他们一上马车,马车癫狂地跑了起来。

  凤奕静静地端坐着;真不知马车去向何方。约莫半柱香时间,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到了,”辛泽宏轻声道:“文侍郎的宅邸,我们下车吧。”

  他挑起马车前的帘子,先下去站在车旁等她。

  凤奕姑娘抬眸望去;……

  一座高大的宅邸;高高的门廊下,深绿色牌匾,上书“文府”。文府门前车马龙,多数都是来赴筵席的。

  她下了车,轻声问;“这位侍郎,是什么人?”

  “户部的一位官员,今天为母亲办生日宴。”辛泽宏轻声说道:“我恰好在受邀范围之内,不来,好像不太礼貌。”

  “嗯,确实如此。”叶一枚低头默许。

  人家的理由冠冕堂皇;来都来了,且进去看看,又有何妨?

  “一会儿进去,你不需要做什么,也不需要说什么,你乖乖坐着,听别人说就好。”辛泽宏体贴入微,在她耳畔说道:“官员中这种联络,多是走走形式和过程。除非几位关系特别好的,能有着很深的感情,其他的,都是做做样子。”

  “好,凤奕明白;”叶一枚点头,随他往前走。

  她气定神闲,浅笑盈盈;随辛大人步入门庭内。

  文府宅院内,已经来了很多人。一个个衣冠楚楚,她几乎都不认识。不知道是谁也好;她只需笑笑,陪着人走走样,跟人家打个招呼。

  辛泽宏领着她转了一圈,挑了花园里一个僻静的位子坐下。

  两个人静静听;周遭的热闹,她也懒得管,只吃些茶点,并不说太多。

  这时,从内堂出来一位小厮模样的男子。

  那男子处走到辛泽宏跟前,停下脚步来;俯下身,在他耳旁说了几句话。

  辛泽宏立时点头,愕然道:“大人唤我么?”

  “是!”小厮毕恭毕敬回答。

  他微微点头;转过身来,对她笑道;“弈儿,我有几位同僚在室内;……我得去见见。”

  “你去吧两个人静静听;周遭的热闹,她也懒得管,只吃些茶点,并不说太多。

  这时,从内堂出来一位小厮模样的男子。

  那男子处走到辛泽宏跟前,停下脚步来;俯下身,在他耳旁说了几句话。

  辛泽宏立时点头,愕然道:“大人唤我么?”

  “是!”小厮毕恭毕敬回答。

  他微微点头;转过身来,对她笑道;“弈儿,我有几位同僚在室内;……我得去见见。”

  “辛郎去吧!”叶一枚点头,说道:“辛郎不用解释,婢子在这很好;不会乱走,你且放心去!”

  ……

  辛泽宏拍拍她的手,随那名男子去了内宅。凤弈姑娘坐在花园旁,悠哉悠哉着吃着茶点。

  突然,耳畔传来一声清冷的讥讽声:“我当盛隆阁的头牌姑娘是谁呢?能让户部这位新贵,如此柔情似水;……原来,是宫里的叶大人!”

  姑娘正在舒舒服服,吹着凉风喝着茶点;背地里这声音,着实将她吓了一跳。

  她身子一震,手一阵发抖;

  叶一枚猛地抬起头。

  映入她眼帘的,玉树临风般的男子,眼神复杂地望着她;“叶典籍,别来无恙?”

  “赵……赵晔?”

  她很不自在;脸突然就红了,脸上有些发烫。

风半染

感谢小可爱的票票和打赏,爱你们,么么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